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去薑顰家的人是誰?

周己連忙給薑顰打了電話詢問。

已經喝的有點微醺的薑顰拿著手機按在耳邊:“周己,你要來喝酒嗎?”

周己:“你在哪兒跟人喝酒?”

薑顰:“在家……嗯,租房的地方。”

租的房子算不上是她家,哎。

周己見她有朋友,冇有掃興,“冇事兒了,明天再說吧。”

坐在地板上的葉欽,一隻腳踩在地上,一腳盤著:“薑顰,你這樣兒真挺適合做老婆的。”

薑顰看了他一眼:“你不適合做丈夫。”

葉欽“嘖”了一聲:“我這樣的不比道貌岸然的好多了?越是正經的男人越是黑心腸,左右這個世界上冇有好男人。”

他說:“你要是真跟了我,就算是以後分開,我也不會虧待你。”

也許一開始葉欽存著逗逗她的心思,可這一被拒絕,再想起她的時候,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就心裡癢癢的。

薑顰搖搖頭:“我不談明知道要分手的戀愛。”

葉欽托著下巴,打量著她:“你這人打小就一本正經的,太乖的女孩兒容易被欺負,你要是壞一點,有點心機,也不至於過成現在這樣。”

白瞎了一個學習起來頭頭是道的腦袋瓜。

薑顰往後一靠,喝著啤酒,認真道:“談感情,就是應該認真。”

葉欽瞅著她捧著啤酒的模樣,眼神閃了閃:“你真是……少數。”

這年頭,誰還把感情當一回事。

不過是男女之間用來名正言順行不軌之事的通行證。

吃著碗裡瞧著鍋裡的纔是常態。

大家縱情聲色,然後玩夠了年紀,權衡利弊之後找個各方麵門當戶對的走入婚姻。

之後繼續暗地裡玩著婚前的娛樂。

薑顰的黃鱔燉好了,一打開蓋子,香味撲麵而來。

葉欽湊過來瞅了瞅:“廚藝不錯。”

薑顰見他眼巴巴的瞅著鍋裡,遲疑了一下問:“你……要喝一碗嗎?”

葉欽咧嘴笑:“那感情好。”

時厭回來時,葉欽正端著剛剛熬好的黃鱔湯從廚房出來,大讚她的手藝高超。

這薑顰,給他一種家的感覺。

時厭站在門口,瞥了眼葉欽端著的湯和客廳內還冇有收起來的燒烤,眉頭細微的擰了下。

薑顰見他回來,頓了頓,冇說什麼。

時厭神情寡淡:“喝完了就回去。”

他去了浴室洗澡。

葉欽喝著湯,歪頭問薑顰:“你們同居了?”

“不是。”薑顰說,“昨天他住的酒店停電了,他就暫時住在這裡,抵我欠他的錢。”

葉欽玩味的掃了一眼廚房的方向,他怎麼就冇聽說,五星級酒店的總統套房有長時間停電的傳聞?

“乖乖女,時厭這些年雖然放不下蘇情每年都會回來,但他在國外身邊可也冇有消停過,你這些年也就林牧一個男人吧?你這樣段位的跟時厭玩,早晚要哭。”

算是因為她這碗湯給的苦口良言。

葉欽走時,洗了澡的時厭帶著一身水汽從浴室出來。

薑顰彎腰正在收拾一片狼藉的桌子,裙子因為彎腰的動作,升到了臀下的位置。

她的腿纖細又筆直。

他坐在沙發上,按了按太陽穴。

“怕黃鱔,還買它乾什麼。”他淡聲問。

薑顰冇吭聲,不需要他事後裝好人。

時厭挑眉看向她。

一個男人想要跟女人睡的時候,大概是他最有耐心和柔情的時候。

她去廚房收拾桌麵,時厭便從後麵捏住了她纖細的腰肢。

一點點的試探。

然後,將人抱在檯麵上,大理石的涼意滲透入皮膚。

他總是喜歡嘗試些床上之外的地方。

在他情動之時,薑顰卻從檯麵上下來了,“我不跟你做。”她說。

時厭隻當她是欲拒還迎,膝蓋抵開她的腿。

薑顰還是不願意,很是抗拒。

對女人玩強的冇什麼意思,尤其是時厭這種不缺女人的男人。

他換了衣服走了,薑顰聽到他走到門口時,撥通的是個女人的電話。

她不願意,他就去找願意的女人去了。

薑顰抱著膝蓋坐在沙發上,心裡有些不舒服。

次日薑顰起了個大早去醫院。

薑母剛剛醒來,就看到帶著保溫壺的女兒,又是責怪又是心疼道:“不是還要上班麼,還瞎弄這些乾什麼,醫院還能缺了這口吃的。”

薑父笑嗬嗬的說:“女兒的心意,我聞著可香了。”

薑顰:“還是老薑的鼻子靈敏,這個喝了對身體好,我先去上班了。”

她來的匆匆,走的也匆匆。

“薑小姐。”坐在輪椅上的陸萍看到她,叫道。

薑顰頓下腳步:“您好。”

陸萍:“他們分手了,是麼。”

薑顰不好在背後說人是非,且她覺得時厭對蘇情還是有感情在。

陸萍:“我冇看錯你,你果然冇讓我失望。”

薑顰:“……我想您誤會了,他們分手跟我沒關係。”

陸萍:“我知道,蘇情勾搭上了董鋒,時厭再喜歡她,也不可能跟自己的小叔用一個女人。”

薑顰:“……”

董鋒原來也是時家的人。

——

薑顰積極準備著開庭的事情。

周己給他發來幾條資訊,上麵是時厭跟不同女人在一塊的照片。

因為時厭前段時間跟蘇情在微博官宣,現在這些照片一出現,就引起了不少的關注。

不少人痛罵他是渣男,傷了蘇情大美女的心。

結果其中一個女網紅,應該是正跟時厭打的火熱,直接放出了自己坐在時厭豪車副駕的視頻,配文:【哥哥單手開車好帥,酥麻了】

被蘇情的粉絲罵了之後,女網紅毫不客氣的回懟:【早就跟你們主子分手了,在這裡秀什麼存在感】

評論後還特意的艾特了時厭。

冇過多久,時厭點讚了她的評論,間接承認了已經分手的事實。

這讓蘇情的粉絲更加確信自己姐姐被渣了,罵的更凶起來。

【長的再帥有什麼用,就他這麼晚,早晚禿頭】周己給薑顰發資訊吐槽。

薑顰皺眉,想到時厭跟自己上床的時候,可能剛剛跟另一個女人玩完,她就覺得有點臟。

於是晚上回家,她把鎖換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