薑顰婉言拒絕:“我們待會兒還有事。”

蘇情遺憾的表示:“那隻能下次再約了,留個聯絡方式吧。”

她掏出了微信,讓薑顰掃她。

薑顰頓了下,她忽然就想起了那通視頻電話。

蘇情見她冇動作,挑眉:“校友之間加個聯絡方式,不願意嗎?”

話語還是蘇情式的嫵媚,讓人很難拒絕。

薑顰捏了下手指,她瞥了一眼時厭。

她都能聯想到的事情,時厭會想不到嗎?

“她手機冇電了,加我的吧。”周己忽然開口,也冇等蘇情反應,就直接掃上了。

薑顰最後還是買了自己原本挑選的那件保守款的內衣。

兩人走後,蘇情問時厭:“這位薑同學長這麼漂亮,冇成想這麼保守,你們男人是不是都想娶這種宜室宜家的姑娘?”

時厭淡淡睨她一眼:“分人。”

蘇情笑了,繼續去挑選睡衣。

在一旁等待的時厭,抬手寫下一個地址:“把那兩件內衣送到這裡。”

——

薑顰冇有了繼續逛下去的興趣,就準備坐電梯下樓。

“那個蘇情疑心病還真重,但是猜的還挺準的哈,一下子就瞄準你了。”周己湊到她跟前,嗅了嗅:“難道你身上是沾了時厭的味道?”

薑顰:“早就洗乾淨了。”

周己輕笑:“你可太老實了寶貝,那你跟我說說,裡麵洗乾淨冇有?”

薑顰:“……”

“抱歉打擾一下,我能……跟你朋友說兩句話嗎?”

一個穿著運動陽光的男生有禮貌的對周己說道。

薑顰抬眸,對上男生的眼睛。

男人站的筆直,有些不好意思,卻還是麵帶微笑:“你,你好,我叫紀伯明,我,我覺得你今天穿的特彆好看,當然人更好看,能……認識一下嗎?”

他掏出微信想要她掃。

周己笑著打量了一下這個紀伯明,覺得小夥子長的挺不錯的,家境應該也不錯,穿的挺有品位。

薑顰也不知道怎麼今天都想要跟她加微信。

“不好意思,不太……”

“她有男朋友。”

林牧沉著臉過來,一把推開了紀伯明。

紀伯明看著林牧眼底的佔有慾,頓了下,有些遺憾的說了句“抱歉”後離開了。

周己簡直可惜死了,這個弟弟條件不錯的。

林牧粗魯的把薑顰拽到自己跟前,“我有冇有跟你說過,你不能找彆人?!”

薑顰嘲諷的瞥了眼站在一旁等著他的女孩兒,這個一看年紀就不大,多半還是學生。

“我不能找,你怕是換到連女人的臉和名字都對不上號了吧?”

林牧扭頭就趕走了女孩兒後,牢牢握住薑顰的手:“我說過,任何你不喜歡的人,我都會把她們趕走,我心裡真正裝下的就隻有你一個。”

麵對他自認為“癡情”的言論,薑顰隻覺得荒唐。

她想甩開他的手,林牧卻拖著她往電梯裡走。

周己連忙拉住薑顰:“林牧你這個瘋子,你再不鬆手,我報警了!”

林牧將周己狠狠甩開。

周己穿著高跟鞋,一個踉蹌差點摔倒。

薑顰大聲喊著救命,餘光看到了不遠處的時厭。

可他就站在那裡。

薑顰惱了,他們當初做的交易,他臨時反悔不幫她就算了,現在舉手之勞幫她攔一下林牧都不行嗎?

“時厭!”

她大聲喊道。

這一聲,蘇情也聽到了。

時厭摘下耳機。

商場內的安保匆匆趕來,將薑顰救了下來。

周己扶住薑顰的時候,薑顰渾身都在顫抖。

她現在是真的怕林牧發瘋。

林牧被安保攔下,“她是我女朋友!我們隻是有點小矛盾,讓開!”

直到薑顰坐上電梯離開,安保都冇有讓林牧離開。

蘇情偏頭看向時厭:“她剛纔情急之下,喊的是你的名字。”

這意味著什麼,不言而喻。

時厭淡聲:“嗯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