薑顰知道自己冇有蘇情天生媚骨,但被他這樣說,還是覺得有些難堪。

“你為什麼,不覺得是自己的問題?”她脖子一梗,回懟道。

時厭扭頭,眼神涼涼的看向她:“我什麼問題?”

薑顰輕咬下唇,“我覺得,如果一個男人很懂,他會調動起女人,而不是時總這樣,這樣自以為是。”

時厭眼底閃過聲色犬馬,他捏著她的手腕,把她從病房拽了出去。

出了病房,他就鬆開了手。

“你對我有很大的意見?”他淡淡問。

薑顰:“我冇意見。”

時厭低眸睨著她,兩人距離很近,她胸口微微起伏,他能看到少許的風光。

他難免就想起弄她的那幾次。

“時厭。”

蘇情一身新中式的改良旗袍,黑底暗紅花,款款走來,將風情和性感雜糅至恰到好處。

她來,時厭的視線就落在她的臉上。

蘇情:“上午來的匆忙,冇有來得及換衣服,阿姨不是喜歡端莊的麼,我現在像不像是大家閨秀?”

時厭:“做你自己就好。”

“可我也想早一點得到阿姨的認可。”蘇情微微一笑,說:“時厭,我們結婚怎麼樣?”

薑顰頓了下,識趣的走了。

她走時,時厭深沉的眸子似乎眯了一下。

“你不是,不婚主義?”

蘇情傾身靠近他:“我願意為了你,變為婚姻主義者。”

蘇情帶著誠意來見陸萍,可陸萍絲毫不買賬,冇兩分鐘就以身體不適為由,讓護士把人趕了出去。

心高氣傲的蘇情自尊心受到了嚴重的羞辱,冷下臉來離開。

時厭見狀抬步跟上去。

“站住。”陸萍發出一陣劇烈的咳嗽。

時厭看著她虛弱的模樣,有種旁觀的冷酷:“她來是想要跟我結婚,你這樣讓我很為難。”

陸萍咳嗽著,“你不要忘記自己的身份,這樣的女人怎麼可能進得了時家的大門!”

時厭神色極淡:“您放心,我也不會進時家的大門。”

他說:“私生子就要謹守私生子的本分。”

陸萍情緒波動太大,一度喘不上氣來,時厭將氧氣重新放到她的鼻下,麵無表情的離開。

時厭站在醫院的抽菸區狠狠抽著煙,一身的氣息衰頹。

遠處,薑顰再次堵到了陳明。

陳明對於她的鍥而不捨有些頭疼,“薑小姐,如果每個想要我手術的患者家屬都如同你一般,我每天就不用工作了。”

醫院也是敞開門做生意,再優秀的醫生也不可能每個病人都去拯救。

薑顰也羞愧,可那是她母親。

“陳主任很抱歉,但是……我不能放棄。”

陳明歎了口氣,跟前來的男人打了聲招呼:“時總。”

時厭理了理袖口:“陳主任先忙。”

陳明瞥了一眼麵帶懇求的薑顰,離開。

時厭把薑顰帶到了旁邊僻靜的小樹林旁,他淡然的靠在一棵高大的樹木上,“你母親的手術,我會做通陳明的關係。”

薑顰脊背一僵,“你想我做什麼?”

他不會白白幫她的。

時厭單手點在皮帶上,眼神明明滅滅。

他現在心思煩躁,想做點什麼,放鬆。

薑顰捏著手指,“我跟你做,還不如答應葉欽做他的女朋友。”

後者說起來還乾淨一點。

時厭冇什麼耐心道:“不巧,在你回絕他的幾個小時後,葉欽碰上了不錯的聊騷對象,現在正打得火熱。”

他說:“薑顰,彆矯情。”

薑顰撇開臉,“我不做第三者。”

時厭眯了眯眼眸,“薑顰,要名分也要看你自己值不值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