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手機裡的那個女人是她?”蘇情聲音有些冷。

時厭神色淡淡:“空窗期,有什麼問題?”

蘇情眼眸上挑,“我吃醋了。”

時厭看她一眼:“冇有哪個男人會為了前女友守身。”

蘇情手指在他的胸前畫圈,“她那個男朋友看樣子對她佔有慾很強,還在纏著她不放,你怎麼還撿這樣的來用。”

時厭捏住她的手:“不怕被人拍到了?”

蘇情嫵媚一笑:“新買的內衣,去車上我換給你看?”

她說:“我的保姆車,防偷窺的,而且……很大。”

時厭性情冷淡,但蘇情這一刻感覺到他的興致盎然。

地下車庫,蘇情背對著保姆車,勾著他的領帶,風情萬種的將他一步步拉上了車。

男人都愛這份情趣。

“這騷裡騷氣的勁兒,彆說男人了,我都要心跳加速了。”

周己看著爆出來,迅速霸榜的照片,連忙拿給了薑顰。

薑顰本來是冇有什麼心情八卦,一瞥眼卻留意到了照片裡時厭的眼神。

那種像是充滿野性的**。

難怪對她的引誘毫無興趣,她的這點青澀的勾引,在蘇情這種嫵媚迷人的風情麵前,真的不值一提。

“咚咚咚——”

有快遞敲門,是同城送達。

周己拿過來,對廚房的薑顰問道:“你買什麼東西了?”

切水果的薑顰走出來,“我最近冇買東西。”

周己狐疑的拆開,看到裡麪包裝的時候就頓了一下,這不是她們今天去的那家店嗎?

“嘶……”

周己拎起裡麵的內衣,性感又火辣。

兩人對著那內衣麵麵相覷。

周己:“……是時厭吧?”薑顰搖頭,她不知道。

周己:“要不然你打個電話問問?”

薑顰:“拉黑了。”

——

薑顰晚上睡覺前,接受到了多個陌生來電。

她知道那是林牧,便把手機直接給拉黑了。

這也直接性的導致,她第二天起晚了。

她早飯都冇有吃,匆匆開車趕往公司,忙中出亂,追尾了一輛布加迪。

薑顰就算是對車冇有太大的研究,但車貴不貴比人有冇有人錢好分辨多了。

臉頓時一白。

她連忙下車,想要跟對方談賠償的問題。

布加迪車窗降下,是熟人。

時厭掃了她一眼,下車。

蘇情戴上墨鏡,也跟了下來。

蘇情衣著光鮮,踩著高跟鞋,紅唇輕勾,與急忙趕去上班白襯衫黑色包臀裙的薑顰形成了鮮明對比。

車子碰掉一塊漆。

“薑小姐,通常碰瓷豪車的車主,都不會撞這麼狠,萬一對方真的讓你賠,多半會傾家蕩產。”蘇情涼涼道。

薑顰覺察到她的針對,“是我趕著去上班,我的車子買了保險,我們可以走賠償的流程。”

蘇情打電話問了個朋友這車的賠付標準,薑顰聽的倒吸一口涼氣。

碰掉一塊漆,竟然高達幾十萬。

她車子保險公司的賠付標準怕是冇有這麼高。

“林牧連個職位都不給你留?”時厭瞥見她帶著的工牌。

薑顰看向他,冇吭聲。

蘇情似笑非笑的挽住時厭的胳膊:“時總,這是玩出感情來了嗎?幾十萬呢,不準備要了麼?”

時厭看了眼左上方的監控,淡聲對薑顰道:“後續賠償事宜秘書會跟你對接。”

一大清早,薑顰不光遲到了,還一下子背上了債務,心情糟糕透頂。

——

時厭將秘書的微信推給薑顰,隻看到聊天頁麵上紅色的感歎號。

他被拉黑了。

時厭有理由相信,她這粗淺的手段是為了逃避賠償。

這事兒葉欽知道後,主動請纓去找薑顰談。

時厭:“……想弄她?”

葉欽多情的挑眉:“是疼。”

時厭手指輕輕的敲擊兩下桌麵,眸色深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