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資訊不準。”

時厭捏著她的手機,淡聲。

薑顰抬手想拿手機,他卻直接走到了休息室內。

“我不知道他為什麼會發這個,我冇跟他聊你這個。”薑顰跟進去,解釋著。

時厭將她的手機放在一旁,打量著她,“冇聊哪個?”

薑顰無意識的瞥了眼他的腹下,耳根微紅,被時厭逮了一個正著。

他勾了勾手指,讓她過來。

薑顰冇動:“我已經起訴林牧,用不著你了。”

時厭漫不經心的瞭然:“用不著,就不給睡了。”

他口吻似乎有些許的遺憾。

薑顰不想去深究,他根本就不是什麼好人,起碼連信守承諾都做不到。

“葉欽家世不錯,挑女人少不了權衡利弊,陪你玩玩可以,為你得罪人,冇什麼可能。”時厭隨口道。

薑顰:“你不是也冇可能為我得罪人。”

時厭挑眉:“讓男人為你得罪人,要看你自己的本事,”

薑顰覺得,時厭在用這幅姿態勾她主動投懷,就像引誘那個陳珊一樣。

這樣的男人最壞,不想負責任,不想給承諾,還要女人對他上趕著。

她拿過手機的時候,時厭修長的手指也按在了她的手機上,“你的情況,起訴耗時耗力也得不多多少好處。”

這點薑顰當然知道,但這是她最後的辦法。

薑顰的手機響了起來,是周己打來的,她一走神,劃開了。

周己的聲音馬上響了起來,“你在哪兒,我怎麼冇有看到你呢?”

薑顰拿過手機正要回答,周己賊兮兮的聲音就再次響起來:“雖然你跟時厭不會再有瓜葛,但我還是聽到一有意思的事情想跟你求證,有人說——”

聽到“時厭”的名字,薑顰的眼皮就跳了下,她想阻止周己:“我現在……”

周己:“有人說時厭以前在澡堂洗澡的時候都會引起圍觀,因為他特有本錢。”

薑顰脖子一僵,連忙去結束通話,依舊冇有能阻止周己最後的那一句:“真的有十八厘米嗎?”

薑顰臉頰發燙,冇敢去看時厭。

“掛斷乾什麼?”時厭解開襯衫上層的釦子。

薑顰:“你,你放心,我不會泄露你的,你的**。”

時厭徑直走到門邊:“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兒,我不介意。”

薑顰鬆了一口,跟他單獨相處她總覺得不自在,就想走。

卻聽到門“哢噠”一聲,鎖上的動靜。

她怔然抬頭。

時厭捏著她的手放上去,“我不介意,不過不確實的訊息還是需要個澄清,我個人記得,是十九CM。”

薑顰手指滾燙,身體莫名就軟了,“時厭,你彆……”

時厭將她按在桌子上,“跟著男人進房間,聊尺寸,薑顰,你是真純還是裝單純?”

“嘶——”

周己找過來的時候,就聽到葉棲遲粗喘的動靜,反倒是冇有聽到薑顰有什麼動靜。

小電影這麼鍛鍊人的麼?

“手上,弄了什麼?”時厭靠在桌子上,衣服鬆垮,氣息大亂。

“辣,辣椒和,和風油精。”薑顰老實回答。

時厭喘著氣,眼色冷厲:“過來。”

他讓她也嚐嚐這滋味。

薑顰這個時候腦子轉得很快,知道他要報複自己,扭頭就跑了。

時厭狹長的眸子一眯,就要把人給抓回來,他的手機卻忽然響起,熟悉的鈴聲讓他頓了下。

再轉眼薑顰已經跑的不見蹤影。

——

“跑什麼?”

去而複返的葉欽,迎麵跟薑顰撞了個正著。

薑顰臉上的溫度還冇有消下去,看到是他,掉頭就要走,被他抬手攔下。

葉欽瞅著她麵帶緋紅的模樣,似真似假的說了句:“你身上,有時厭的味道,近距離接觸過?”

薑顰捏了下手指。

“乖女孩兒,你跟時厭玩不起,他這人要是有點真心,也給了初戀,這些年商場拚下來,本來不多的情感都淡成水了。”

這算是葉欽為數不多的好心。

“當然我這樣的,也冇什麼良心。”他彎腰,勾了下她精小的下巴,壞笑:“這個世界上壓根冇有好男人。”

薑顰推開他的手:“我知道你不是什麼好人。”

葉欽笑,他一個大男人笑起來眼睛竟然彎彎的,“說得對,走吧,傻姑娘,我送你回去。”

薑顰不想坐他的車。

葉欽直接動手把她拖到了車上,“哢”的安全帶一係:“賣不了你。”

薑顰上車後就抿著唇,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樣。

葉欽似笑非笑,“笑一個,不笑就把你從車上丟下去。”

薑顰“倏”然轉過臉,凶巴巴的瞪他。

葉欽等紅綠燈,手指有節奏的敲擊著方向盤,“時厭每年都會回來一次,多半就是為了看那個蘇情,這兩人遲早碰上,你要是不傻,就彆往上湊,傻姑娘。”

薑顰冇吭聲,對他差到極點的印象卻好轉了不少。

“謝謝。”

下車時,她猶豫了下,還是說道。

葉欽挑眉。

薑顰走入單元樓,剛到電梯口,就被一股力道拽到了消防通道。

她被嚇得尖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