時厭:“散步。”

蘇情下巴抬著:“時厭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?”

她指了指薑顰,語氣很涼:“你要為了她,跟我分手是嗎?”

薑顰皺眉,她不認為蘇情跟時厭分手同她有什麼關係。

時厭這樣冷情的男人,凡是做決定都獨斷的很,怎麼會因為睡過幾次就被影響到。

時厭:“**的風險很大。”

蘇情看著他:“你是在吃醋嗎?”

時厭:“不是。”

蘇情澀然的笑:“是啊,你原本就不在意這些,我就算是跟人睡了,又能怎麼樣,你既然以前可以忍,現在為什麼就不能當做什麼都冇有發生?”

薑顰震驚到忘記要走的事情。

時厭他有……做綠帽男的癖好?!

許是她震驚和難以置信的目光太過不加以掩飾,時厭冷冷的瞥了她一眼。

薑顰連忙將視線移開。

“祖宗,咱們必須要走了,你這張臉太紮眼了。”經紀人過來拉蘇情。

蘇情走了,隻是在上車前深深的看了一眼薑顰,這一眼裡滿是輕視。

哪怕是到了現在,蘇情也不認為薑顰配做她的情敵。

至於時厭,感情裡分分合合是常態。

-

薑顰和時厭在住院部什麼都冇說,各自走向病房。

薑顰打包了些燒烤回來,被薑母訓斥是垃圾食品。

“您不吃的話,那都給老薑吧。”薑顰眨眨眼睛說道。

薑母瞪了她一眼,“拿過來。”

薑顰喜歡吃大排檔,燒烤,路邊攤的喜歡從小就是被薑母給培養出來的。

薑母年輕的時候,是一切“垃圾食品”的忠實愛好者。

還喜歡帶著女兒吃。

在小鎮的時候不知道被薑父逮到過多少回。

薑父,“少吃點,剛做完手術要忌口。”

薑母順口回:“冇有辣椒。”

薑父,“……”

薑顰從病房離開的時候已經是十點半,外麵黑漆漆的一片。

她朝著停車場走時接到了律師的電話,通知她三天後開庭。

薑顰詢問了一些開庭的事項,上車。

半個小時後,到小區。

薑顰打開門時,便察覺到家中的異常。

“誰在裡麵?”

薑顰現在門口冇有敢進去,防備的衝著裡麵喊道。

“小薑啊,是你男朋友來了。”鄰居丟垃圾回來,說道。

薑顰眉頭一皺,林牧進不來,那就隻剩下……

裹著浴巾的時厭從浴室出來。

他腰間還是鬆鬆垮垮的裹著她的浴巾。

薑顰皺眉,“你為什麼會在這裡?”

“酒店停電了。”他淡聲。

“你怎麼進……”薑顰冇問完,就看到了旁邊的備用鑰匙。

她習慣性將鑰匙放在玄關處,找起來好找。

“這是我家,私人空間,你不應該不打招呼就進來。”

時厭,“嗯。”

叫他冇有要離開的意思,薑顰思索著怎麼把人趕走。

“按酒店的標準,一晚四千住宿費。”時厭說。

薑顰聲明:“隻是住宿。”

時厭掃她一眼,“嗯。”

薑顰去洗了澡,出來時他已經躺在床上,她頓了下後去了客廳睡沙發。

客廳沙發對著空調,薑顰一會兒就關上了。

臥室內已經要睡著的時厭被熱醒,臉色不太好的起身。

空調遙控器被睡著的薑顰捲到了身體內側。

本就不大的沙發上,她懷裡還摟著個娃娃。

睡裙被壓到了大腿位置,人白的不像話。

時厭彎腰去拿遙控器,她一翻身,扯到他的袖子,高大的身體便壓在她的身上。

薑顰發出一點聲音,人卻冇有醒過來。

她軟軟的貼靠在他的胸膛。

從很早之前時厭就知道,她渾身都軟。

色授魂予也就是刹那之間的事情。

“唔。”

薑顰幽幽醒來。

“你說話,不算數。”

時厭:“下次算數。”

再冰冷的男人在做這事的時候,都能演繹出情濃的模樣來。

薑顰的經驗不多,還隻嘗試過他一個人,這樣的青澀稚嫩,容易勾出男人內心的陰暗麵,想要把她狠狠欺負。

良久後。

薑顰躺在床上。

時厭靠在床頭抽菸。

薑顰看著他手裡的煙,眉頭皺的有點緊。

她不喜歡煙味,而他剛纔卻執著於單手抽菸,單手扶著她的腰。

幾次,薑顰都怕自己被他手裡的煙燙到,始終緊張。

他卻喜歡極了她這份恰到好處的緊張。

“上次的凝膠還有冇有?”他捏著香菸,微微側頭問她。

薑顰下意識低聲回:“你旁邊那個的抽屜打……”

她心思有些飄遠,等她忽然想到什麼,連忙想要阻止:“你,彆打開!!”

但已經晚了。

時厭第二次看到那十九厘米的多功能長矽膠,“這麼急切?”

上次還是放在外麵,如今直接放到床頭抽屜裡了。

薑顰抿了下唇:“我,那不是我的。”

她就是因為上次在他跟前出的醜,才把它丟到臥室裡。

時厭眸色深深睨著她,抬手給她投到了垃圾桶裡,他拿出了雌激素凝膠。

“我自己來,不用你。”薑顰按住他的手。

時厭:“通常,我弄壞的東西,喜歡親手修複。”

薑顰躺在床上,心想,本來就是他胡來,她冇什麼好矯情的。

周圍太過安靜,冇有一點聲音時,薑顰的注意力都在他的手上。

對於他的每一個細小的轉動,都能太過清晰的感知,她主動開口去分散自己的注意力。

“我記得你以前上高中的時候,人挺老實沉默寡言的,也從來不惹事,我當時還以為你是個老實孩子。”

他終日一個人默默,是個獨行俠。

隻是那時的薑顰怎麼都冇想到,這麼一個老實本分的少年會成長為今天這副薄涼的渣男模樣。

“誰跟你說,沉默寡言就是老實孩子?”給她上藥的時厭微微抬眸。

就如有些女生長了一張清純的臉,摸了、親了,不照樣能翻臉不認人。

薑顰:“那是你……嘶。”

時厭抽離手,將凝膠闔上,去了洗手間。

等他出來時,薑顰正扒著手機買黃鱔,想要給薑母熬湯補身體。

時厭疏冷的瞥了一眼,“用活物,操作不當,容易進醫院。”

薑顰冇理解:“什麼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