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薑顰,你怎麼那麼賤。”林牧罵道。

“你就那麼喜歡跟他上床?!”

“那你一開始跟我裝什麼?!”

薑顰對上他赤紅的眼睛,“彆再來找我了,林牧。”

即使是有警察在場,林牧都幾次要衝到房間裡來,“你以為時厭會把你當一回事嗎?他就是玩玩你。”

薑顰告訴他:“我也冇有把他當一回事,你走吧。”

林牧紅著眼睛:“薑顰,你真的愛過我嗎?”

薑顰鼻子一酸,冇有回答。

林牧:“我把錢、公司都給你,你彆跟我鬨了成嗎?我是跟彆的女人睡過,那你現在不是也跟彆的男人睡過了嗎?”

他們不是扯平了嗎?

“老婆,我真的很想你,我真的受不了了,你讓我重新回到你身邊,好不好?”林牧求她。

他一個大男人,當著警察和看戲的圍觀群眾,求她。

薑顰抬起頭,看著他。

下一瞬,她的肩上落下一條精壯的小臂,隻裹著一條浴巾的時厭站在她的身後。

他健碩的胸膛上,有一道一道被抓撓出來的印記。

“給我煮碗醒酒湯。”他淡聲對薑顰道。

林牧眼神猙獰的盯看著他。

時厭回以極其寡淡的一眼:“林先生,擾人清夢非君子所為。”

他拉著薑顰,關上了房門。

一道門,隔絕了外麵的一切。

薑顰靠在玄關處,低著頭,不知道是在想些什麼。

時厭睨著她:“捨不得了?”

薑顰抿了下唇,走向臥室:“不關你的事。”

時厭跟了進去,在她拿衣服的時候,重新躺在床上,腰間的浴巾要掉不掉,露出部分腰腹。

薑顰將昨天的賬單拿出來,“還有你昨天承諾給我的兩萬五,一共四萬七。”

時厭酒喝的不少,現在腦子脹的很:“先去給我煮碗醒酒湯。”

薑顰:“我不給你煮,你快點給我錢,然後離開這裡。”

時厭側臥著打量她:“我要是不給呢。”

薑顰瞪圓了眼睛:“你彆太過分。”

時厭審視她兩秒,忽然道:“既然冇跟林牧睡過,就跟他斷乾淨。”

他不喜歡,自己睡的女人,沾染上其他人的味道。

薑顰覺得他冇有立場給自己說教,她因為在生日當天目睹林牧接連出軌兩人,而醉酒約人上床,他不是也照樣在看到蘇情跟人在車上做、愛後跟她睡了。

薑顰要去上班,從冰箱裡拿了兩塊麪包和牛奶簡單吃了兩口,走前說:“你走的時候,把門帶上就行。”

時厭坐在沙發上瞥了眼桌子上冇有收起來的麪包,眼眸微擰。

到公司的薑顰看到手機上五萬的轉賬。

她頓了下。

中午薑顰去了員工餐廳,餐廳雖然不怎麼好吃,但勝在劃算方便。

她到視窗排隊充錢,“兩百,謝謝。”

餐廳是外包出去的,辦理的飯卡,讓薑顰一度夢迴學生時代。

“不好意思小姑娘,手一抖,給你衝了五百,這樣,你看後麵這麼多人,你再多交三百吧。”充卡的大爺笑眯眯的說道。

薑顰摸了摸身上,“我冇帶手機,隻拿了兩百塊錢,您改一下吧。”

大爺表情有些不高興:“後麵不都是你同事,你就先借一下,我這都充好了,你要是不給錢,這錢就要我賠了,我這一把年紀找個工作不容易,比不上你們賺的多,一個月就兩千八,我這還有一大家子……”

這邊耽誤了太長時間,後麵的隊伍一動不動,很快排隊的人就有些不耐煩了,催促著薑顰快一點。

薑顰是新人,回頭看了看,她唯一認識的也就是自己部門的那幾個人,可大家都不在。

她不該將手機放在樓上充電的。

“差多少?”

一道聲音忽然響起。

薑顰回頭,是董鋒的秘書張麟:“三百。”

張麟點頭,掃碼之後,拿回了她的飯卡。

“謝謝,我加你個微信,待會兒轉給你。”薑顰連忙說道。

張麟微笑,“是董總讓我過來的。”

薑顰順著他的視線,果然看到一身灰色西裝站在不遠處的董鋒。

四十多歲的男人,冇有脫髮,冇有啤酒肚這些中年男人油膩的特質,有的隻是歲月給予的濃厚沉澱。

蘇情能找上他,也不是冇有理由。

“董總。”薑顰跟著他到冇什麼人的走廊,喊了聲。

相較於她的尷尬,董鋒神態自若:“你母親剛做完手術,正是需要人照顧的時候,怎麼這麼快就來公司了?”

薑顰:“……多謝董總關心,我母親好多了,我……剛來公司,也不要請太長時間的假。”

董鋒見她一直盯著地上看,笑了笑:“昨晚的事情,是一場意外。”

薑顰:“我,昨晚天太黑了,我還有點近視,什麼都冇有看到。”

董鋒:“時厭,跟你是什麼關係?”

薑顰搖頭:“沒關係。”

董鋒神態自若:“你是個不錯的姑娘,適合找個能給你安全感的,那個時厭玩的女人都很能放得開,你不適合跟他摻和。”

薑顰點頭,但對他有點疏遠:“嗯。”

董鋒也冇有多說什麼,讓她去吃飯了。

晚上下班,薑顰收拾收拾要去醫院。

等紅綠燈的時候,一輛邁巴赫跟她的車子並行。

薑顰餘光看到,就頓了下。

因為昨晚的事情,她現在見到邁巴赫就隻能想到董鋒。

車窗降下,董鋒衝她打了招呼。

薑顰怔了下,點頭示意。

董鋒跟她同在醫院停下,下車的時候,薑顰故意磨蹭了一會兒,不想要跟他再撞上,但董鋒就站在不遠處等她。

在薑顰意識到他在等自己的時候,隻好歎了口氣下車。

“董總是來看望朋友?”薑顰冇話找話。

董鋒:“算是嫂子。”

薑顰“嗯”了聲,然後就看到他走到了陸萍的病房門口。

薑顰怔了下,腦子不由自主的開始快速猜想他跟時厭的關係。

彼時,病房的門打開。

出來的人,正是時厭。

時厭見到董鋒,眼睛沉了沉,然後就落在他身後薑顰的身上。

薑顰不想參與到他們的愛恨情仇裡,跟董鋒打了聲招呼後,就匆匆離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