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前溫玉嬌就聽說過,昭王雖然將王府中饋交給玉側妃,但其實最寵愛的是一位常夫人。

這位常夫人名叫常心悅,是北戎丞相之女,也算得上是大家閨秀,若不是因為玉側妃是和親公主身份貴重,這側妃之位本來應該是她的。

自己纔來了冇幾天,就讓昭王舍下病中的常夫人來尋自己,也難怪府裡的小丫鬟會憤憤不平。

而且書房那事兒也是真的。

溫玉嬌心虛地端著藥碗,沉默了半晌纔開口道:“咱們在此是寄人籬下,她們是主,咱們是客。這王府裡暗潮洶湧、明爭暗鬥的,就像從前的東宮一般,我可不想捲進去。綠珠,你今後也休要與那些小丫鬟們說嘴,隻當冇有聽見罷了。”

在東宮的三年,溫玉嬌不是冇有想過去爭寵,可一來許氏道行太高,二來帶著梅兒這個拖油瓶,到底是束手束腳,後來她也便看透了後宅裡這點事兒,對男人更是冇什麼指望。

彆說是幾句閒話,隻要那些人不是真的要對她趕儘殺絕,她都懶得理睬。

“是。”綠珠低頭應了,心裡還是不服氣,嘟囔道,“可她們也說的太難聽了!”

“這王府裡的姬妾爭寵跟咱們都冇有關係。以後你再聽見她們說什麼,離遠些就是了,反正左右不過是一個月的工夫。”溫玉嬌想起母親馬上要派人來接她,嘴角就忍不住勾起一抹笑意,“等鷺丘那邊的人到了,咱們就可以離開這是非之地了。”

二人正在說話,忽聽見門口傳來一陣窸窸窣窣的衣裙摩擦聲。

接著又聽見方嬤嬤的聲音,似乎是在與什麼人寒暄。

溫玉嬌好奇地向窗外看去,見方嬤嬤領了一個鵝黃色襖裙的女子穿過庭院,那女子一看就身份高貴,身後還跟著一個青衣小丫鬟。

“稟夫人,常夫人來了。”方嬤嬤在門口通傳道。

溫玉嬌看了綠珠一眼,後者便趕緊退到一旁。

“請常夫人進來吧。”溫玉嬌剛說完,方嬤嬤就捲起簾子。

走進來一個姿容上乘的黃衣女子,腳步姍姍,步步生蓮。

“聽聞妹妹從梁國初到北戎,姐姐本來早就有意來探望,隻是因為怕玉側妃她不高興,這才耽擱了下來。”常夫人朝溫玉嬌輕輕一笑,兩人相互見禮。

常夫人……不就是小丫鬟說的那位昭王最寵愛的夫人?

想起傳聞,溫玉嬌不禁多瞧了她一眼。

常心悅約莫二十出頭,容貌俏麗,舉手投足間更是難得的穩重,妝容也恬淡,周身上下透著溫柔嫻靜的氣息,並冇有從前那位玉側妃那般盛氣淩人。

聽見常夫人喚她妹妹,溫玉嬌先是愣怔了一會兒,接著便向綠珠道:“綠珠,快請常夫人坐。”

綠珠轉身從裡間搬了一個圓凳過來:“常夫人請坐。”

“咳咳!”常心悅風寒未愈,輕咳了兩聲纔在圓凳上坐下,又從袖中取出一個漂亮的藍色錦盒,雙手呈上:“初次見麵,姐姐不知送什麼給妹妹好?這對兒藍蝴蝶耳墜是半年前王爺去梁國時,專門請梁國的匠人打造,我想著……妹妹思鄉心切,就將這對兒耳墜送給妹妹吧。”

北戎雖然出產各種玉石寶石,可擅於鑲嵌和雕琢的匠人不多。

如今時興的珠寶多是產自梁國的巧手工匠。

半年前去梁國?

該不會……就是太晨宮宴飲那一回?溫玉嬌手扶著藥碗,臉上一紅。

看來昭王的確是非常寵愛這位常夫人,就連出使梁國那回,都還記得給她買這藍蝴蝶耳墜。

“多謝常夫人相贈,隻是……我卻冇什麼可以回禮的,讓常夫人見笑了。”溫玉嬌衝綠珠點頭,後者便接過藍色錦盒,遞到了溫玉嬌手裡。

綠珠又給常夫人上了茶。

“妹妹何必客氣?將來咱們都在一個王府裡,低頭不見抬頭見。妹妹將王爺伺候好了,姐姐也為你高興。”常夫人端起茶盞,雲淡風輕的笑著,說出來的話語卻是不知不覺帶了些酸味。

溫玉嬌接過藍色錦盒,放在手中摩挲了片刻,便打開盒蓋,見裡麵放著一對兒精緻可愛的深藍色琺琅耳墜。雖不是珍稀寶石,可製作這琺琅的工序複雜,倒也十分稀罕。

“這麼貴重的禮物。常夫人真的捨得送給我?”平白無故收人家的禮,溫玉嬌總覺得不安。

“自然是真的。這耳墜子配妹妹正好。”常心悅狀似無意地掃了一眼屋內,微微蹙起了柳葉彎眉。

春寒院的寢宮果然高貴典雅,不僅屋舍寬敞,各種物品擺件也比她的月心院要奢華不少。

王爺果然偏心……

常心悅暗自冷笑。溫氏方纔還說,冇什麼拿的出手的可以贈給自己,可看這屋裡的各種小玩意兒件件都鑲嵌了寶石,價值連城,還有那妝台上金光閃閃的首飾,更是耀眼奪目。

遠的不說,就說那擺在小桌案上的一對兒金鑲玉如意,一眼看去就並非凡品。

常心悅此刻還不知道,這屋裡的擺設用物,都還是原先的樣子,溫玉嬌一件也冇敢動,也吩咐綠珠和梅兒不要動。

“那便多謝了。”溫玉嬌合上錦盒的蓋子,起身行禮道謝。

“妹妹快起來,這不算什麼。”常心悅擺了擺手,柔和笑道,“不過是對兒琺琅瓷的耳墜子罷了,王爺當小玩意兒賞的。我那裡像這耳墜一樣的蝴蝶首飾,堆了一櫃子,戴都戴不過來。咳咳……”

大概是傷寒未愈,常心悅笑了兩聲,便又絲帕掩口咳了起來。

她說的並不是假話。溫玉嬌隻隨意打量了她一眼,就見那黃衣女子頭髮上插著一隻蝶戀花步搖,頸上一串白水晶項鍊,墜子也是蝴蝶形,手上戴著若乾玉鐲子、金銀鐲子,但有一個共同點,這些首飾上竟都刻著蝴蝶。

“常夫人特彆鐘愛蝴蝶?”溫玉嬌好奇地睜大了眼睛,“將來妾身回了大梁,若是尋見好看的蝴蝶首飾,也讓人給夫人捎來。”

常心悅臉上綻放出一個虛弱的笑,搖了搖頭:“不是我……而是我姐姐喜歡蝴蝶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