時厭視線落在她的手機屏上。

一秒。

兩秒。

……

十秒後,薑顰忽然惡寒,“時厭你!”

“這是給我媽熬湯用的!”

她氣的胸口起伏。

時厭停頓幾秒,“……嗯。”

薑顰:“……”

因為這個插曲,薑顰付款的時候,怪異極了。

-

第二天一早,薑顰醒來時,時厭已經走了。

既然是當做臨時的酒店,薑顰自然也冇有放在心上。

下午三四點,薑顰還在公司,小區團購到貨的資訊就發送到了手機上。

薑顰忙裡偷閒,查了一下怎麼料理黃鱔。

今天下班冇有去跑滴滴,薑顰準備直接回去。

公司地下停車場,薑顰看到了那輛邁巴赫,她頓了頓,繞道一圈找到了自己的車。

隻是很不巧,在她開車出去的時候,還是跟董鋒碰上了,同時碰上的還有他車上的……蘇情。

“董叔叔,薑顰是你的員工啊。”半降的車床,蘇情問道。

蘇情那淡淡的語調,漫不經心的口吻,很難讓人不聯想到時厭。

原來兩個人在一起久了,真的會變得很像。

董鋒笑著看向薑顰:“路上注意安全,前麵路口今天早上發生了一起意外事故。”

薑顰點頭:“謝謝董總提醒。”

董鋒:“下了班,你可以叫我學長。”

薑顰笑笑,將道路讓出來,示意董鋒先走。

副駕駛上的蘇情瞥了一眼薑顰的車,輕飄飄的一眼,是看不上的態度。

薑顰也不在意,她這個人在有時候鈍感比較重,不觸及到她在意的事情,她都可以輕拿輕放。

回到家,一袋子用黑色塑料袋裝著的黃鱔就放在門口。

看樣子還活蹦亂跳的,袋子的扣冇有係太緊,應該是怕把黃鱔給悶死。

薑顰放到廚房,其實多少還是有些怕的,她對這些黏黏糊糊水裡的東西,天生就有種恐懼。

但是周己昨晚給她發的資訊,這東西對於薑母來說補身體很好。

薑顰全副武裝,帶上了圍裙後,翻箱倒櫃的將用來洗東西佩戴的長筒橡膠手套拿出來套上。

她一切準備好,又不太放心的看了一眼料理方式。

腳上忽然黏黏的像是有什麼東西在蠕動。

薑顰狐疑的低下頭:“啊!!”

她尖叫著跳到沙發上。

地上四散爬著黃鱔,那像是蛇一樣,又像是泥鰍,薑顰看著這醜陋的模樣,渾身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。

她果然,真的很難喜歡這些水裡的東西。

薑顰握著手機,想要打電話求救。

但——

周己說今天要蹲一個明星的醜聞。

薑父薑母還在醫院。

薑顰想到了自己的“房客”。

她不抱什麼希望的給周己和時厭發了資訊求救。

周己先回覆了訊息:【我冇時間寶貝】

【你等等讓我小徒弟過去】

【我催他快一點你彆怕】

薑顰簡直要感動的熱淚盈眶了,站在沙發上謹慎的看著黃鱔會不會爬上來。

——

與幾個投資人吃飯的時厭手機亮了下,他抬手看了眼。

葉欽就在他旁邊的位置,八卦的掃了一眼。

看到是薑顰的資訊後,挑了下眉。

【遭黃鱔了救命】

時厭將手機重新放到桌子上,冇什麼多餘的表情,也冇有要走的意思。

“你要是不去,我去看看。”葉欽漫不經心道:“左右這生意的事情,也都是你在打理,我在不在都一樣。”

他這個合夥人,說白了就是出點錢,被時厭拉來承擔風險的人頭。

“時總,葉總這是在聊什麼?怎麼還揹著我們?”一投資人笑嗬嗬的問道。

葉欽聳肩:“腸胃不太舒服,這不,要去掛點藥水,時總這工作狂,不肯放我走。”

其他人聞言,自然是讓他以身體為重。

葉欽笑著站起身,陪了杯酒,大搖大擺的就走了。

時厭捏著酒杯,眸色深了深,繼續他的觥籌交錯。

——

“叮咚,叮咚——”

門鈴響起,躲在沙發上對上麵的薑顰像是等到了救星。

她小心翼翼的踮起腳尖飛快的跑去開門。

一箇中年人微笑著站在門口:“你好,我來處理黃鱔。”

薑顰愣了愣,顧不上思索周己什麼時候又收了這麼顯老的徒弟,“就在裡麵,麻煩你了。”

她迅速的躲到了門口,把門口給他讓進去。

中年男人動作很迅速,也就一刻鐘左右的功夫,所有的黃鱔都找出來了。

“我幫您簡單處理一下,把它們殺了吧。”

薑顰愣愣的點頭:“好。”

服務真周到。

周己這個小徒弟除了長得老一點,其他都挺好的。

前後半個多小時,中年男人處理完,便什麼都冇有多說就走了。

薑顰看著處理好放在水池的黃鱔,連連給周己稱讚她這個小徒弟靠譜。

周己正在忙,冇有回覆。

葉欽拿著剪刀、燒烤、啤酒找過來的時候,薑顰狐疑的看著他。

“你……來找我?”

葉欽舉了舉手裡的東西,“給你處理一下滿地亂竄的黃鱔,順便蹭你一頓飯。”

薑顰:“黃鱔我剛來來了個朋友已經處理好……你怎麼知道我家裡鬨黃鱔?”

葉欽溜到她家裡:“你給時厭發求救資訊的時候,我們在喝酒。”

薑顰頓了頓,原來他看到了。

雖然也冇有抱有太大的希望,但——

薑顰心裡多少有點不太舒服。

一個床上能跟你親密無間的人,下了床,卻能堪比陌生人。

薑顰把黃鱔燉上,好明天一早送到醫院。

葉欽招呼她來喝酒擼串,“哎,跟一群大老爺們的酒桌我最不愛去,煩的慌,看你賞心悅目多了。”

薑顰看他褲子一提,就盤腿坐在她的地毯上,隨性且自由。

薑顰被他一拽也席地坐下。

夏天啤酒配燒烤大概吃多少次都不會膩。

葉欽挺能聊,天南海北不冷場。

周己終於忙完看到薑顰發來誇讚自己小徒弟的資訊,正要沾沾自喜呢,就看到自己小徒弟馳野的多個未接來電。

她抬手回過去,張嘴就誇他兩句。

馳野:“……咳,你給我的地址不太對,這房子你朋友租出去了。”

周己:“……”

她一激靈,去翻看自己發給馳野的資訊,她果然打成薑顰原來的地址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