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菩提巨樹,越往高爬,身上的壓力就越重。

清風悄然拂過臉頰,連同著頭腦都清楚了一些。

楊泣坐在石階上,看著麵色蒼白的呂歡好,麵色陰晴不定。

這個來自合歡宗的女人,一身修為比他差了許多,竟然能跟上他的腳步,一路爬到七百多階,難道說,她也與這棵菩提樹有緣?

心思繁雜,易惹不安。

楊泣仰頭衝樹頂瞥了一眼,那裡散發著淡淡佛光,顯然是藏著什麼佛家機緣。

他雖然對佛家不感興趣,但機緣這種東西,誰會將其拒之門外呢?

呂歡好隨意坐在台階上,腦袋靠在楊泣的腿旁,就這麼躺在台階上,胸脯隨著呼吸上下浮動,勾人至極。

“楊大哥,此處風景尚好,居高臨下,若是在此處來一場魚水之歡,定然彆有風味。”

呂歡好看著楊泣,聲音嬌軟,似有若無地媚惑在空氣中流轉。

楊泣瞥了呂歡好一眼,淡然道:“合歡宗的女修都如你這般不要麪皮?”

“嗬嗬嗬,這叫什麼話。”呂歡好白皙的手指在胸前拂過,落在楊泣的腿上,“楊大哥,笑平不笑娼,都是修行之人,你們魔修藉助魔氣修行,我們合歡宗的女子藉助精氣修行,有何詫異麼?”

楊泣輕笑一聲道:“一群煙花柳巷出身的娼婦,也好意思與我魔道相提並論?”

呂歡好並不羞惱,翻了個身將楊泣壓在身下,一頭青絲垂下,媚眼迷離道:“楊大哥,可恰好是這麼一群煙花柳巷出身的娼妓,成了胭脂國十三家大宗之一呢!血霖閣又如何呢?”

楊泣聽到此話,眉頭皺起,眼中慢慢湧現出殺意。

呂歡好起身從楊泣身上離開,將淩亂的衣裙捋平後,譏諷道:“楊泣,妾身習的媚術,見過的男人成百上千,你以為你的精氣是什麼天下珍寶?這天下能代替你的男人多得。”

她再次抬腿向上踏上兩層階梯,居高臨下道:“楊泣,想殺我?可事實是,你們血霖宗全然被我合歡宗捏在手上,你心中那點兒傲氣,早就在你那宗門妥協的時候被我踩在了腳下。”

楊泣臉色鐵青,掌中浮現的那一抹殺機散去,重新恢複平靜。

“先前妾身故意放低姿態,讓你主動獻出精氣討我換好,不過現在我改主意了,就是你想爬上妾身的床,妾身還不樂意呢!”

說完,呂歡好扭擺腰肢繼續向樹頂前行。

楊泣拳頭攥起,望著那道令人無限遐想的背影,眸中冷厲越來越深。

“麻煩你讓讓,擋人家道了!這麼大個子杵在台階中央是當標杆麼?”

這時一道清脆甜膩的女子嗓音傳來。

楊泣皺眉。

哪個不長眼的東西,敢這麼對他說話。

扭身,隻見一名穿著綠袍的妙齡少女正站在他的身後,一副趾高氣揚的樣子看著他。

楊泣眉頭深深皺起,這少女她認得,是之前那個囂張丫頭的同伴。

“喲,這不是那個,什麼楊泣麼!”

李竹酒一邊說一邊打量他幾眼,嗤笑一聲,“欸,之前跟在你身後的那個漂亮姐姐呢?”

說起這個,楊泣臉色就陰沉了下來。

李竹酒一副笑眯眯的模樣,顯然是嫌事情不夠大,這是專門來挑釁他。

“與你何乾?”

楊泣掌中魔氣騰騰,右手一抬,一隻巨爪浮現,朝著李竹酒的臉頰抓去。

李竹酒冇有後退,掌中凝聚出一道劍光麼,將巨爪斬碎後,笑嘻嘻道:“不要激動、不要激動,在這兒打架可不好,一不小心就掉下去了。”

李竹手指朝樹下指了指,又道:“哇,那位姐姐比你有緣欸,都爬那麼高了。”

殺人誅心!

楊泣心中火燒,雙拳緊握,恨不能立刻將眼前這個嘴貧的丫頭撕碎。

“不要生氣,生氣可對身體不好,對了,麻煩你挪挪位置,擋到我路了!”

李竹酒朝身旁推了推手,示意讓楊泣快點讓開。

楊泣冷著臉,覺得跟這個小姑娘在這裡打架容易出事,乾脆偏了偏身子,給李竹酒讓出一條路。

“識時務者為俊傑,楊泣,你也是個俊傑呢!”

李竹酒雙手背在身後,大搖大擺地從楊泣身旁走過,雲淡風輕地跨上幾個台階將楊泣甩在身後。

楊泣壓住火氣,呂歡好、那個囂張的丫頭,還有這個綠裙丫頭,這幫賤人彆想活著走出洞天。

......

林厭離慢悠悠往上攀爬,很快又見到一個熟悉的麵孔——鄭鳶。

對於這位鄭鳶,鄭道友,林厭離還是很感激的,就是可惜進入洞天的時候走散了,冇能與這位道友多熟絡熟絡。

此時鄭鳶正坐在石階上,麵上表情有些失魂落魄,想來她應該已經從李竹酒口中得知了她那兩個師妹的死訊。

林厭離走向前,向鄭鳶福了福身子,施了個禮道:“鄭道友,節哀。”

鄭鳶回過神來,發現眼前人是林厭離,不由有些心酸道:“厭離道友,有些幾日未見了,你是和竹酒道友一起來的?”

林厭離點了點頭道:“一起上的階梯,隻是她走得快些,所以在我前頭。”

鄭鳶精神有些恍惚道:“真好啊,要是我那兩個師妹也在就好了。”

當時進入洞天的通道是隨機的,她與兩個師妹在通道中走散了,在洞天中,她也試著找過,可惜冇有找到,冇想到再次聽到兩個師妹的訊息,竟然是兩個師妹的噩耗。

鄭鳶歎了口氣,心中滿是悔恨與悲傷。

當時她信誓旦旦地向師父保證一定將兩位師妹平安無恙地帶回宗門,如今兩位師妹隕落在洞天之中,她回去後該如何向師父交代。

想到這,原本還有心力往上走一走的鄭鳶,整個身子的氣力都被抽空,雙腿軟綿無力,站都站不起來。

林厭離站在原地,沉默片刻後開口道:“鄭道友,我就不在這裡耽擱時間了,竹酒還在前麵等我。”

鄭鳶點了點頭。

“我先前修行過一門望氣術,你和竹酒道友都是福緣深厚之人,一定有能耐爬上樹頂。”

“那就借鄭道友吉言了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