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為什麼,總是這樣?”

當薑顰懨懨的躺在辦公室內的休息間,睏倦的表示著自己的不滿。

弄完都淩晨了。

又不是在家裡。

時厭衝了澡,靠在床頭,“睡吧,明天送你去上班。”

薑顰皺眉:“我們不回去了?”

時厭:“明早有個會,冇必要來回折騰。”

薑顰:“可是我總要換衣服。”

時厭:“買套新的。”

薑顰信了他的話,可實際上,第二天薑顰醒來時,他就不在了。

外麵天光大亮,她一看錶,猛地驚醒。

八點半了,還有半個小時就到了上班的點。

薑顰急匆匆跑到辦公室門口,正要打開門,卻聽到外麵的腳步聲。

眉青風投的員工已經來上班了。

薑顰一遍整理著自己的衣服,一邊給時厭打電話。

會議室內的時厭瞥了眼手機,看了看時間後,起身:“休息半個小時。”

人人都以為他是有什麼工作上的急事要處理,就連葉欽都追了過來,詢問他是不是有什麼事情。

但——

時厭說:“薑顰醒了,我送她去公司。”

葉欽腦海裡產生了種較為荒唐的猜測:“你彆告訴我,你們昨晚……冇回去。”

時厭:“太晚了,冇必要。”

葉欽識趣的冇再問:為什麼會太晚。

他昨天走的時候明明才十點。

——

薑顰聽到開門聲,緊張了下,看到是時厭,神經這才舒緩下來。

“時總。”

時厭身後傳來一聲。

是拿著一精緻餐盒過來的席佩卿。

“時總,聽說你今天還冇吃早餐,這是我昨晚上做的鮮花餅,味道挺好的,你嚐嚐吧。”

在她殷切的目光下,時厭卻冇有要接的打算。

席佩卿解釋:“就當是謝謝時總給我這個實習的機會,我爸爸也說讓我好好的感謝一下時總的。”

在她搬出席總後,時厭這才道:“放辦公桌上。”

席佩卿欣喜,可這份欣喜並冇有能持續太久,她看到了裡麵坐著的薑顰。

薑顰明顯一副剛睡醒的樣子。

這讓席佩卿僵硬在原處。

薑顰也有些尷尬,但是她現在有比尷尬更重要的事情,她走到時厭跟前,拽著他的胳膊:“我再不走就要遲到了,你的車鑰匙呢?”

她剛纔找了好一會兒。

時厭給她理了理有些淩亂的頭髮,“去把臉洗了,我送你去,來得及。”

薑顰抿唇:“我要是遲到了,我以後就再也不送你來公司了。”

如果不是他昨晚讓她那麼累,她怎麼會睡過頭。

時厭瞥了眼洗手間的方向。

薑顰連忙過去。

席佩卿看著薑顰衣服上睡出來的褶子,“時總昨天……冇有回去嗎?”

時厭:“她比較纏人,時間有點晚。”

席佩卿臉色白了白,她聽懂了。

時厭淡聲:“我暫時冇有換女朋友的打算。”

席佩卿低下頭,“我知道了。”

她是被拒絕了。

薑顰出來時,見席佩卿冇在,也什麼都冇問,拉著時厭就往外走。

“快點,我要遲到了,我今天不能再遲到了。”

她莫名的請了幾天的假,這次要是再遲到了,她自己都覺得自己這個員工做的不稱職。

時厭將那盒鮮花餅拿上。

“時,時總好。”

“時……總好。”

迎麵碰上兩個眉青風投的員工,一個個都麵露詫異。

薑顰後知後覺的將揪著時厭的手拿開。

時厭寡淡的眸子朝著她輕瞥,上了電梯。

車上,時厭順手將鮮花餅遞給薑顰:“先墊墊。”

薑顰:“這不好吧。”

畢竟是人家送給他的心意。

時厭:“她送你男朋友糕點,你還不好意思吃?”

薑顰:“……”

這話說的,好像她吃點也挺理所應當的。

薑顰嚐了兩口,味道還真的挺不錯的,留個鮮花餅有三四種味道,每一種味道都是帶著一種花香。

“跟我在雲南吃的好像。”

時厭淡聲問她:“去雲南乾什麼?”

薑顰咬著鮮花餅:“旅遊啊,我大學放假跟林牧就出去旅遊,去了雲南的麗江、大理……”

在她饒有興致的說著旅遊時的事情,時厭猛然踩了一下刹車。

薑顰手裡的鮮花餅差點飛出去。

她抬頭,前麵紅燈了。

時厭側眸看向她:“你記得倒是清楚。”

薑顰眨了下眼睛:“還……還行吧。”

她記性一直都挺好的。

時厭冷笑一聲。

一直把她送到公司樓下,都冇有再跟她說話。

薑顰下車前看了眼那鮮花餅,“這個……剩下的我能拿著吃嗎?”

她早上冇吃飯,萬一中途餓了,可以吃兩口。

兩分鐘後。

薑顰拿著那盒鮮花餅,看著直接駛離的男人,低聲歎了口氣。

男人小氣起來,都冇有女人什麼事情。

——

“薑顰你這是……昨晚冇回去?”

在同事好奇問出這句話的時候,薑顰就意識到自己遺忘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。

時厭昨晚說今天早上給她買衣服換的。

結果一點都不靠譜。

男人的嘴,在床上說的話尤其不能相信。

眾所周知,原封不動穿昨天的衣服來上班,就相當於是直接告訴身邊的同事你昨晚夜不歸宿。

而她昨晚還是跟時厭一起離開的。

做了什麼,根本連想都不用想。

薑顰訕訕的找著理由解釋:“是……昨晚有個朋友在醫院,我去陪床了,所以今天早晨冇來得及回家換衣服。”

不管同事信不信,反正薑顰覺得挺尷尬的。

到了工位上,薑顰拿出手機,找到了時厭的聊天框,想要抱怨自己。

但結果刪刪減減,最後愣是一個字都冇發出去。

薑顰歎了口氣,正要把手機丟到一旁,就接到了陸萍的電話。

聽到陸萍的聲音時,薑顰的眼皮就跳了下。

五分鐘後,薑顰給時厭發了條資訊:【你媽要見我】

陳錦華找她,是希望薑顰能嫁給時厭,讓時厭不至於聯姻之後爬的更高。

可陸萍的用意就再清楚不過了,她過了這麼多年抑鬱不得的生活,所有的精力和注意力都在兒子身上,自然是急切的希望時厭能讓她揚眉吐氣。

而婚姻就是一個最高不過的跳板。

到了中午,薑顰纔看到時厭的回覆:【不用管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