薑顰快下班時就聽到同事們議論,公司門口停了一輛豪車。

有人好奇是不是老總董鋒的新車。

畢竟底下的員工這麼努力,老闆自然可以隨時換新車。

薑顰早上遲到,要把工作補上,中午就冇有去吃飯。

到了現在腸胃已經跟攪著疼一樣的難受了。

下班後,她匆匆就去了公司樓下的一家米粉店,徑直無視了斜靠在車前等她的葉欽。

葉欽緩步進來時,薑顰已經吃上了。

葉少也是很難相信,自己這豪車帥哥的吸引力比不上一碗十幾塊錢的麵。

尤其,他都坐下了,吃麪的薑顰連頭都冇有抬起來一下。

葉欽狐疑的拿了個一次性的筷子,從她的碗裡夾了一根,酸酸辣辣的。

口味還挺重。

薑顰抬起頭,頓了兩秒,讓老闆娘也給他點了一份,拿起手機直接掃碼付款。

葉欽眉頭微挑,倒是冇拒絕。

“聽說你把時厭新上牌的車給撞了?”

本來胃口全開吃麪的薑顰頓時就變得懨懨的,悶聲:“嗯。”

“那你膽子挺大,撞了他的車,還把他給拉黑了,”葉欽總結:“你躲債挺橫。”

薑顰怔了下,解釋:“我好幾天前就拉黑他了,錢我會賠的。”

葉欽打量著她:“因為蘇情?”

薑顰低頭吃麪。

葉欽覺得她還真挺逗,蘇情回來她就給時厭拉黑。

這都步入社會兩三年了,做事還這麼天真,難怪聽說被前男友坑的一無所有。

葉欽的手機響起,他隨手劃開的時候,問她:“既然時厭不行,你跟了我怎麼樣?你這款我還冇試過。”

薑顰搖頭。

巧的是,這通電話就是時厭打來的:“在哪兒?”

葉欽冇有挖牆腳的自覺,被當事人聽到了也無所謂,“跟薑顰……吃麪,來嚐嚐?味道還不錯。”

薑顰看到時厭的時候有些懷疑他是不是追債追到她公司附近了,所以纔會來的這麼快。

時厭口味清淡,對於這種酸辣的東西冇什麼興致。

他坐在薑顰的斜對麵。

薑顰秉承著負債人的自覺,主動開口:“我能不能先賠一半?剩下的分期付款?”

葉欽冇忍住笑出聲:“你打算怎麼個分期付款?”

薑顰算了一下:“一個月三千。”

葉欽聞言,連忙笑著讓時厭算了,這點錢不至於。

可時厭淡聲讓她跟自己去4s店,“計算維修價格後,把欠條補上。”

薑顰乖乖跟他走了。

葉欽覺得時厭這行徑多少有點不正常,他這兩天給蘇情買包的錢,都有小一百萬了吧。

——

“時先生,很抱歉,車子的損毀比較嚴重,國內無法進行修複,需要將車子送往國外總部……”

薑顰後麵的話冇有聽進去,她隻聽到了價格。

“……來回的費用加上維修,共計一百二十萬。”

薑顰也不想展現的太過冇出息,但她現在真的還不起:“不能打折嗎?”

店員詫異的看了她一眼。

時厭摩挲著手上的戒指,簽單之後,難得有良心一回,將背了一身債的薑顰送回去。

“我不是很希望,你跟葉欽也產生交易的關係。”

開車的男人淡漠開口:“他畢竟是我的合夥人,這會無形之中給我增添不必要的麻煩,當然,你想要用美貌再換取一個男人的幫助,也無可厚非。”

薑顰覺得他的話有點傷人,就差直接說她是賣的。

“你放心,我以後不會跟你再有什麼多餘的聯絡。”

他犯不著前女友回來了,就在這裡冷嘲熱諷的警告她。

時厭瞥了羞憤的薑顰一眼。

她此刻正將頭撇向車窗外,露出一片纖細白皙的脖頸,她皮膚細膩,手感很好。

打臉往往來的猝不及防,薑顰在單元樓下一眼就看到了林牧。

他是來堵她的。

薑顰下意識的握住了時厭的胳膊:“不要過去,我,我今天住賓館。”

時厭卻把她帶回了自己那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