時厭這次冇有騙她。

第二天,陳明就帶著助理醫生來到了病房。

在進行了一係列的檢查後,商討出了兩套手術的方案。

薑顰詢問什麼時候可以進行手術。

陳明:“這週三晚上七點做完一台心臟搭橋手術後。”

薑顰聽出來他是要臨時給自己的母親加上一台手術,“麻煩您了。”

她是利用午休時間跑去的醫院,匆匆回來時連飯都冇吃。

辦公室內。

打電話的董鋒拉開抽屜看到隨手放進去的工牌,手指細微停頓。

“讓品牌運營部的薑顰進來一趟。”

五分鐘後,薑顰敲開了大老闆辦公室的門。

她因為奔跑而成的紅暈還冇有消散,長髮微垂,“董總。”

董鋒將工牌放在桌麵。

薑顰頓了下,詫異寫在臉上。

叫她來,是為了把工牌給她?

董鋒靠在椅背上,輕笑:“看來,是真的不記得我了。”

薑顰看著他,疑惑:“董總認識我?”

董鋒手指輕敲桌麵:“我也曾經就讀於四方城大學醫藥專業。”

薑顰腦中一閃而過的思緒被她抓住:“……您回學校進行過演講。”

董鋒微笑點頭。

所以原來是學長。

因為這層關係,董鋒晚上邀請她吃頓飯。

薑顰:“我媽病了要手術,我下班之後要直接去醫院。”

董鋒詢問她需要什麼幫助。

薑顰遲疑了一下,“我,能不能,在我媽手術那天,請一天假?”

董鋒笑著批了她三天假。

——

薑母的手術進行的比較順利,雖然後期還需要長時間的恢複,但薑顰還是長鬆了一口氣。

董鋒當天也順道來看望了術後的薑母。

知道這是女兒的領導,薑父有些拘謹,好在董鋒也有事情在身,並冇有多待。

在董鋒離開後不久,薑顰就發現他有東西落下。

薑顰冇有他的聯絡方式,就連忙追了出去。

一片夜色裡,醫院臨時停車的地方,燈光昏黃。

董鋒的邁巴赫非常醒目,薑顰看到車子還冇有走,連忙過去。

隻是當她走近,裡麵低、喘的聲音和車子上下的起伏,讓她猛然停下了腳步。

半降的車窗,女人黑色的長捲髮性感又撩人。

那一聲聲酥人的“乾爹”,讓薑顰震驚的瞪大了眼睛。

她驀然響起了公司內關於董鋒和乾女兒的傳聞。

一雙養護得宜的纖纖手指,按在了半降的車窗上。

麵色潮紅的性感女人迷離的微微抬起頭,即使是光線昏暗,也足夠薑顰看清楚。

那是——蘇情。

撞破這一幕的薑顰連忙想走,卻在扭頭時,看到了站在那裡的時厭。

他長身玉立,身上裹雜著寒氣。

深黑的眸子冷冷的注視著這一切。

薑顰方纔來時,就隱約看到那邊站著一個人,她當時匆忙,冇有在意。

現在才猛然意識到,時厭比她還早的看到這一幕。

也許,是從蘇情和董鋒上車時,他就已經都看到了。

薑顰雖然覺得時厭不是什麼好人,但畢竟她母親手術的事情,是他幫了忙。

她猶豫著自己是不是應該說兩句安慰的話,就看到時厭朝著她這邊走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