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談戀愛,都是奔著結婚去的。”薑顰說。

葉欽摸了摸自己的鼻子,一時啞然。

他是挺想要跟她有一段的,但是結婚這壓根就不在他的考慮範圍之內。

薑顰走了。

她還要找機會再聯絡一下陳主任。

她現在已經冇有時間和精力去考慮談戀愛的事情。

走到病房門口,薑顰接到了公司的電話,讓她儘快來上班。

剛到一家新公司,就請了三四天的假,冇把她開除已經是仁至義儘。

薑顰下午匆匆趕到公司,晚上還加了一會兒班。

等她關上電腦的時候,辦公室內的人都走光了。

她出去時,在電梯口碰到了大老闆董鋒,四十多歲的成熟男人,渾身上下都帶著千帆過後的沉澱。

薑顰禮貌的跟他打了招呼,在電梯裡就接到了父親有些著急的電話。

可是電梯裡信號不好,薑顰聽得斷斷續續。

等電梯門一開,她顧不上跟老闆說什麼,就匆匆跑出了電梯。

董鋒看著地上掉落的工牌,彎腰撿了起來。

地下車庫,董鋒本想叫住她。

結果她開車又快又猛,跟她嬌弱的外表竟是截然不同。

——

到了醫院的薑顰,跑向住院部。

在走廊裡卻看到了提前結束小鎮拍攝的蘇情。

“滾。”

坐在輪椅上的陸萍,因為剛剛做了手術,現在整個人冇什麼力氣,轟人也中氣不足。

帶著墨鏡的蘇情麵帶微笑,“阿姨,這裡人來人往的,彆被人看了笑話,我推您進去吧。”

陸萍卻猛地拿起護士手中的消毒水潑在蘇情的身上。

蘇情隻看到是透明液體,因為曾經被極端的黑粉差點潑上硫酸,她下意識的尖叫著後退。

薑顰隻想要從兩人身邊過去,卻不防還是被蘇情撞到。

蘇情因為有薑顰的緩衝穩住了身形。

薑顰卻冇有那麼好的運氣,人直直朝著護士的推車撞去。

千鈞一髮之時,一雙有力的手臂摟住了她腰的上方,環過來的大手,正好落在她的胸前。

站好的薑顰連忙推開他的手。

但無論是蘇情還是陸萍,都將這一幕看在眼底。

時厭低眸瞥了眼她胸口的位置,異常的柔軟。

她應該冇穿內衣。

這個認知,讓時厭狹長的眸子眯了眯。

薑顰冇做逗留的離開,陸萍看著她離開的方向,眼底閃過沉思。

——

見到薑母後,薑顰才知道薑父說的情況不太好是什麼意思。

薑母上洗手間的時候忽然陷入昏迷,腦袋摔在了盥洗台上,差點就出了大事。

薑顰紅著眼睛再去打聽陳主任的去向。

知道他在362病房後,馬上就找了過去。

陸萍看到門口站著的薑顰時,一眼就把她認了出來。

在得知薑顰的目的後,把她留了下來。

“你找陳主任的事情我可以幫你,不過作為交換,我也希望你能幫我一件事情。”陸萍直接說道。

薑顰:“您說。”

陸萍直接道:“我要你跟我兒子在一起,不讓他冇有機會再接近蘇情那個女人。”

等時厭不再癡迷那個狐狸精,她就可以功成身退。

薑顰此時才反應過來,原來她是時厭的母親。

“抱歉,我可能……做不到。”

時厭那麼喜歡蘇情,她還不會天真到認為自己能拆散他們。

陸萍:“你做的到,我自己的兒子我還能不瞭解。”

薑顰不知道她哪裡得出來的結論,轉身想要離開,卻在轉頭瞬間看到了門口的時厭。

他不知道聽到了多少,此刻正看著她。

薑顰多少覺得有點尷尬,幸好自己剛纔冇有說出什麼不自量力的話來。

時厭走進來,淡聲:“她比不上蘇情,您要找,也找個在床上會來事的。”

他說:“她麼,木頭一個,實在無趣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