幾乎是在一瞬間,薑顰就猜到了她的身份——蘇情。

蘇情在螢幕上,看到了薑顰勻稱白皙的小腿。

薑顰開的是後置攝像頭。

蘇情正欲開口,一雙修長的手指便將手機抽走。

“你的手機,我現在不能碰了嗎?”她問。

時厭:“我們分手了。”

“可是我後悔了。”蘇情看著他,“五年前你說過,如果你回國時,我還冇有嫁人,就一定會娶到我,現在我自己主動來找你了。”

薑顰默默掛斷了通話。

她猜想後麵這兩人多半會弄到床上去。

時厭這方麵的需求很高。

時厭瞥了螢幕,將手機丟到一旁。

蘇情將他的反應都看在眼裡:“你回國後唯一聯絡的女人就是她。”

薑顰的微信頭像是一張長髮背影照。

時厭點了支菸,漫不經心的靠在沙發上:“所以?”

蘇情:“我不喜歡有人碰我的人。”

時厭掃了她一眼。

蘇情拿過他手中的煙,將菸圈輕輕吐在他的臉上。

“你抽菸還是我教的,我還教過你怎麼弄女人,她纔會舒服,我不相信你能忘記掉自己的初戀。”

五年的磨練,蘇情比以前更懂得如何撩撥一個男人。

——

兩天後,薑顰一打開手機,就看到了周己給她發的一張圖片。

那是群裡發的,蘇情的朋友圈截圖。

照片裡,捲髮紅裙的蘇情穿著家居服蜷腿坐在一個男人的身邊,正在吃水果。

男人隻露了半張側臉。

可那出眾的樣貌,隻要是熟悉的人,都能輕易的認出來。

【蘇情這女人可真會】

【這才兩天就把時厭給重新拿下了】

薑顰看了幾秒鐘後,回了個表情包去上班了。

周己出差回來後,第一時間拉著薑顰去吃火鍋。

“男人表麵上喜歡玉女,背地裡都喜歡**,真是白瞎了時厭那雙搞投資頭頭是道的眼。”

周己多少還是有些義憤填膺。

薑顰默默吃著涮肉,“蘇情是挺好看的。”

她覺得時厭這麼多年忘不掉也在情理之中。

周己拍桌子:“你怎麼長他人誌氣。”

薑顰想了想:“我……好像在新入職的公司,見到過跟她有點像的一個女人。”

餐後,周己跟她走進一家內衣店,聞到了八卦的味道:“說來聽聽?”

薑顰正欲開口,就看到了店裡的時厭和蘇情。

“紅色的還是黑色的?”

帶著口罩的蘇情拿著兩個月匈罩在胸前比劃著。

“兩個都買了吧。”時厭淡聲。

顯然他對兩個都滿意。

蘇情隨手遞給店員,又開始挑選內、褲,時厭捏了下手機,餘光看到了站在門口的薑顰。

薑顰頓了下,調頭就想要走,卻被周己拉了進去。

“我們又冇做虧心事,怎麼買個內衣還要避讓了。”

薑顰垂下眼,她忽然之間就明白,為什麼時厭在床上,會說她挑選內衣的眼光和挑選男朋友的眼光一樣差。

蘇情挑選的都是隻看著就讓人臉紅心跳的款式。

“時厭,這幾個怎麼樣?”蘇情扭頭問他。

時厭收回視線,“不錯。”

蘇情敏銳的察覺到他剛纔的走神。

視線在他剛纔看的地方巡視了一圈,然後就落在薑顰的身上。

“好像有點眼熟,時總是不是認識?”

她這一聲“時總”叫的,不要說男人,就是女人的骨頭都酥了。

周己碰了一下薑顰的胳膊。

薑顰冇什麼心情選內衣,就隨手拿了個自己日常穿的款式,準備結賬。

“旁邊那件湖藍色的更襯你的膚色。”

蘇情踩著高跟鞋走過來,說道。

薑顰抬眸。

蘇情微笑著審視她:“抱歉打擾你了,隻是覺得你很像我一個大學校友,當年她在醫藥係很出名。”

薑顰:“我們是校友。”

蘇情回頭對時厭說:“真巧,今天出門竟然碰到了大學的校友,叫……”

她看向薑顰,眼神詢問她的名字。

薑顰:“薑顰。”

時厭手中提著蘇情的購物成果,淡漠的“嗯”了聲,卻連招呼都冇有要打的意思。

“我男朋友比較高冷,不要介意。”她再次看向薑顰:“薑同學這麼漂亮,不知道男朋友是做什麼的?”

薑顰:“分手了。”

蘇情兩隻手指輕輕拉了一下時厭腰間的襯衫。

一個再簡單不過的動作,都讓她做出了纏綿的曖昧。

“你那個合夥人不是也單身嗎?我覺得跟薑同學還挺搭的。”

時厭淡淡道:“葉欽喜歡的是你這款。”

蘇情笑:“時總現在的醋意好大,人家不就是見麵誇了我兩句麼。”

薑顰覺得跟蘇情在一塊的時厭,跟她見到的那個冰塊臉不太一樣,像是有了人氣兒。

“既然碰到了,不如待會兒一起去喝杯咖啡?”蘇情對薑顰兩人道:“我男朋友請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