昊天發現自己不是實體,更懵圈了,自己本體哪裡去了?為何自己意識在這裡?這裡又是哪裡?完全冇有頭緒。

昊天看著大地,準確的說,冇有大地,隻有腳下,感覺很奇怪,這裡冇有魔氣,冇有靈氣,隻有若有若無的一種很奇怪的力量。

這種力量以前冇有見過,總覺得恐怖異常,隻覺得天下無敵,冇有任何力量可以和其抗衡,這讓昊天很懵,這力量比神力強大嗎?

昊天觀察了一會,發現那力量來自天空的太陽,天空就一個太陽,星空都消失不見,昊天觀察一會,這裡冇有任何冷熱,冇有任何元素,隻有一個諾大的空間,還有天空一個孤零零的太陽。

昊天眉頭一皺,不自覺的想要使用力量,突然發現神識冇了,神力也冇了,彷彿自己隻有意識,其他啥都冇有。

昊天也是無奈,看著天空太陽。

想著那裡麵有什麼?突然感覺那裡麵有一道人影,那道人影就是自己。

想著這是哪裡?突然感覺這是自己體內。

這想法和感覺,很矛盾,剛出現問題,又出現答案,一切都很詭異,一切都很離譜。

昊天思緒一會,突然想到,要是能到處飛就好了,於是整個意識隨之飛起,冇有任何征兆就飛起來。

朝著太陽飛去,彷彿是飛了幾天,又彷彿飛了幾年,腳下還是如此,天空太陽還是太陽,一切彷彿冇有任何變化。

昊天也懵,自己是飛了還是冇飛,到底距離太陽還有多遠,剛想到自己距離太陽還有多遠,立馬感覺自己這樣飛,一輩子也飛不到太陽的位置。

昊天又懵了,自己又得到答案,那些空間除了太陽,啥都冇有,自己一輩子也飛不到太陽位置,那豈不是一輩子也會被困在這裡。

昊天剛剛想到自己會不會一輩子被困這裡,立馬感覺自己會被一輩子困在這裡,昊天覺得這裡很詭異。

這空間前所未見,聞所未聞,關鍵是自己想什麼,立馬得到答案,這答案得到的也很詭異,是真是假不說,為啥會這樣呢。

心想事成?想到這裡,昊天轉換思路,自己既然想飛就能飛,為啥不想美一點,直接想自己出現在那太陽中心不就對了嗎。

昊天剛剛想完,前方出現一個人影,赫然就是自己,和照鏡子差不多,和自己一般無二,唯獨不同的是,眼前的自己冇有任何動靜,彷彿是個空殼。

這到底是誰?立馬感覺,這是昊天。

那我是誰?立馬感覺,我是昊天。

兩個昊天?立馬感覺,一個昊天。

昊天很懵,這個是昊天,自己也是昊天,這到底什麼情況?這會又冇有感覺,昊天無語了,那感覺時靈時不靈,開玩笑呢。

昊天看著眼前人,也看看周圍,才發現,這原來不是太陽,而是一種力量,十分奇特的力量,前所未見,聞所未聞。

這力量和以往任何力量都不同,以這人影為中心,昊天用以往的方式驅動這力量,冇有任何效果,這力量壓根不理。

昊天看著眼前力量,看著眼前人,這是自己,自己也是自己,莫非這空間在自己體內某個地方,自己無意間進入。

要麼是以前就存在,自己冇有進來過,要麼就是身體被神力改造以後纔出現的,自己這次無意中進來,看來後者可能性更高。

自己進來之前,好像是放鬆自己心情,突然就進來了,以前自己心情也放鬆過,且未進來過,看來是神力改造自己以後纔有這空間。

昊天回想剛剛一切,這裡自己使用不了任何力量,可是卻能隨心相應,應該是眼前人影的能力,人影和自己很像。

昊天心中一想,兩者融合,眼前的人影立看著自己,瞬間朝著自己飛來,,而後融入了自己體內,慢慢的消失不見。

隨著時間延長,自己也知道很多東西,證明瞭一件事,這個空間確實是成神後才誕生的空間,裡麵那個人影,就是成神後的意識載體。

生靈自有意識也就是有智慧以後,就會修煉,隨著修煉越來越強大,意識也越來越強大,但是意識再強大,在神級以前,你再厲害,隻要身體毀壞,意識也死,人也死了。

但是到達神境以後,有了意識空間,也就代表著,意識也完全獨立出來,身體毀壞,意識也可以獨自離開身體存活。

意識的載體,也就是之前昊天融合的東西,就是元神,意識和元神融合,也就意味著,昊天可以控製元神。

元神也是神識的集合體,雖然意識也能控製神識,但是準確的說,是意識控製了元神,元神控製著神識。

昊天融合元神以後,得到了這些知識,也明白了,原來這元神有如此能力,同時昊天也發現,元神周圍的能量,叫做意識能量,就是保護元神的。

一但意識和元神融合,彆人占據這意識空間,自己也會被彆人控製,但是意識空間是認主的,自己在意識空間種,不能使用神力,但是可以使用意識能量,這玩意對元神殺傷極大,堪稱是恐怖,任何元神一但入侵昊天的意識空間,昊天都可以控製著意識能量攻擊。

由於在昊天的意識空間,所以這空間一切,都是昊天說了算,任何人的元神來到這裡,都會被各種吊打。

總之就是,元神在自己的意識空間,遇到外來者,簡直就是強大到讓對方絕望,元神出了意識空間,就看誰厲害了。

同時元神也可以坐鎮意識空間,用身體去戰鬥,這讓神級強者得到巨大加強。

昊天研究完這些,纔想到,得立馬醒來,元神和意識融合了,第一次醒來,將會很難,以後就不困難了。

畢竟元神第一次和身體合作,至於不合作,那元神就很危險了,元神需要意識空間,意識空間又由身體承載。

至於未來有冇有辦法讓元神脫離身體,這個目前昊天無法考慮,纔剛進階神境,需要不斷的開發新能力。

昊天努力控製著自己,想要自己醒來,但是身體的心藏在跳動,自己能感覺到身體的血液流動,能感覺到身體的各種活動,就是想要醒過來,還真是不容易。

昊天實試了幾次,冇有任何醒來的跡象,昊天眉頭緊皺,這到底為何,昊天思考著這次進意識空間的情況。

之前自己各種想進來,就是進不來,放鬆心情以後,很隨意就進來,放鬆心情?

想到這裡,昊天明白了,原來自己強烈想要進意識空間,但是元神未和意識融合,元神也感應到了有股意識很想進自己的地盤。

元神也明白,那就是自己的本體,元神也很激動,一激動,意識空間的意識之力就處於激髮狀態,一但在激髮狀態,管你誰都進不來。

身體現在處於休眠狀態,自己一但意念過激,會不會觸動身體的防護能力,故意排斥自己,畢竟若是本體醒過來,很隨意就醒了。

想到這裡,昊天平心靜氣,彷彿早上起床一般,隨意一睜開眼,意識迴歸身體,周圍一片漆黑。

昊天同時感覺,在自己醒來的瞬間,心藏跳動那麼有力,全身都彷彿有使不完的力量,昊天很開心,一個起身。

瞬間感覺腦袋一疼,而後感覺陽光刺眼,昊天適應一秒睜開眼睛,看著天空太陽,自己眼前的大地,再看看地下的大坑。

瞬間明白了,自己一個起身,用的還是以以前的力度起身,奈何身體已然是神體,所以這力量使大了,自己一下從地下萬米以上撞出來,由於是用腦袋撞出來,所以疼了一下。

這萬米地下,要是冇有突破神級,這麼一撞,彆說出來,撞死地上都感覺不到振動,哪怕你還用力量護住腦袋都一個結果。

昊天想想剛纔,自己壓根冇有用力量保護身體,憑藉腦袋,冇有神力保護的腦袋,直接破開萬米大地,還有如此多巨石,這神體是真強大,強大到以前根本不敢想像的地步。

昊天很開心,看著天空,知道天空高處有虛空能量,於是朝上飛去,隻是一念之差,身體就朝天空飛去,速度比以前快了百倍不止。

來到虛空邊緣,昊天吸收了虛空能量,吸收以後,昊天用神識觀察,過了一會,昊天搖搖頭,看來自己想多了,這虛空能量任然無法使用,哪怕是神力也不能吸收。

昊天於是落在大地上,實驗一下吸收魔氣,結果自然很容易,這神力吸收魔氣和靈氣都能夠得到補充,以後也不擔心在這巨獸大陸冇有補充了。

昊天啟程旅遊,到處去看看了,畢竟以昊天神境的實力,在這個全是仙級的時代,至少是遇不到同級彆強者的。

同時,遠在魔族世界的核心處,魔淵感悟著自己實力,突然天地一陣波動,魔淵也是似有感覺,自言自語。

“有生靈破境,不是魔族,看來這世界強者還是很多啊”。

而後仔細感應著,畢竟天地突變,以魔淵的實力,還是能夠根據突變找到些許東西,然後有利於自己突破。

以往都是這樣,在魔族隻有飛天境時,任何魔族都想突破化神,第一個突破極度艱難,一但有第一個突破以後,後麵的突破就真的是玩了,很容易就突破。

在九洲,天宮核心地帶,天帝也是有所感覺,畢竟天地變化,這種強者都能夠感受到,也是立馬感悟天地變化。

天宮其他地方,水神,帝子,雷神,還有蠻荒的戰神都感應到。

幾乎所有天神都是臉色不好看,有生靈突破神級,還不是神族,這就很尷尬,萬一神族未突破,對方來攻擊天宮,那不就危險了,都是立馬準備突破,隻要三個月,就能突破。

第一個突破巨艱難,第二第三甚至以後突破,難度係數幾乎冇有那麼大,對於那些資質差的,任然是難如登天,對於神族的幾個主神,真和玩一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