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從幾彆,憶相逢。

幾回魂夢與君同。

這位鄭鳶道友想來與她那兩位師妹感情很好。

林厭離向鄭鳶拱了拱手緩緩上行。

此地一川風月,卻是深埋無數骸骨與悲痛。

大道之行,百萬仙家過木橋,墜下木橋者何其多,鄭鳶道友那兩位師妹不過是滿天星辰中的黯淡星光罷了。

越往上行走,林厭離胸脯浮動的幅度就越大。

一是靈氣消耗速度較快,二是她與佛門緣分不深。

佛門講究緣分深淺,當年江晚離的四徒弟就是在正魔亂戰中,被西方的聖人看中,渡去西方成為了僧人,而這也直接影響了兩個癡情人。

而江晚離也因為這個原因,一直對佛門弟子不太待見。

回想起一些江晚離的往事,林厭離的心湖中也濺起了些許波瀾。

不耽擱時間,林厭離加快腳步來到七百層,站在石碑處,她習慣性伸手拍拍石碑,隨後腦袋揚起,往上頭一瞅。

在她身前不遠處,站著一位玄衣男子。

嘿,還是個熟人。

林厭離嘴角勾起,雙手背在身後,來到那男子身後,伸手拍了拍他的腰,嬉笑道:“喲,這不是,那個楊泣麼!”

楊泣聽見聲音傳來,右手魔氣撲騰而起,一隻墨綠色鬼爪立即撲向林厭離的麵門。

林厭離指尖噴湧出一道劍氣,將襲來的鬼爪一劍斬滅後,笑嘻嘻道:“一段時間冇見,怎麼變得這麼拉了,是肩上的壓力太重了?”

楊泣臉色鐵青。

要說現在

他最不想見到的人,非林厭離莫屬。

不是一家人,不如一家門,難怪這兩個囂張丫頭能混到一塊去。

林厭離揹著小手,圍著楊泣轉了一圈,踮起腳尖拍了拍楊泣的肩膀,咧著嘴巴笑道:“看來你跟佛門無緣呢,不然早爬上去了。”

她縱身往上跳了兩層台階,指著高處道:“我有一個問題想要問你,剛剛我在下麵冇有碰到春劍樓的淵陶,他在不在上麵。”

“我憑什麼告訴你!”

楊泣冇有什麼好臉色。

“欸,此言差矣!”林厭離抬起一個手指頭戳在楊泣的肩膀前,稍稍用力將楊泣往後推了推,“你不覺得你現在的情況很危險嗎?我隻要稍稍用力,你就咕嚕一下就滾下去了呢!”

“那又如何,你覺得這樣殺得了我?”楊泣嘲諷一聲。

林厭離眼眸彎起,將指尖從楊泣的肩膀上收回,手指頭在他眼前輕輕擺動。

“楊道友啊,你是個桀驁的人,若是你咕嚕一下掉了下去,讓底下那些修士見到了,是否還會將你捧上高閣呢?楊道友是魔道宗門,底下的正道修士可不少,我要是他們,就一定會趁你虛弱之時將你亂刀砍死。”

林厭離指尖從頭頂落到胸前,又在楊泣焦灼的視線中,一下子掉落腰間。

“楊道友,聽說你喜拿女子心頭血祭刀,有冇想過自己會死在女子手中?”

聽到林厭離的話,楊泣怔了一下,臉色迅速沉下。

“如今我周身修為

被佛光壓製,要殺要剮悉聽尊便,但你說我喜歡拿女子心頭血祭刀,此事我不認!”

林厭離挑了下眉梢,呦嗬,還挺硬氣的。

不認就不認吧,反正現在也冇有宰掉他的打算,畢竟楊泣也冇有從實質意義上招惹到她。

“我問你,那個春劍樓的淵陶在不在上麵。”

“在又如何!”

楊泣冷冷地看了林厭離一眼。

“在的話,今天就不動手抽你了。”

林厭離拍了拍手,緩步又上了兩個台階,驀然扭身又將目光凝聚在楊泣身上,道:“楊泣,你若是能收斂心中的殺性,我也不介意賜你一番造化,以後行事三思而後行,好自為之!”

楊泣眉頭舒展開,看著那道緩緩離開的身影,陷入了沉思。

林厭離聽到春劍樓的淵陶在上頭,速度越來越來快,先前春劍樓的人戲耍秦琨羽,若非她及時趕到,秦琨羽現在已經在九幽黃泉的路口向她招手了。

秦琨羽作為陳秋雨的記名弟子,江弦思的兒子,遠遊路上的小跟班,她說什麼都要幫秦琨羽出氣。

在這灰色石階上不能飛不能跳,這次看淵陶往哪跑!

想到這,林厭離腳下步伐又快了些。

來到七百五十層時,林厭離見到了先前待在楊泣身旁的那個呂歡好。

這個女人能比楊泣爬得高是林厭離有些想不到的,緣分深淺,真是玄乎。

林厭離冇有給呂歡好什麼好臉色,隻是淡淡瞥了她一眼,見她在台階上忍受肩上

壓力那麼辛苦,林厭離來到她的身前,在呂歡好不敢置信的目光中,林厭離伸出手指輕輕戳了一下她的眉心。

頓時,呂歡好感覺雙腿一軟,眼前一陣天旋地轉。

她咕嚕一下,滾了下去。

“哎呀,這個天下像我這樣的好心人不多啦!”

林厭離看著滾下台階的呂歡好不由誇讚自己一聲。

拍拍身上的衣裳,林厭離覺得今天又做了一件好事,畢竟在這上頭苦苦掙紮是一種無用功,不如早點回到菩提樹下打坐修行。

林厭離雙手收入袖中,臉上笑容燦爛,來到石階的八百層。

這裡有一個平台,從四周的枝乾走向看來,這裡應該是一處樹杈子,從此處往上看已經能夠看見樹冠,而那個她心心念唸的淵陶,正處於九百層與樹冠之間。

林厭離嘴角彎起,天真飛劍從袖中飛出,落在身側。

劍起,殺人!

林厭離像一隻離弦箭,猛地竄向高處,在台階上掀起一陣繚繞雲霧,眨眼便已躍至淵陶身前。

咻!

出劍,劍隨心動,直逼淵陶後心。

淵陶感知到身後逼近的劍勢,立即回首,手中雪亮的長劍一挑,將飛躥來的天真攔下。

淵陶見出劍人是林厭離,麵色頓然變得陰沉。

不過是和師妹們戲耍了一個螻蟻,竟然引來一身騷。

“陰魂不散!”

林厭離哼了一聲,腳步挑起,指尖在胸前一劃,天真飛劍水化成魚,圍繞淵陶四散而飛。

淵陶不愧是三境修士,有著

大量鬥法經驗,周身一抖,磅礴煞氣變作劍光,將散亂的遊魚擊碎。

一條遊魚悄然返回林厭離手中,隨著林厭離朝上的衝勁,直取淵陶的命門。

“林厭離在此問劍淵陶!”

身子站得筆直的男子早就冇了和煦笑容,一張臉頰陰沉得可怕,手中長劍高高舉起。

“淵陶領劍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