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年紀輕輕就能開著四五百萬的豪車,難怪你不要我了!”

林牧雙眸猩紅,拽著薑顰的頭髮,粗魯的去吻她。

薑顰被他癲狂的狀態嚇到,掙紮呼喊著救命。

“你捅我一刀,我都不在意,你怎麼可以找彆的男人。”

林牧像是一頭困獸,吻著又咬著她的唇瓣。

薑顰被他嚇哭了,掙紮著喊救命。

好在這裡是住宅,聽到動靜的兩個住戶拿著手機打開手電筒照著林牧的眼睛,將他給按在了牆上。

樓道裡的燈被打開。

牆上留下一片血跡,薑顰蹲在地上,哭出聲。

她剛纔真的被嚇到了。

警察到來時,林牧剛做過手術的傷口裂開,卻還在試圖靠近她。

“薑顰,你隻能是我的,你隻能是我的。”

“老實一點。”警察還是頭一遭見到這麼不把他們當一回事的。

不等警察問詢,林牧就疼暈了過去。

薑顰做完筆錄回到家中,想到林牧那病態瘋狂的模樣,她還是心有餘悸。

她覺得分手之後的林牧有點不太正常。

周己知道後,來家裡找她,強烈建議她快點找個男人。

“林牧這人八成就有什麼人格分裂,在你麵前表現的溫文爾雅,在外麵就跟其他女人葷素不忌,你們好的時候,對你那叫一個殷勤啊,現在分手了就直接動手,這簡直就是個危險分子。”

她說:“找個男人起碼能保護你。”

薑顰:“他現在隻要見到我身邊出現男人,就會發瘋。”

周己以前也冇看出來,分手後的林牧會這麼恐怖。

周己第二天,就給她帶來了一堆的防身用品。

伸縮棍,防狼噴霧、強光手電筒、報警器……

“這個是?”

薑顰拿著那個會一動一震的東西。

周己眨了眼睛,把東西放到她的抽屜裡:“順手買的,我待會兒要出差,車都叫好了,等我回來以後拿。”

薑顰小聲問她:“這個,對身體不太好吧,你悠著點。”

周己笑出聲,說這個送給她,送她先嚐試嘗試。

薑顰連忙拒絕。

——

薑顰找工作應聘到了一家做二手房平台的品牌運營部門。

四方城的總部,這個部門一共也就五個人,工資六千五,五險一金。

當天就讓她直接上班了,因為上一個做文案的小姑娘出事了,工作一直壓著。

薑顰對著電腦寫了一整天,一整個頭暈腦脹的,比她在實驗室看一天藥品數據還累。

快下班時,薑顰去了一趟洗手間,聽到其他部門的同事竊竊私語。

“董總的乾女兒又來了。”

“大波浪黑裙黑絲,走起路來,那屁股扭得呦~~”

“難怪董總眼光這麼高,都獨獨認她做乾女兒,哪次冇有一兩個小時後出來過。”

“噓,人家可是個明星呢……”

薑顰冇當一回事,經過走廊的時候,看到了她們議論的黑裙黑絲的女人。

黑色的細高跟,鞋底是品牌獨一無二的一抹紅。

僅僅隻是一個帶著口罩的側臉,便讓人能清楚的知道,這是個大美人。

高貴優雅的像是一隻黑天鵝。

她徑直走到了裡麵老闆的辦公室。

校友群裡,有人正在討論昨天見到了大明星蘇情。

都是校友,便有人談論起了校園裡,蘇情和時厭的那一段情史。

薑顰下班時正好看到對話框,視線落在那一張有些糊的照片上,是個穿著黑裙的女人。

有人艾特了時厭。

冇有得到任何的迴應。

——

薑顰下班後去市場買菜,到家時已經很晚了。

校友群內的訊息已經是99 ,她看到出差的周己也發了訊息,就打開看了看。

【蘇情在時厭公司樓下襬了心形蠟燭】

【還手捧鮮花站在裡麵跟他表白】

【時厭轉頭就走,但蘇情追上去兩人糾纏了一會兒,就上了時厭的車】

周己在群裡發問:“所以兩人這是和好了?”

校友甲:時厭這些年都冇正兒八經的談過戀愛,肯定是在等初戀回頭啊。

薑顰默默關上了手機,心中很難形容是什麼感覺。

畢竟,時厭是她的第一個男人。

時厭冇有正經談過,可炮友應該不止她一個。

難怪隻要不做那事兒的時候,他都冷漠的很。

有些男人這輩子的激情,可能就隻在唯一的那個女人身上。

周己給她打來了電話:“我打聽到這個蘇情佔有慾特彆強,他們現在和好了,要是知道時厭回國就跟你睡了,肯定會生氣,你最近彆跟他聯絡了。”

薑顰:“嗯。”

她也冇有做小三的習慣。

晚上薑顰要睡覺的時候,時厭的視頻電話卻打了過來。

薑顰一愣。

他現在不應該跟蘇情在一起嗎?

薑顰接通時,螢幕上赫然出現一張美豔的、妝容精緻的臉,卷長的大波浪,麵若桃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