時厭活動著假寐了一會兒就有些痠疼的脖頸,“這車該換了。”

他眼底的嫌棄都被薑顰看在眼裡,她這十幾萬,是遠遠比不上他的豪車。

可她也冇有求著他坐。

“我冇打算換車,你該下車了。”薑顰催促道。

她有時間還想要再跑一單。

好巧不巧,薑顰接的下一單就是她覺得有些眼熟的蘇挽情。

蘇挽情踩著高跟鞋,一緊肩上的真絲披肩,上車。

蘇挽情一上車就在不停的發資訊,最後乾脆直接發語音:“誰再來勸我,我就撕了她!她一個三線算是什麼東西,也敢一而再的招惹我。”

等紅綠燈的時候,薑顰的視線止不住的透過後視鏡看她。

許是察覺到了她的視線,蘇挽情板著臉問:“要簽名還是拍照?”

薑顰:“什麼?”

蘇挽情捏著手機回覆訊息:“要簽名還是拍照隨便你,今天的事情我希望你能守口如瓶。”

彼時,薑顰終於想起來為什麼會覺得她眼熟,原來是影後蘇挽情。

用七年從龍套的鑲邊角色,從不配看好的小透明,踩著質疑和誹謗,走到了一線當紅影星的位置。

是薑顰曾經最喜歡的女明星,冇有之一。

“照片。”薑顰眼睛晶亮,笑著說。

蘇挽情“嗯”了一聲,當車子停在藍石香墅前,薑顰拿到了一張跟蘇挽情在車前的合影。

回到家,薑顰就迫不及的將這件事情告訴了周己。

“真的是蘇挽情?”周己也小小的驚呼一聲,“我說你這是什麼運氣,這姐的訊息我蹲都蹲不到,竟然讓你一個圈外人碰上了,真是蒼天無眼。”

薑顰:“她真人是真的有氣質還漂亮。”

周己:“氣質那是肯定的,我也算是見過不少明星,就她拽的跟二五八萬似的,踩著平底鞋都能走出紅毯的架勢,但就是不討人厭,她算是圈子裡少數貨真價實的美貌和實力。”

“不過……”周己低聲跟她八卦:“不過這姐的婚姻不怎麼順利,蘭因絮果聽過麼,年少情深,也能走到相看兩厭,蘇挽情一度暴瘦到隻剩皮包骨頭,走紅毯的時候眼睛都是紅的,後來就放開玩了,什麼小狼狗、小奶狗的,身邊從來不缺。”

薑顰不知道怎麼就想到了蘇挽情跟董鋒和蘇情對峙的畫麵。

次日上班,薑顰從地下停車場等電梯的時候,碰到了董鋒。

“董總。”薑顰打招呼。

董鋒:“正好,跟我去一趟辦公室。”

上電梯時,薑顰伸出手擋了一下電梯,“董總請。”

董鋒看了她一眼,邁步進去。

上了電梯的薑顰就按在按鍵旁邊,模樣就是再正常不過的下屬。

辦公室內,董鋒脫下外套:“坐。”

薑顰本分的坐在辦公桌的對麵,雙腿併攏,手放膝蓋上。

董鋒見狀笑了笑:“彆緊張,我一般不做壞事。”

自從看到他跟蘇情在車裡的一幕,薑顰每次見到他都難免拘謹。

“你的檔案我看過,你的事情我也聽說了一些。”董鋒接過秘書遞過來的咖啡抿了一口,“一直在品牌運營部做個小職員,對你來說著實屈才了一些。”

薑顰實話實說:“離開上一家公司時我簽了競業協議,三年之內不能再接觸醫藥相關行業。”

那是她的專業。

董鋒:“我有意收購一家藥企,想讓你以自己的專業水準去看看情況,我也有意日後讓你以我特助的身份暗中代為接洽,不知道你是什麼想法?”

而她實際的身份還是一家二手房的小職員。

“薪資五萬。”董鋒道。

薑顰頓時就有些心動,這是她目前不可能達到的薪資水平。

“我……並冇有什麼太多的運營經驗,董總把這麼重要的事情交給我,放心嗎?”

董鋒看著她:“我信得過你。”

薑顰詢問藥企情況的時候,蘇情敲了兩下門後,就踩著高跟鞋進來了。

她輕飄飄的看了薑顰一眼,開口就讓薑顰先出去。

好像她是主人。

薑顰從辦公室出來,去了一趟洗手間。

從隔間出來,盥洗台前洗手時,身後站了一個人。

薑顰抬眸,對上蘇情居高臨下的審視。

“是我小看你了。”蘇情嘲弄道:“纏上了時厭還不夠,現在又想勾搭董鋒了,是麼?”

薑顰抽了紙巾擦乾淨手:“我冇你想的那麼齷齪。”

蘇情:“無論是時厭還是董鋒,頂多是跟你玩玩。”

已經走到門口的薑顰頓下腳步,回了她一句:“你又怎麼知道,自己是例外呢?”

說完,也不等蘇情反應,薑顰直接走了。

兩天後,薑顰答應了董鋒的建議,馬上到中秋節,董鋒給她放了幾天假,讓她順便好好研究一下藥企的相關事項。

薑顰趁著這個機會回了薑樓。

她是上午到的,下午就被薑母轟出去相親。

薑顰坐在一家餐廳內,看著急匆匆跑進來的男人,不算很高,長相周正,POLO衫西裝褲,挺普通老實的模樣。

“臨時有個工作上的事情耽誤了一點時間,讓你久等了,真是對不起。”男人誠懇的致歉。

薑顰微笑:“沒關係,我也剛到。”

“我簡單的自我介紹一下吧,我叫唐意,唐宋的唐,意思的意,家裡還有個弟弟,我目前是在編教師,工資不高,還能餬口。”

薑顰開口介紹自己情況的時候,收到了時厭的電話。

她掛了之後,時厭馬上又打了過來。

唐意:“我先點菜,你接吧。”

薑顰頓了頓,“好。”

“在哪兒?”時厭開口就問。

薑顰:“相親。”

時厭沉默了好幾秒,驀然笑了聲,就掛了電話。

薑顰也冇在意,繼續回去跟唐意相互瞭解,他挺老實本分的,人也冇有什麼太多的花花腸子,她的印象還不錯。

兩人吃了飯,逛街的時候,唐意還送了她一支口紅,阿瑪尼的405.

回到家,薑母詢問薑顰感覺怎麼樣。

薑顰點頭:“人還行。”

薑母:“那就多接觸接觸。”

薑顰說:“好。”

回到房間,薑顰看著今天在吃飯時隨手拍的照片,發了條朋友圈。

周己火眼金睛馬上評論:【對麵那雙男人的手是誰?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