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熙大吃一驚,霍薄言的意誌很頑強,剛纔明明催眠了他,他醒來後,竟然對她提的問題留下印象。

“怎麼可能?我問你這種無聊的問題乾什麼?”葉熙心虛,卻故意加重了語氣。

霍薄言犀利的目光盯著她。

葉熙不喜歡他這種盯視,將臉側開:“你頭疼好些了嗎?我去看看孩子們。”

霍薄言突然抓住她的手,輕輕一拽,葉熙就栽倒在他懷裡,她俏臉羞怒:“你乾嘛?”

霍薄言垂眸凝著她,見俏臉豔麗似桃,紅唇猶如玫瑰。

附身吮住了她的小嘴,攪弄風雲。

“你……混蛋。”葉熙最不喜歡被他強吻了,彷彿自己是個玩物。

霍薄言長臂一壓,將她的反抗悉數吞下,葉熙被他製服的死死的,她氣的伸手去撓他的俊臉。

霍薄言鬆開了手,看著她烈火般的性子,輕嘲:“以為你是隻狐狸,原來是隻野貓,葉熙,你越是反抗,我越想征服你。”

“那就看你有多少能耐了。”葉熙氣惱的從他懷裡逃開,俏臉生寒。

霍薄言意味不明的看著她:“喜歡錢嗎?我可以狠狠的砸。”

葉熙愣了一下,這狗男人太高看她了吧。

“如果能砸你一半的家產,我說不定就從了你。”葉熙勾起紅唇,笑的陰森。

“如果你答應嫁給我,我一半的財產就是你的,到時候,你想不從都不行。”霍薄言懶洋洋的說。

“抱歉,我看上的是你的錢,但冇有看上你這個人。”葉熙纔不會妥協,更不會委屈自己再被這個男人傷害。

一次就來了四胎,如果再來一次,她小命要去掉半條了。

這男人的基因太強大了,她怕了他。

霍薄言俊容沉鬱的難看,從來冇有被女人這般嫌棄。

“來日方長,話彆說的太絕對。”霍薄言突然不著急了,誘人的果實,需要等待,眼前的女人,也需要一步一步誘引。

看著她這驕傲的像隻孔雀,不知道她墜入情網,又會是何種風情?

葉熙扭身就出去了,直奔玩具室,看到裡麵傳來四個孩子的打鬨聲,她心頭一暖,走了進去。

“寶貝,你們在哪呢?”葉熙溫柔的喊著。

四個小傢夥從不同的方向奔向她:“媽咪……”

一個接著一個的呼喚聲,讓葉熙無比的滿足,她伸手摟住四個孩子,親都親不過來。

“子夜,子墨,媽咪以後再也不離開你們了,我們一家五口,要一直在一起。”葉熙悲傷不己,摟著孩子不肯鬆手。

“媽咪,我們一家是六口呀?你算漏了爹地。”

“對對對,媽咪,我們是六個人。”

葉熙當然是故意算漏的,那個男人,送給她都不要了,她隻要她的孩子。

葉熙不想解釋,隻是用額頭碰著他們的小腦門:“明天不上學,我帶你們去玩好不好?”

“好呀。”

四張小臉,開心之極。

葉熙晚上睡覺,都想跟四個孩子一塊兒睡,可是,她又不能表現的太過火,免得被霍薄言懷疑。

第二天早上。

樓下,一輛藍色的跑車停在門口,從車上走下來一個身穿白色鉛筆褲,藍色寬鬆t恤的女孩子,一張精緻的娃娃臉,一頭長髮胡亂的披散著,正是霍家的團寵,霍煙煙。

她一溜煙的跑上了樓去,衝進一個房間,二話不說就撲過去,狠狠的抱住了兩小隻,狂親不己。

“我的小可愛,有冇有想姑姑……姑姑可想死你們了。”

葉依依和葉恬恬正在夢中,突然被一座山壓住,她們嚇的趕緊睜開眼睛,就看到一個漂亮的姐姐,緊緊的摟著她們,不斷的親著她們的臉蛋。

“你……你是誰呀?不要親啦。”兩個小傢夥驚嚇不己。

霍煙煙鬆開了手,望著這兩張小臉,美麗的臉蛋跨了下來,一臉憂傷的表情:“什麼情況呀,我才離開半個月,你們竟然不認姑姑了。”

就在這時,門口傳來兩個稚氣的童聲:“姑姑,你抱錯人啦。”

霍煙煙回頭,看到站在門外的霍家兩小隻,再睜大眼睛看著床上坐起來的兩個,發出了一聲尖叫聲:“啊……我眼花了嗎?怎……怎麼有四個了?天啊,我眼睛出問題了嗎?”

霍子夜趕緊跑過來拉住她的手,輕輕搖晃:“姑姑,你眼睛冇問題,這兩個是葉家的小妹妹,依依和恬恬。”

霍煙煙更驚了,她伸手勾起依依的下巴,又伸手挑起霍子夜的下巴,她一雙眼睛來迴轉動,越看越驚奇。

“你們四個……太像了,怎麼回事?她們是我哥在外麵的私生女?”霍煙煙吃驚不小。

“不是啦,她們是葉阿姨的女兒,不是爹地的。”

葉依依和葉恬恬烏黑的大眼睛對望了一眼,嘿嘿笑起來。

兩個笨蛋哥哥還矇在鼓裏呢,她們也是爹地的孩子喲。

可是,媽咪不讓說,她們隻能忍住。

“怎麼可能不是?這明明就跟我哥的臉一模一樣啊,不行,我得找我哥問問情況。”

霍煙煙覺的不正常,她迅速的轉身,朝著書房跑去。

通常雙休日,大哥都是在家裡工作,隻是為了陪伴兩個孩子成長。

霍煙煙連門都冇有敲,直接闖進去。

霍薄言正在看檔案,抬頭看到她,俊臉一沉,嚴肅的開口:“浪夠了?捨得回來了?”

“哥,你快說,你又臨幸了哪個女人呀?那兩個小女孩肯定是你在外麵亂來的吧。”霍煙煙冇大冇小的叫嚷起來。

霍薄言眉頭一跳,嚴聲道:“你胡說什麼,我什麼時候亂來過?”

“可是……哥,不對勁啊,你難道就冇有懷疑過嗎?那兩個小姑娘,長的跟我們家的子夜子墨一模一樣啊,不行,我得去驗你們的d

a。”霍煙煙說完,立即跑過來,要撥霍薄言的頭髮。

“彆鬨。”霍薄言一把抓住妹妹的手腕,推開:“她們絕對不是我女兒,不用驗了,漂亮的小孩子都長的差不多,是你眼睛有問是。”

“我眼睛好著呢,哼,哥,你就讓我驗一下又怎麼樣嘛,多兩個小侄女,那就是最大的驚喜啊。”霍煙煙還是強行的拽了他兩根烏黑的短髮。

霍薄言氣的俊臉都扭曲了。

霍煙煙正準備轉身出去乾大事,卻被大哥喊住。

“霍煙煙,你給我站住。”霍薄言一聲怒喝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