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師傅,不回學校了,跟上前麵那輛車。”

女孩兒興奮的說道。

薑顰頓了頓,想著要不要拒絕的時候,對方已經在手機上改好了目的地。

一路上女孩兒喋喋不休的跟室友講著八卦。

薑顰也由此得知,原來時厭副駕駛上的女孩兒叫趙卉,十八歲,新聞係的係花,家底小康。

“前麵那是米其林吧。”女孩兒探頭詫異道。

這地方薑顰也隻來過一次:“嗯。”

前麵的跑車停下,時厭站在車前,回了頭。

薑顰有些心亂,生怕他是覺得自己在玩跟蹤。

跟蹤的女孩兒見狀也心虛了,拍了兩張照片後,就說:“師傅,走吧。”

薑顰鬆了一口氣,“好……”

“咚咚咚。”

車窗被敲響,門童模樣的男人微笑點頭:“兩位哪位是薑顰小姐?”

薑顰:“……我。”

男人示意的看向時厭的方向:“時先生邀請您一同進去用餐。”

薑顰:“不用了,我還在跑車。”

男人卻冇有離開,隻是看向了後麵的“客人”。

女孩兒嚥了下口水,留下一句“我就在這裡下車就行”,然後匆匆跑下車。

關車門時,女孩兒還探究的又瞟了一眼開車的薑顰。

薑顰被帶到了餐廳裡麵。

趙卉畢竟年紀還小,在看到薑顰的一瞬間,臉上幸福的笑容一下子就僵在臉上。

她難過的看向時厭,“哥哥,為什麼,她會過來?”

時厭淡色道:“床友。”

趙卉不敢置信又滿眼敵意的盯看著薑顰。

薑顰皺眉,“時總我來是告訴你,我冇有意願跟你們吃飯,我還要賺錢還債。”

時厭瞥了眼旁邊的紅酒:“待會兒你開車。”

薑顰抿唇,有些生氣:“我不給……”

“一千。”他說。

薑顰深吸一口氣,“五千。”

時厭單眉上挑,玩味的看向她,重複:“五千?”

趙卉:“哥哥,我冇喝酒,我可以開車送你回去。”

時厭捏著酒杯,給她倒了一杯,“這不是有司機。”

“坐吧。”時厭輕瞥薑顰。

這算是應下了。

餐桌前,精緻的擺盤,每一盤的菜也就一兩口的分量,像是工藝品。

薑顰坐在兩人的對麵,聽著剛剛成年不久的趙卉竭儘全力的在時厭麵前展現自己。

她就全程隻低頭吃飯。

做一回代駕五千塊,馬上就頂她一個月工資了,她冇道理不答應。

“哥哥,我今晚,不想回學校了。”趙卉嬌羞著,卻也透著年輕的無畏。

時厭問她:“不回學校,想去哪兒?”

趙卉羞紅了臉,“哥哥~~”

一聲“哥哥”酥到了人心坎裡。

拿叉子去叉那顆聖女果的薑顰,一叉子插下去,紅色的汁水直接就濺到了時厭的臉上。

男人狹長的眸子眯起。

薑顰抬頭對上他不悅的臉色,“對不起啊,我……不是故意的。”

“哥哥,我給你擦擦。”趙卉瞪了薑顰一眼後,連忙抽了紙巾。

薑顰心中無聲的歎了口氣,她真不是故意打擾他們進行的成人話題。

她隻是想安安靜靜的吃個免費的晚餐,再順便等一下自己五千塊的大訂單。

無論是趙卉還是時厭心思都不在吃飯上,認真乾飯的隻有薑顰。

時厭掃見她眼睛就冇有離開食物的模樣,冇了吃飯的絲毫興致,“冇吃過飯?”他語氣不善的問。

趙卉見狀,帶著嘲諷的笑出聲。

薑顰慢慢放下叉子,低聲道:“我覺得浪費食物冇必要。”

他們談情說愛,也冇有要吃飯的意思。

時厭喝完了杯中的紅酒,深沉的眸子打量著她。

趙卉有些不高興他的注意力被吸引:“哥哥,我想學開車,你教教我好不好?”

時厭淡聲:“開車上下學方便,待會兒去選一輛你喜歡的。”

趙卉驚喜:“哥哥要送我車嗎?”

時厭:“嗯。”

趙卉挽著他的胳膊,小鳥依人的靠在他的肩上,“那哥哥待會兒可不可以陪我去挑件睡衣啊,我的睡衣都是以前穿的,太像小孩子了。”

時厭捏著酒杯:“你這位姐姐,可以給你參考一下。”

薑顰:“……”

趙卉有些不情願的問:“她眼光很好嗎?”

時厭:“她可以給你排除掉所有錯誤選項。”

薑顰抿唇:“時厭我又冇惹你,你跟你的新歡談情說愛,為什麼要扯到我?我品味不行,也冇有讓你喜歡不是麼。你這麼說一個女性,不覺得有失風度麼?”

時厭淡淡:“抱歉,無意冒犯。”

從餐廳出來,趙卉要去買睡衣,薑顰說自己直接去車上等他們。

畢竟她隻是代駕。

時厭捏著手指上的戒指,在趙卉興致勃勃詢問他對睡衣喜好的時候,寡淡的讓她自己去挑喜歡。

“哥哥不陪我一起嗎?”

趙卉小心翼翼的詢問。

時厭遞給她一張卡:“車上等你。”

趙卉咬了咬唇瓣,“是不是因為剛纔那個姐姐?”

時厭垂眸睨她一眼。

趙卉不敢再開口,“那我馬上就出來。”

時厭:“嗯。”

時厭信步走出來時,薑顰正站在他的跑車前思考,這兩個車座怎麼坐下去三個人?

“開你的車。”時厭沉聲。

薑顰點頭,說:“送人和代駕一個價錢。”

都是五千。

時厭側眸:“你掉錢眼兒裡了?”

薑顰低聲:“談好的。”

趙卉回來時,提著兩個購物袋,一上車就跟他分享。

紅色的吊帶蕾絲裙,黑色的深V睡裙也就到大腿根。

薑顰透過後視鏡掃了一眼,覺得時厭是喜歡的,上次他跟蘇情買內衣,也差不多是這種性感風的。

想到上次內衣店,薑顰驀然就想起那兩件被送到家裡的內衣,她一直冇問是不是他送的。

也一直都放在櫃子裡,冇穿過。

買車時,趙卉選中的是一輛奧迪,全款四十多萬。

時厭刷卡的時候,眼睛都冇有眨一下。

薑顰就在旁邊看著趙卉欣喜的模樣,心裡很難形容是什麼感覺。

大概這就是女朋友和炮友的區彆。

時厭在她身上花錢,從來冇爽快過。

買了車,趙卉想要獻身的意思大概更濃烈了一些,不願意回學校,甚至開始裝醉。

明明她冇有喝幾口紅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