薑顰回:【相親對象】

周己的電話直接就打過來了:“怎麼樣?帥嗎?做什麼的?”

薑顰如實回答:“不帥,就……挺正常的普通人,是老師我覺得還可以。”

周己聽到長得一般,撇了撇嘴:“你睡過時厭那樣的,就算是那個林牧,也是一等一的帥哥,現在相親這樣的,甘心啊?”

薑顰:“甘心。”

周己:“……”

薑顰說:“我現在覺得一個思想、道德、精神狀態、三觀都在正常狀態的男人都是挺難得的存在。”

周己倒吸一口涼氣:“好傢夥,你這是受到了多大的打擊,現在對男人的要求都變成隻要是個正常人就行了。”

薑顰悶聲:“放在以前,我也冇有想到。”

周己:“你彆衝動,就這樣給自己訂下來,你就是最近不太順,纔會產生這種想法,你要是想轉換一下心情可以跟這個男老師試試,但是吧,我覺得你要是真就這樣把自己給嫁出去,鐵定會後悔的。”

薑顰也難說自己會不會後悔,她就是覺得自己應該也碰不到什麼好男人了。

“他其實也不錯,工作穩定,人也老實,結婚的話應該不會有什麼花花腸子。”她輕聲說。

周己:“……”

眼見自己多年閨蜜閉著眼睛要往婚姻的牢籠裡麵跳,還是個絕對未知的牢籠,周己急死了。

工作的時候都是長籲短歎的。

小徒弟馳野狐疑的問她:“姐姐談戀愛了?”

周己把他當成思緒的垃圾桶,把薑顰的事情給他說了。

馳野摸著下巴,“姐姐這個朋友心思真的挺……嗯,單純的。”

周己不客氣的一巴掌趴在他的腦門上:“陰陽怪氣誰呢?”

馳野“嘶”了一聲,顯然不太可以有人碰自己的頭髮,但也冇說什麼。

“不是麼?與其貧賤夫妻百事哀,日後為了丁點的小錢爭吵難過,怎麼就不能找個除了感情方麵亂點,其他都不缺的有錢男人?”

周己白他一眼:“就是你這樣對感情輕佻的男人太多,薑顰這樣的好姑娘,纔會被傷。”

馳野不置可否的聳肩,他隻是覺得薑顰所謂的道德堅持,有些可笑。

有機會、有美貌、身邊還有不缺錢的男人,但凡是個聰明的女人就知道把握住撈點什麼。

哪怕不能成為富太,起碼也可以後半輩子衣食無憂。

——

唐意自從見了薑顰之後,對她就很是熱切。

第二天薑顰醒來就收到了他的資訊,還約她晚上吃飯。

薑顰白天除了在家裡陪伴父母,就是看董鋒發給她的一係列資料,她邏輯清晰一天就梳理了一小半。

唐意下班後就她打電話,說在她家樓下。

薑母知道後,想要唐意進來一起吃頓飯。

薑顰覺得不太合適,進展太快。

好在薑父跟她是一樣的想法,“他們年輕人談戀愛喜歡兩個人自己談,咱們就彆摻和了。”

薑父轉頭對薑顰道:“快去吧,彆讓人家等太久。”

薑顰換了個衣服,就出門了。

唐意騎著小電驢來的,他冇買車,上班出行有電瓶車也挺便捷的。

隻是,今天薑顰穿的是裙子,做電瓶車不太方便。

“餐廳裡你家這裡也不遠,不如,我們步行去?”唐意笑著說:“你應該也有端時間冇有好好逛過薑樓了吧。”

薑顰說好。

漫步在小鎮,微風不燥。

天氣正是好時候,相較於大城市車水馬龍步履匆匆的喧嘩,小鎮的景,景裡麵的人好像都透著悠閒。

唐意給她介紹了這幾年家鄉的變化,薑顰也冇有讓他冷場,適當的接話。

兩人看上去挺和諧的。

吃飯的時候,唐意也會照顧她的口味,先詢問她的意見。

薑顰覺得他應該挺適合結婚的,兩個人普普通通過日子,如果再能培養出些感情,就更好了。

飯後餐廳外的小廣場上,大爺大媽正在跳廣場舞,有幾個小孩子也參與其中。

薑顰告訴唐意:“我未來有起碼兩年的時間會在四方城工作,之後可能纔會回到薑樓,不知道你介不介意?”

唐意頓了一下,他家裡自然是希望早一點結婚,而且薑顰長的漂亮,讓她一個人在大城市,兩人就算交往了,也難免會中途生變。

“是工作上的原因?”唐意問。

薑顰如實告訴他:“是我因為一些原因,欠了一些錢,也同時想在回來後能手裡有點錢做些小買賣,所以需要兩年的時間解決這些事情。”

原本對她萬分熱切的唐意熱情散了幾分,難怪她自身條件不錯,又是家中獨女,卻來跟他相親,原來在外還是欠債的狀態。

“女孩子自立自強是好事,我尊重你的意見。”

薑顰鬆了一口氣,她原本還擔心唐意急著結婚。

路過花店,唐意送了她一支鮮花。

薑顰接連收了他兩次禮物,也準備明天再見的時候給他回禮。

快到小區樓下時,唐意問:“我方便問一下,你剛纔說的欠債是多少嗎?”

薑顰猶豫了一下:“一百來萬。”

唐意狠狠楞了一下:“你兩年能賺一百來萬,還能存下錢?”

這在唐意看來有點天方夜譚。

薑顰冇細說,隻是點了點頭。

唐意心中在敲鼓,如果真是這樣,那他們一起在城裡買房買車也是輕而易舉的事情。

他的條件並不算好,唯一能拿的出手的也就是一個老師的編製工作。

一直以來冇有定下來,也是想著有一天能碰到一個有錢的女人。

與其將時間耽誤給隻能談談情愛的小姑娘,還不如直接奔著富婆去少奮鬥十年。

如果這個富婆還年輕漂亮有能力那當然是最佳選項。

到樓下,唐意微笑著說認識她很開心。

樓下的路燈不太明亮,氛圍非常適合做點什麼,唐意見她冇什麼抗拒,就伸出手想要抱抱她。

以肢體接觸的方式來拉近兩人之間的距離。

若是這兩年,薑顰在外工作他冇有再遇到合適的女人,她解除負債後,唐意覺得自己會娶她。

“啪——”

車子的遠光燈乍然亮起,照的前麵的兩人幾乎睜不開眼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