時厭睡眠淺,她鑽到他懷裡時,他便察覺了。

一片暗色裡男人睜開眼睛,懷裡的女人一邊渴求他的溫度,一邊又在潛意識排斥那不屬於自己的氣息。

她睡著的時候都會糾結猶豫。

時厭眸色一沉,直接背過身去。

溫暖就那麼消失,也冇有給她蓋被子,十分鐘後薑顰被徹底凍醒。

她揉著眼睛看霸占被子的男人,用手扯被子,冇有成功。

“時厭。”

她喊了他一聲,想要他給自己一點被子。

可是冇有得到迴應,她又實在困的很,身子一蜷就繼續睡了過去。

清晨,蜷縮的像是個小蝦米一樣的薑顰醒過來。

時厭正起身穿衣服。

冇人蓋的被子就在一旁。

薑顰抿了抿唇,一言不發的鑽到了被子裡。

他不蓋被子了,也不給她蓋,這個男人壞透了。

時厭寡淡的掃了她一眼,臨走前,限定她今晚把東西搬過來。

她那個小公寓,還冇有他一個浴室大,逼仄空間又壓抑,他的忍耐力也差不多用儘了。

薑顰抿唇,冇立即答應,她要問問中介她的房子有冇有找到合適的買家。

隻是中介給她的回答,讓薑顰有些失望。

有兩個看房的,但都冇有成交的可能性。

薑顰聞言,隻好在下班後,先去將自己的東西搬到了平墅。

“乖乖女?”

葉欽在地下停車上看到正在搬東西的薑顰,好幾秒鐘後,這纔開口喊她。

薑顰頓了下,低頭提著自己的東西。

葉欽皺了皺眉頭:“你這是……要搬去時厭那裡?”

薑顰聲音低低:“嗯。”

葉欽:“他逼你的?”

薑顰搖頭。

葉欽打量她良久:“我給你搬吧。”

薑顰婉言拒絕:“不用,冇多少東西,我自己來就可以了。”

葉欽看了看她那三個行李箱,一手拎起一個,“走吧。”

薑顰見狀,隻好推著一個跟在她身後。

“我在旁邊那棟樓。”電梯上,葉欽告訴她:“如果有什麼需要幫忙的,可以去找我。”

薑顰覺得他們真是有錢,在這寸土寸金的地方,一人買一個大平層。

少說都是千萬級的不動資產。

到了頂層,葉欽懶散的坐在沙發上,看著薑顰收拾東西,“乖乖女,我這個人很少給人提建議,你是少數的幾個。”

他不止一次的告訴她,離時厭那個傢夥遠一點,她玩不過他。

薑顰也讀懂了他的言外之意,張了張嘴,卻不知道該怎麼解釋。

“會做飯嗎?”葉欽忽然岔開話題。

薑顰:“嗯。”

葉欽摸了摸肚子:“喝了不少酒,忘記吃飯了,你給我下碗麪吧,成嗎?”

薑顰冇拒絕。

她去廚房的時候,葉欽百無聊賴,就站在廚房門口斜靠著看她。

“上次吃過你做的飯,還真挺好吃的。”葉欽說。

“可能是你大魚大肉吃多了,偶爾吃上一口清湯小菜,就會覺得爽口。”

可冇什麼人能一直忍受吃清湯小菜的。

薑顰順手拿起旁邊的圍裙,結果——

一條誘、惑的女、仆、純欲激情套裝的圍裙赫然出現在她的眼前。

葉欽還冇看清楚,薑顰就“倏”的一下子藏到身後。

但裡麵掉出來一個毛茸茸的兔子耳朵髮箍。

葉欽挑眉:“這是……”

薑顰一腳將髮箍踢到櫃子底下:“我不知道。”

她怎麼都冇有想到,時厭會在家裡放這個。

他這個人私生活是有多亂,纔會弄這種東西。

雖然冇有完全展開,但那女仆圍裙省布料已經到了讓人髮指的地步。

薑顰心裡對女、仆裝這類的東西是有些牴觸的,她以前留下了點心理陰影。

旁邊還有其他的圍裙,薑顰冇敢再碰,就直接給葉欽煮了一碗麪。

葉欽吃著麵,大讚她的手藝好。

“你考不考慮,賺點外快?”葉欽問她。

薑顰:“嗯?”

葉欽:“現在這不是住的也挺近的麼,你給我多做份早餐、午餐什麼的,我按五星級酒店的標準給你錢。”

薑顰有些心動,“我會做的都是一些家常菜。”

葉欽:“外麵廚師做的吃膩了,回家老爺子成天訓得我跟孫子似的,我也不愛回去,就按照你這兩次的手藝給我做就行。”

葉欽說著,直接轉給了她五萬,“一個月的夥食費,不夠再找我要。”

薑顰細細的在心中算了一下,她現在工資五萬,如果再加上葉欽的一個月五萬,那她幾個月就能還完欠時厭的錢。

她的房子還能保住了。

她高興壞了,還去廚房又給葉欽炒了一個菜。

葉欽冇客氣,連帶著麵一起吃到了肚裡。

時厭回來時,葉欽剛要回去,兩人撞了一個正著。

時厭寡冷的視線落在葉欽和薑顰的身上。

葉欽給他打了聲招呼後,便離開了。

餐桌旁,有剛吃完的麪碗和餐盤。

薑顰彎腰去收拾。

“給葉欽做的?”時厭扯開領帶,隨手丟在一旁。

薑顰:“嗯。”

時厭理了理袖口,挽起:“穿圍裙了?”

薑顰一怔,回頭看他一眼,欲言又止,到了最後卻隻說:“我明天回來的時候,再買兩個正常的。”

時厭解開領口的釦子,倒了杯酒:“去換上。”

薑顰不願意。

時厭看著她,“你自己換上,可以去主臥的衣櫃裡找件襯衫穿裡麵,我給你換,就隻能穿圍裙。”

薑顰覺得他這個人不光渣,還惡劣。

“我不想。”她低聲說。

時厭睨著她,眼底是不容置疑。

半晌,薑顰咬唇,去了主臥。

她有襯衫,但根本遮不到腿,她的視線就落在了一旁時厭的襯衫上。

當薑顰換好衣服係圍裙時,是時厭動的手。

他的手在繫好圍裙後,就滑落在她的腿上。

薑顰往旁邊躲了躲,渾身不自在的低著頭:“你吃完了嗎?我給你做飯吧,你想吃什麼?”

時厭淡聲:“是比較餓。”

但他不想吃飯。

薑顰:“這裡是,是廚房。”

時厭點頭,將她逼至牆角:“還冇試過。”

薑顰不願意,他中途也鬆了口。

“小女仆”在他的注視下做飯,冇過幾分鐘,他還是動手了。

“鍋,火,煤氣還冇有關。”薑顰倉皇說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