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淵陶一聲低喝,長劍揮灑而出。

嗤!

空氣彷彿被撕裂,一把巨型的劍氣形成,朝著林厭離當頭罩下。

林厭離不躲不閃,直接迎麵撞上去。

砰砰!

一連串悶響聲後,林厭離倒飛出去。

淵陶身形晃了一下,臉上卻露出一抹得意的神色

劍意高又如何,二境巔峰就是二境巔峰,與三境有著雲泥之彆。

林厭離承受著肩上的壓力,在樓梯上滾了幾圈,猛然從地上爬起。

不得不說,這個淵陶在三境修士中,劍道算是強的。

林厭離冷冷地注視著淵陶。

淵陶也盯著她。

兩人就這麼互相看著,誰都冇有先動手的跡象。

林厭離突然笑了,指尖一彈,天真劍再次飛出。

咻!

淵陶連躲避都不需要,直接迎向林厭離。

這是他作為三境修士的底氣。

一陣金鐵交鳴聲響徹天空。

兩柄飛劍碰撞在一起後,林厭離腳掌一跺,朝上竄出。

淵陶手腕翻轉,手中長劍一掃,將林厭離逼退數丈。

林厭離雙掌一拍,天真飛劍綻放火光,一朵朵赤色火蓮在劍身浮現,冷不丁地將淵陶包裹。

淵陶臉色也不太好看,林厭離的天真飛劍太過詭譎,神通太過古怪,遊魚、劍梭、風壓,現在又出現一個火蓮,這天下所有劍修的本命飛劍都隻有一種飛劍神通,莫非她的飛劍神通是可以模仿複製他人?

林厭離指尖一撇,天真飛劍在空中輪轉,周圍火蓮花蕊中吐露絲線編織成一張火網,朝

著淵陶兜來。

淵陶手臂一揮,長劍劃破火網,將火網上附著的火蓮擊成粉碎。

這麼容易?

淵陶怔了一下,心中卻是不敢放鬆警惕。

果不其然,那碎掉的火煉重新彙聚,化作火龍繼續朝他襲來。

淵陶眉頭一皺,腳踏輕盈步法朝著旁邊掠去。

火網擦過淵陶的袖子,燒掉了他半截衣袍。

趕忙將衣袍扯掉,淵陶目光落在自己右臂處,那裡一片焦黑,顯然是剛纔被火網燒到。

燒傷恢複緩慢,讓他忍不住咬住了牙根。

林厭離手中飛劍一挑,憑空生出幾隻蝴蝶,帶著凜冽殺機朝著淵陶飛舞而至。

淵陶眼睛眯起,長劍橫擋在胸前。

叮叮叮叮......

無數清脆聲響傳來,淵陶被震退幾步,臉色微白。

這個小姑娘到底是什麼來路,飛劍神通這麼詭異。

其實先前淵陶已經猜對了,林厭離的天真飛劍可以模仿出所有給予她劍意的劍修大神通,但是因為她修為有限,所施展出來的飛劍都是閹割版。

林厭離深吸一口氣,臉色也冇有剛開始那般自然,飛劍神通用多了,對她的消耗也很大,必須速戰速決了!

心念一起,手中長劍立馬遞出,一麵水汽凝聚而成的鏡子驀然出現在淵陶身前。

“鏡花水月!”林厭離輕喝一聲,右手猛然一抓。

淵陶隻覺一股巨大吸力傳來,再次睜眼時,眼前已然是一片湛藍光彩。

腳下是藍天,頭頂是大地,周圍無數水鏡懸浮

在半空,散發著迷幻的幽藍光芒。

什麼情況?

淵陶愣了一下,心中升騰起一股難言的危機感。

周圍冷冷清清,感受不到時間的流逝,偌大的空間隻有他一人在此,孤獨、恐懼、寂寞瞬間充盈在腦海中,讓他心神大亂。

飛劍神通,這定然是飛劍神通,隻要是神通就必然有弱點。

淵陶原地停住片刻,一雙眸子打量在周圍水鏡上。

這些水鏡從剛剛開始,就一直圍繞著他轉動,鏡麵有折射光線的功效,他以前在古書中看過,沙漠中水汽折射形成海市蜃樓,海市蜃樓皆是幻象。

小姑娘不過二境巔峰修為,怎麼可能施展得出大修的效果,他定然是被矇蔽了雙眼,在同樣的地方兜兜轉轉。

淵陶想明白這些後,立馬調整了心態,閉目朝前走了幾步。

他的每一步落下,腳下就會出現一道水鏡,隨著他每一步落下,水鏡也在跟隨變化。

這麼一來一回間,他的步伐越來越快。

終於,他跨出十餘步,腳下的水鏡消失不見。

淵陶猛然睜開雙眼,眼前熒光一片。

成了,他回來了!

淵陶心中一喜,手中長劍挽起,拖著一條雪白劍光衝眼前身影斬去。

砰......

破碎的聲音傳入耳中,淵陶的笑容凝固在臉上。

他身前的身影轟然破碎,變作一陣冰霜碎了一地。

假的,麵前的少女依舊是假的,他還未走出幻象。

再次閉目凝神,淵陶腦中一個恍惚,睜開眼

睛,瞳孔止不住地顫動。

擺在他麵前的是一麵巨大的水鏡,清澈的水幕中倒映著他的身影。

突然,一個素裙小姑娘出現在水境之中,一雙秋水似的眸子望著淵陶。

淵陶渾身僵硬。

“你究竟是何人!”

鏡中少女嘴角彎起,帶著一絲嘲弄的笑容道:“我是林厭離呀!”

說吧,少女出劍。

淵陶的視線中,少女的身影不斷放大,尤其是少女手中那柄銀色的短劍,格外顯眼。

他立即出劍回擊,迅雷不及掩耳,抽劍一點,戳在銀光短劍的劍尖。

嘩啦——

滿天水花飄灑,眼前又是幻象!

“你以為這是真的?”

林厭離聲音從身後傳來,淵陶回首反掏,五指裹挾劍光刺入身後少女的胸口。

眼前人再次破碎,罡風襲來,一道翠色劍光落下他的肩頭,讓他吃痛的哼唧一聲。

林厭離嘴角勾起,手中飛劍一抖,百道劍光來回穿梭,真真假假,假假真真,鏡中花,水中月,月下花前夢蝶飛,一切虛妄一場空。

林厭離身形飄忽,一會兒出現在左側,一會兒出現在右側,鏡花水月中,她有千百化身,難以分辨真偽。

空間之內,劍光太多,畫麵一波三折,淵陶雙目震顫,眼花繚亂,腦中一片空白,隻能憑藉本能抵抗。

片刻時間,淵陶一身衣衫被鮮血浸透,束起的高冠也不知什麼時候被劍光斬去,披頭散髮,狼狽至極。

林厭離見眼前人已經是強弩之末,身形

悄然從水幕中鑽出,在一道劍光的包裹中來到淵陶身後,將天真飛劍捅入淵陶後心。

“去九幽和你那幾個師妹做伴吧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