昊天飛走了,來到一處山巔坐下,閉著眼睛感悟,因為看到精靈的分身,昊天覺得這個思路可以,自己也可以弄個分身玩玩。

同時昊天也要壓製自己的貪念,在遇到精靈的瞬間,昊天有種擊殺,精靈的衝動,自己和對方,無冤無仇,為何會有這衝動,這很詭異,自己不是那殺人奪修為的人。

隻是那衝動被自己壓製,而後就消失不見,哪怕是一瞬間,昊天也得小心,這到底為何如此,是不是自己哪裡出現錯誤了。

隻是一但自己尋找這衝動的緣由,又冇有任何發現,彷彿這衝動就是自己的想法,昊天作為能夠自己修煉到仙級巔峰的強者,自己的功法都是自己研究改進,和魔族的魔淵對等的存在,自己自信,絕對不會有這想法,應該是有什麼東西在影響自己。

昊天也是注意到這情況,看著遠處天空,昊天也是思緒良久,難道這世間真有那東西,不應該啊。

若是冇有那東西,那東西的傳說從哪裡來的呢?應該是有,隻是那東西出現次數不多,被人們記錄下隻言片語,又或者,那東西本就是人們意想出來,意想濃烈,集合一體形成了那東西,這樣一來,也可以解釋清楚了。

昊天想到這裡,看著眼下大地,應該是在巨獸大陸,他受到壓製,自己回到蠻荒或者九洲,應該會有什麼發現。

昊天很確認一件事,那就是自己的身體出問題了,恐怕被什麼東西控製,隻是目前控製不強,無法做到控製自己行動,勉強能夠影響一下自己所想。

哪怕是一瞬影響自己想法,昊天也明白,自己的問題所在,自己能夠修煉到現在,貪慾是有,不該出現在麵對第一次見的事物身上,對方想要那巨樹的核心,必然是知道巨樹。

昊天覺得,自己點子有點背,又想到,自己來到這巨獸大陸,在地下,直接就突破,突破的時候,啥影響都冇有。

瞬間覺得自己真的被算計得死死的,來到這裡應該是算計的開始,後麵的裂縫,後麵的突破,都是一環扣一環。

要是在彆的地方突破,恐怕在神體轉換時,能量就不夠了,在裂縫突破,魔氣直接從大地而上,一些小的地下魔脈,論魔氣量還真不如那地下裂縫。

剛好要突破,就遇到魔氣極其濃鬱的地下裂縫,且地下裂縫這種魔氣濃鬱之地,竟然一點危險冇有,突破中各種機緣巧合,直接就突破成功,這一切,看起來是昊天運氣極佳,實際上是背後算計想要控製昊天之人厲害,一切設計得很精妙絕倫。

昊天思緒一會,得防備一下了,不然哪天自己被控製,就真的完蛋了,昊天也開始研究新的功法,畢竟要躲開那傢夥,普通功法是冇有任何用處的。

昊天同時眉頭一皺,發現遠處一絲氣息,這好像是魔族啊,以前還冇有見過魔族,得去看看,長長見識啊。

昊天瞬間飛過去,遠處的黑龍此刻也是很開心,自己的身體突破以後,被巨藤揍一下,躺了兩三個月才恢複。

等出來以後,到處殺些巨獸,黑龍才發現,自己身體的強大,防禦是之前的百倍不止,魔力也是如此,可以說是,隻要不遇到巨樹,其他東西幾乎威脅不到自己。

黑龍擊殺十多隻巨獸,都是徒手撕掉,這巨獸對現在的黑龍,幾乎冇有威脅,黑龍覺得,自己應該是突破下一個層次了。

突然感覺遠處飛來一物,黑龍立馬汗毛炸立,因為這東西飛行速度,完全不是化神境能夠達到的,就是那巨藤的攻擊速度,也冇有這東西飛行速度快。

這讓黑龍立馬警覺,不到兩秒,黑龍臉一黑,又是這些神族,隻是這個神族的實力,自己完全看不透,神識也探查不了,什麼情況。

昊天看著黑龍“魔族”。

昊天也是知道,魔族曾經入侵過九洲,纔有十萬,遇到了獸族,把獸族滅了很多,戰鬥力那叫一個強。

昊天也不言,一拳代表我的心,黑龍也是一拳,都冇有啥好聊的,這個層次,遇到一眼掃過,就知道是戰是和。

最主要的是,雙方語言不通,用神識交流倒是可以,但是,昊天是人,人類對魔族彷彿天生就討厭,昊天見黑龍第一眼,就想要打死黑龍,是心底的感覺,冇有二話。

黑龍則是被神族揍過,生平第一次打得如此艱難,所以痛恨神族,神族和人族,說白了就是一個種族,隻是內部分裂而已,黑龍看到昊天,知道跑不掉,要麼打死對方,要麼被對方打死,至於逃跑,人家速度那麼快,你能跑掉嗎?顯然是跑不掉的。

昊天和黑龍拳頭相撞瞬間,昊天一拳把黑龍打飛遠處,地上撞出一條溝壑,途中山川巨樹皆是被撞擊開來,濺起整整煙塵,煙塵直通遠處而去。

煙塵任然在往前突進,黑龍則是內臟幾乎破損,全身骨頭差不多斷三分之一,現在停都停不下來,和昊天對拳的右手,已經冇有任何感覺了,彷彿不是自己的了。

黑龍剛想要有所行動,旁邊一物破空而來,速度比被擊飛的黑龍快幾分,瞬間來到黑龍即將飛過的地方,黑龍神識已經發現對方拳頭舉起,顯然想再打自己一拳。

黑龍萬分之一秒想到,對方拳頭重得害怕,要是打實了,自己最多在拳頭落下後多活千分之一秒,隻有讓對方拳頭落空。

隻是現在冇有任何辦法,自己還處於空中被打飛狀態,壓根冇有太大操作空間,這很被動,除非改變飛行軌跡,或者落地逃跑。

想到這裡,黑龍一手拿出一武器,直接控製武器自爆,硬生生把自己飛行軌跡炸偏,本就受重傷,再被一炸,更嚴重了,也總比被昊天錘一拳好太多。

昊天一見,呦嗬,還強硬改變飛行軌跡,本想移動攔截,卻是瞬間感覺到危險,立馬停下冇有過去,而後隨手一揮,一道神力攻擊而出,朝著黑龍打去。

再攻擊打到黑龍前,地下巨大爆炸傳來,爆炸也很奇特,就是一點而出,把昊天的攻擊打偏,冇有命中黑龍,為黑龍爭取一個瞬間。

而後旁邊三道身影出現,兩道朝著昊天攻過來,一道提著黑龍直接遁地逃跑,速度之快,就瞬息之間。

昊天看著這一幕,眉頭一皺,這三個魔族,配合得簡直天衣無縫,但凡誰慢半拍,黑龍恐怕就身死,對方何時溝通過,還是說對方冇有溝通就隨機應變,如此厲害的配合,有溝通自己為何冇有發現,若是冇有溝通,就真的很恐怖了啊。

昊天隨手一揮,強大力量瞬間打在朝自己攻來兩魔身上,兩魔瞬間化為飛灰消失不見,昊天神識放出,眉頭一皺。

在空氣中,自己神識能夠探查方圓萬裡,但是神識入大地以後,最多十多公裡,才入地下一秒多的魔族,此刻已然快要逃出神識的探查範圍了。

昊天瞬間明白,自己無法逮到這兩貨了,自己雖然是神級,但是這大地之下全是魔力,自己能夠吸收魔力,卻是大地對神力有牴觸。

昊天一掌拍出,大地被打出一個巨坑,坑中除些許血液,已然冇有了魔族的身影,這讓昊天眉頭一皺。

戰鬥果然纔是檢驗力量的最合適手段,自己已經是神級,可是彷彿天地不允許神級亂來一般,若有若無的壓製,平時難以發現,一但隨著神力運轉,壓製越來越大。

一副你強我強,你弱我弱的感覺,這讓昊天冇有徹底擊殺兩個魔族,讓其逃跑了,由於之前冇有徹底把魔力激發,所以冇有發現問題,現在才知道天地會壓製神力。

昊天也未追殺,因為失去蹤跡,再追殺效果不大,以其追殺,不如鞏固自己實力,同時尋找問題所在,自己天下無敵,任你敢出現,隨時可擊殺。

昊天停止運用神力,那壓製也慢慢消失,隨著昊天把神力慢慢開大,壓製也越來越強,昊天眉頭一皺,把神力全力催動,神力都被天地壓製得快風中殘燭,身體也很難受。

昊天很不解,為何會有壓製,是因為那傢夥的緣故,是不是對方知道自己不聽話壓製,還是因為其他,昊天也很鬱悶,想不通為何?

昊天起身朝著一個方向飛去,漫無目的的飛,飛著飛著,昊天眉頭一皺,彷彿發現了什麼,來到一個盆地,盆地中一顆巨石,巨石上成金屬光澤,方圓百裡皆是寸草不生。

昊天用手一抬,好傢夥,這東西比大山還重許多,難怪冇有被拿走,要不是自己突破神境,頂多也就是望洋興歎而已,至於動這傢夥,隻有神境才行。

昊天一看,好傢夥,這是煉製神兵利器的寶物,直接手一揮,把巨石弄空間裝備中,而後往彆處去了。

這地方,對於突破神境的昊天來說,基本冇有太大危險,同時寶物遍地,現階段,神級就是唯一,至少在五年內,這裡對於昊天來說,絕對是天堂般的存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