具體什麼時候記起來,就不是她可以控製的了。

臨淵不敢有奢望,但瞧見這張臉,便心頭萬般舒服。

這些年來,他頭一次感受到了生的希望,不再是那般行屍走肉。

“聽好了,吾名靈元。”小靈元仰頭,笑著說。

臨淵如雷轟頂,眼眶瞬間濕潤。

從今以後,全神界都將小主神當做了寶貝來看待,生怕磕著了碰著了的。

小主神老是這裡玩一玩,那裡看一看,從來都不會修煉,可即便是這樣,眾神也能感受到主神身上那不可忽略的神氣和威壓。

主神生來就不需要修煉。

小靈元一天天長大,每隔一百年,就會長大一點,最後長成了青年女子的模樣。

那模樣,和上神簡直是一個模子裡刻出來的!

她有了頑性和好奇,被養的嬌蠻任性的,“我就要去人界,我要去看一看我的子民們!”

她扭著臨淵的胳膊,撒嬌道。

臨淵拗不過她,處理好手上的事情就無奈點頭,“去,去,走吧。”

他帶著靈元旋身去往人間界,變成了尋常凡人的衣裳,便一同去逛著集市。

集市裡有著各式各樣的玩意,靈元左看看右看看,歡喜的不得了。

“你瞧,糖人!”她歡天喜地的蹦過去。

臨淵望著她的背影,隱隱出神。

想到了當年靈元上神帶著他,逛集市,瞧見了糖人的場景。

也是這般歡天喜地,喜不自勝。

隻可惜物是人非,他再也不是當年的質子,上神也不再出現。

“大家快來看看,小偷光天化日之下,偷盜東西,大家為我作證啊,我要把她帶到官府去報官!”

糖人攤子很快被人圍住,攤主拉著靈元的手臂,死死不肯放手。

靈元一手拿著一把糖人,一手使勁掙脫,“啊,我堂堂主神,吃點你們的東西怎麼了!你們人間都是我庇佑的呢!”

“還主神?哈哈哈哈,我看也不怕閃了牙齒,竟敢當眾說胡話。”

“就是,冇錢就直說,還非要扯個什麼主神,神仙的,鬼知道這個人神經出了什麼問題。”

“走走,去報官,我們都能為你作證,讓官老爺來評判一下,最好把這個女子關起來,隻是可惜了這張美麗的臉蛋哦。”

“長得這麼好看,冇想到是個小偷,當真是可惜了。”

眾人連連搖頭,一行人喊著報官,抓起來這類的話。

聽得靈元直搖頭,“我不是小偷,不是小偷。什麼錢?你們買東西還需要錢嗎?”

臨淵從冇給她說過啊!

何況這東西擺在外麵,不就是讓人拿的嗎!

若實在不行,她給點丹藥,彌補一下總可以吧?

一顆丹藥值不少的價值,這群凡人用了定是會感謝她的。

奈何她剛說出丹藥,這群人就更加瘋狂的拉扯她,說要把她交給官府的人。

靈元不得已大喊,“臨淵,臨淵!你人呢?我都快被人吃了,你這個保護主神的人呢!”

臨淵被這一嗓子喚醒,看到眼前的場景,噗嗤一聲笑了出來。

這些年,他還從未看到主神這般狼狽過。

冇想到今日有幸一見,當真是奇葩。

他走上前,從兜裡摸出金子遞給店家,“她是我的人,銀子我替她付了。不用找了,剩下的就當給你的賠償和小費。”

臨淵大氣的揮手,那人接住金子,笑的喜不自勝。

冇想到他這一捉,還捉到個大戶。

瞧瞧這小費給的,都快趕上他十年買糖人的錢了!

“是小的有眼不識泰山,竟衝撞了貴人。多謝貴人,多謝貴人。”

他狗腿的連連彎腰道謝。

圍著的一拳百姓眼睛發紅,羨煞不已。

人人都不再說話,四散開來。

靈元捏著糖人,卻心裡百般不自在,“哼,都怪你,來人間界也不與我說清楚,害得我還出此洋相。”

她吐槽道,臨淵笑的不行。

靈元見他這般開心,“好啊你,你還幸災樂禍!等我回神界,就讓人削了你的官,把這神王位置交給彆人來坐,哼。”

兩人一路拌嘴,走著走著,便來到了一座宅子麵前。

靈元嘟嘴,“奇怪,這裡我明明從冇有來過,為什麼總感覺如此熟悉?好像我在這裡生活過似的。”

她奇怪的歪頭,望著眼前的房子久久不能想通。

臨淵聽到此話,驚喜的扭頭,“你再仔細想想?這裡可有什麼不一樣?”

“這裡以前,是不是叫丞相府?”靈元恍惚中,瞧見一塊牌匾。

臨淵點頭,無比驚喜,“對,就是丞相府!”

“嘶,頭好痛。”靈元忽然捂住了腦袋,蹲在地上。

臨淵有些失望,卻也不急,“冇事,想不起來就不要想了,不過是一些瑣事。”

“臨淵,我想去一處山洞瞧一瞧,剛剛在我記憶裡出現過。”靈元說道。

臨淵自然知道她說的山洞是什麼地方,帶著她旋身離開,再睜眼就到了曾經和姝兒一同逃難,曾居住過的地方。

這些年他用神力滋養著這裡,所以這裡冇有太大的變化。

比起外麵世界的變化來,這裡可以說是一成不變了。

靈元心頭微動,望著這裡的一切,忽然走到外麵的河邊。

她揮動手上的神力,河裡的魚被她叉起來,她又架了一團火堆,將魚放在上麵翻烤。

冇一會,魚就徹底熟了,散發出陣陣的香味。

“熟了!好香啊,比神界的吃食香多了,果然還得是人界,人間界更有人情味,哼哼,起碼不用麵對那群老傢夥,天天給我唸經。”

靈元吐槽道,她遞了一條魚給臨淵,示意他吃。

臨淵沉浸在當年,姝兒為他烤魚的時候,愣愣的接過烤魚。

吃在嘴裡,依然和當年一樣,冇有什麼味道。

“可惜冇有調料,下次回丞相府,我定要讓爹爹給我準備一堆的調料,帶到這裡來烤魚。”靈元忽然說道。

她笑的燦爛,嬌俏的望著臨淵。

臨淵不知想到什麼,捏住她的肩膀,“你想起來了?”

“早就想起來了。”靈元微笑,張開手抱住了他。

早在丞相府門口,她便想起來了所有。

原來,她選擇這裡的原因,是因為她的一縷分魂在這裡,體會到的感情是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