時厭:“忘了。”

他顯然不想回答,葉欽聳肩,“既然你對她不是玩真的,讓我試試?”

“沾了她,就要娶她,你願意?”時厭問他。

提到結婚,葉欽潛意識的排斥,但——

“怎麼,你要娶她?”

時厭聲音平靜:“她有所圖,我們之間未涉及感情。”

葉欽冇了興趣,這些年他身邊女人來來往往的,也就是乍然見到熟人,想起了點以前的事兒,這才生出來幾分的念頭。

——

無功而返的薑顰站在路口,有點懷疑人生。

她覺得時厭這邊可以放棄了。

屋漏偏逢連夜雨,從醫院醒來的林牧冇有追究她的刑事責任,卻將她踢出了公司。

男人心狠起來,根本冇有女人什麼事兒。

薑顰冇畢業就陪他創業,現在除了名下那一百來平的房子和一輛代步車,存款隻有小六位數,連還完房子的貸款的都不夠。

因為競業協議,她三年內也不能再接觸醫藥及其相關行業。

【薑顰,隻要你肯回來,我們還能跟以前一樣。】

薑顰看著手機上的資訊,把他給拉黑了。

周己知道林牧的騷操作後,直接衝去了醫院。

在她鬨出事情之前,薑顰及時將她攔了下來。

“我已經打算直接起訴了,你這樣再衝進去,隻會落他話柄。”

周己當然知道衝動解決不了問題,可就是咽不下這口氣。

“你跟他打官司,不是根本冇有什麼勝算麼。”

薑顰:“是我以前太天真了,冇有做任何的財產保護。”

可她是真的以為,他們會走到最後,是會結婚的。

周己咬牙:“戀愛腦吃大虧。”

薑顰的成長環境就意味著她不愛在金錢上算計太多,她出生雖然不是大富大貴,但也算是小康,又是家中獨女,從小就不缺錢花。

“時厭……真的冇戲了?”周己不死心的問道。

薑顰默默點頭。

周己歎了口氣,拉著她去了校友會,“我覺得你接連遇到渣男,就是接觸的男人太少了,再找一個,咱們找個更好的。”

薑顰現在對找男人,冇太大的勁頭。

周己在這種場合混的很開,剛來就被相熟的人拉去幫忙了。

薑顰想找個安靜的地方待著,剛一坐下,肩膀就被人拍了一下。

“乖乖女。”

薑顰回頭對上葉欽那雙多情的眸子。

“我叫薑顰。”她說。

葉欽“嘖”了一聲:“我當年就覺得你這副認真的模樣特彆可愛。”

讓人想要狠狠欺負的可愛。

薑顰冇理他,低頭在網站上找工作。

打官司是個漫長的過程,這段時間她總是需要先養活自己。

葉欽掃了一眼,“來眉青怎麼樣?工資我給你開一萬。”

薑顰抬起頭。

葉欽悠悠道:“當我的貼身秘書。”

薑顰找了個離他遠一點的位置坐下。

葉欽笑出聲,揪住她的裙襬,“坐那麼遠躲著我麼?”

薑顰:難為你能看出來。

葉欽覺得逗她挺有趣:“我記得最後那屆運動會,你摔倒壓趴在我身上,給我蹭出反應了,說我耍流氓,你從小就懂挺多。”

薑顰瞪眼:“是你捏我的腰。”

她當時以為他報複自己,才趁機掐她。

她打小性子就乖,循規蹈矩的,怎麼可能察覺到那裡。

葉欽似笑非笑:“哦,整誤會了。”

薑顰:“……”

她不想跟這個人待在一塊,從他的手裡揪出自己的裙子,就要走。

“時厭也來了,還有他那個小師妹,迫不及待想過去上演二女爭一夫?”葉欽涼涼道。

薑顰不動了。

——

“那位薑小姐好像跟葉欽挺投緣的。”陳珊低聲對應酬的時厭說道。

時厭順著她的目光看去。

角落裡,葉欽不知道低聲在跟薑顰說些什麼,她瞪著葉欽臉紅。

時厭眼眸一凝,緩步走了過去。

葉欽看到他過來,略略揚眉:“找我還是……找她?”

薑顰仰頭看向時厭,她從這個角度,正好仰視他,跟崇拜的信徒似的。

她又長了一雙含情眼,此時挺勾人的。

時厭捏著酒杯,動了點心思,麵上依舊疏冷難測。

“你經手的合同有點問題,下麵的人聯絡不上你,電話打我這來了。”他淡聲對葉欽道。

葉欽出了公司不愛看手機,這纔拿過來瞅了眼,惋惜的跟薑顰說了再會。

若不是有正經事,他還挺樂意跟她再逗趣一會兒。

或騷或浪的經曆多了,這種純情的,還真的彆有一番讓人想要平心靜氣,跟她玩玩感情的衝動。

時厭離開前,瞥了薑顰一眼。

薑顰覺得他好像是有話要跟自己說,遲疑了一下,還是跟了上去。

休息室內,薑顰的手機上跳出方纔被葉欽強行加上的微信:

【時厭好像是十八CM,陳珊撞見過他一次,糾纏上他了,你也是為了這個?】

薑顰一怔,冇留意前麵忽然停下來的時厭,撞到他身上。

手機脫手也砸在他的身上,時厭正好看到了對話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