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意抬手遮蔽在眼前。

車上的男人下來,關車門的動作有點大。

“薑、顰。”他削薄的唇瓣緩緩吐出她的名字,帶著些冷意。

薑顰細微的頓了下。

“你們,認識?”唐意視線落在不遠處身形頎長挺拔的男人,以及他用來代步的豪車。

薑顰捏了下手指:“不熟。”

唐意覺得那男人看她的眼神不像是不熟。

時厭長腿緩步走來,問薑顰:“是你跟我上車,還是我上去?”

對於他逼迫的言語,薑顰有些生氣,但她不能跟他吵。

“唐意你先回去吧,我今天有點事情。”

唐意狐疑的看著兩人:“不需要我留下嗎?”

薑顰聽到時厭一聲淡淡的笑,那是他在冷嘲。

似乎是在嘲諷唐意的不自量力。

又或者他本身就看不上任何人。

唐意走後,薑顰猶豫了下跟時厭上了車。

車燈關上,薑顰沉聲問他:“你想乾什麼?”

為什麼要忽然出現,還特意出現在唐意麪前。

時厭眸色寡淡的睨著生起怒意的薑顰:“誰給你的膽子綠我。”

話是脫口而出的,但話落,時厭卻劍眉微皺。

這話,身份感太強了。

他們充其量也就是身體上的關係,但誠然,時厭挺喜歡跟她做那事兒。

薑顰抿唇:“我想,我們之間冇什麼能拿的出手的關係,我是要正經交往結婚對象的,我以為你明白。”

他現在就頂多是她的債主而已。

時厭淡聲:“方纔那話,你不用放在心上。”

不過是一時口快。

薑顰點了點頭:“等還完你的錢,我再攢些錢,如果感情到了,我應該會跟他結婚的,所以……你以後彆來找我了。”

她說:“我二十五了,冇幾年可以耽誤了,跟你不一樣,我們那點見不得人的關係,就此結束吧。”

既然他來了,那薑顰覺得就乾脆麵對麵說清楚。

原本跟他上床,也是她從林牧那裡受到了打擊,想要放縱自己胡來的結果。

現在,父母年邁,母親的身體需要長期的養護,她不能再這樣亂來了。

時厭緘默的看著她好幾秒鐘,說:“……下車。”

薑顰手按在車門上,低著頭,說:“我會定期把錢打給你的……再見。”

以後除了還錢,就不會有什麼聯絡了。

薑顰冇走兩步,身後的車子就猛然倒車,快速駛離。

她聽著後麵的動靜,猜到他肯定是不開心的,他今天來,多半也是來找她上床的。

薑顰能感受到,時厭應該是很喜歡她的身體。

但她不可能跟他一直這樣玩下去。

——

“回來了,怎麼樣?”

薑顰到家在玄關處換鞋,薑母就扭頭問道。

薑顰:“挺好的。”

薑母跟她說:“雖然這小唐的家庭一般,但是人上進,工作也穩定,人看上去也老實,既然覺得不錯,就跟人家好好處。”

薑父:“小薑還小,不著急。”

薑母回頭瞪了他一眼:“你是打算讓女兒熬成老姑娘是不是?這個年紀也該想想定下來的事情了。”

薑父連忙舉手投降:“是是是,但這事兒也不能著急不是?這要是冇瞭解清楚就因為年紀到了定下來,那以後不是多了對怨偶。”

對此薑母倒是讚同:“結婚是大事,多瞭解瞭解冇壞處。”

薑顰抱住薑母,下巴壓在她的肩上:“媽~~”

薑母心疼的抱著她:“是不是累了?”

薑顰:“嗯。”

薑母摸著她的長髮,“那咱們就不相親了,明天好好在家休息。”

薑父:“……”

薑顰輕笑,去洗澡的時候聽到薑母指揮薑父明天多去買點餛飩皮。

薑父的聲音隱隱在浴室外傳來:“最下麵的冷藏室都放滿了,她哪能吃得了那麼多。”

薑母:“你知道什麼,女兒最喜歡吃我包的餃子和餛飩,她走的時候多帶上點,上班回來放點水就能吃一頓。”

中秋節這天,薑家三口坐在院子裡吃月餅,吃火鍋。

微風習習的初秋,月光皎潔。

薑父喝著小酒,在薑顰要伸手去拿的時候被他一下子拍開:“小孩子喝飲料。”

說著,就給她倒了杯橙汁。

薑顰:“……”

“爸,我二十五了。”哪裡還是小孩子。

薑母笑嗬嗬的將牛肉下鍋:“聽你爸的。”

薑顰隻好捧著橙汁吃火鍋。

院子裡時不時傳來笑聲陣陣。

薑顰中途接到了周己的電話,兩人視頻聊天,周己大方得體的給薑父薑母打了招呼,祝他們中秋節快樂。

薑母看著周己的笑臉,心中有些百感交集。

“周家的那丫頭,變化真大啊。”

薑顰點頭:“她現在為自己活著,過的挺好的。”

薑母:“她一個人在外麵難免有些孤單,攤上那樣的家庭,你回去把包的餛飩和餃子帶給她一些,都是這邊的口味,她應該很久冇吃了。”

薑顰點頭:“我知道了。”

薑顰回去的這天,薑母薑父把她的後備箱都給裝滿了,就連後座的位置,都放了很多的東西。

薑顰載著一車沉甸甸的父母愛踏上了回程。

——

節後去公司的第一件事情,薑顰就把自己這幾天整理出來的藥企相關調查,給了董鋒一份。

董鋒對她的能力大為讚賞,“今晚我約了他們幾個管事,你跟我去一趟。”

薑顰點頭。

她從品牌運營部的小文案,直接被董鋒調為特助,冇有經過人事那邊。

在她收拾東西的時候,就聽到有人的竊竊私語。

在暗中猜測她跟董鋒的關係,畢竟蘇情這個乾女兒在前,薑顰的模樣又出挑,難免出現些閒言閒語。

薑顰的手細微的頓了一下,接著就抱住自己的東西走了。

去見藥企的人,董鋒給她準備了一套衣服。

薑顰看著那品牌的衣服,“董總如果覺得我這身不合適,我可以換一件更加正式的,這衣服,我的工資負擔不起。”

董鋒:“你代表的是公司的形象,也是我這個老闆的麵子,去換上。”

薑顰捏了下手指,“好。”

下午時分,董鋒接了個電話開車走了,隻給她發了個定位,讓她準點到。

薑顰提前了一個小時出發,看路線隻需要半個小時的車程。

但她到了地方後看著這周圍彎彎繞繞的居民區,不禁就有些懷疑董鋒是不是給她發錯了定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