薑顰:“我就算不是好姑娘,你也不是好男人,你有女朋友還要跟其他女人發生關係,你無恥透了。”

時厭居高臨下的睨著她:“不想讓陳明給你媽做手術了?”

薑顰被拿捏住軟肋,卻還是說:“我不用你。”

他就是圖刺激想跟她做,事後還能跟她撇清的乾淨。

時厭看著她倔強的模樣,涼聲道:“自己不做第三者,就能讓旁人被動成為第三者。”

如今還能清純無辜,他不該說她演技不好。

麵對他無緣無故的指責,薑顰皺眉。

時厭冇了弄她的興致,轉身離開。

——

薑顰加了會兒班,到醫院時已經太黑了。

薑母生病就想喝菌菇湯,是以前姥姥還在世,經常給她煮的。

薑顰看了看時間,回家煮還要跑菜市場,來回太晚了。

她便發了資訊到校友群裡,還發了朋友圈,詢問哪家店的菌菇湯正宗。

在得到了多個回覆後,薑顰查詢哪家有外賣服務。

她前腳下了訂單,後腳忽然彈出來個冇怎麼聯絡過的女同學詢問:【菌菇湯是打算跟時厭重溫舊夢嘛(笑哈哈的表情包)】

薑顰楞了一下,【什麼?】

女同學:【就是你大二下學期吃錯了菌菇,然後摸著時厭的那裡,我上次好像還看到你們同乘一輛車,是重新在一起了吧】

薑顰一臉震驚:【我們冇有在一起過】

女同學顯然比她還懵:【對不起啊,我好像好像誤會了】

薑顰對於自己當年吃菌菇中毒致幻的事情記憶猶新,可完全冇有任何跟時厭有關的記憶。

【當時發生了什麼?】

女同學過了好一會兒纔回複她,薑顰看著她的回覆,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懷疑裡。

【我當時隻看到了一半,就看到你靠在他的懷裡,然後手就伸了進去摸他,說他身上的杏鮑菇長毛了,要給他丟掉】

當時,時厭無奈的扶著薑顰,送她去醫院。

那時看到的人都以為他們是一對兒。

直到外賣員給薑顰打電話,她這才緩過神來。

這段記憶薑顰完全是空白的。

她心不在焉的去樓下取外賣,接過外賣員手裡的菌菇湯,薑顰盯著看了好幾秒鐘。

當她再抬頭的時候,就看到了推著陸萍的時厭。

不知道是不是心虛的緣故,薑顰覺得時厭的視線好像落到了她手裡的菌菇湯上。

薑顰下意識的將菌菇湯藏到了身後。

時厭的眼神冷了冷。

“薑小姐。”陸萍喚道。

薑顰:“陸女士,您好。”

陸萍點頭:“我能否問一下,你跟我兒子是什麼關係?”

薑顰:“冇,沒關係。”

陸萍卻不信,“如果你們之間有過什麼,我會讓他對你負責。”

時厭的眼神更冷。

薑顰覺得這母子之間的關係有些不太對,“我冇……”

“睡過也不過是情場男歡女愛。”時厭說:“您想要點鴛鴦,是不是也先問問這雌鴛鴦樂不樂意,肯不肯?”

陸萍看向薑顰。

薑顰背在身後的手指輕捏:“我……我不願意。”

她根本掌控不住時厭。

她還是想要找個情投意合老實本分的。

陸萍皺了皺眉頭,顯然是冇有想到自己兒子在薑顰這裡這麼不受待見。

時厭:“您聽清了?”

他目光如鉤的掃了一眼薑顰,推著陸萍離開。

薑顰覺得他會生氣正常,畢竟被一個自己玩弄的女人嫌棄,是個男人都會覺得麵子上過不去。

所以當她在喂母親喝了菌菇湯後,看到找來的時厭,一點都不驚訝。

她輕輕關上了病房的門,跟他出去。

“你母親的病我已經聯絡了陳醫生。”時厭開口道。

薑顰猛然抬起頭,驚詫的看向他。

時厭冷冷道:“你這麼識趣,我自然不會吝嗇這點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