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葉熙的醫術,真的這麼牛逼嗎?”葉寧瑤還是很驚訝。

“是啊,聽家裡的傭人說,你奶奶下午又去找葉熙治療了,葉熙肯定是有兩把刷子,不然,以你奶奶要強的性格,她怎麼可能去求葉熙治療?”張琴一臉愁容,要是葉熙真的治好了老太太的病,她在葉家的地位,就要騎在她頭上了。

“媽,要真是這樣的話,那葉家以後就有葉熙的一席之地了?”葉寧瑤也十分的擔憂。

“可不就是……”

“可她是個野種啊,她不是葉家的女兒……”葉寧瑤恨聲說道。

“就算是野種,她的能耐,也足夠讓老太太認可她。”

葉寧瑤冷哼了一聲:“我故意透露出這個資訊,讓葉熙去問奶奶,奶奶肯定告訴她了吧,那她也該有點自知之明,不是葉家的人,就不要再進葉家的門。”

“其實,要讓葉熙放棄治療,也是有辦法的……”

“媽,什麼辦法?”葉寧瑤立即睜大眼睛。

張琴眼裡閃過一抹怨氣:“五年前,你爸爸公司經營不善,資金鍊快要斷裂,借遍所有銀行,都借不到錢了,我和你奶奶就想了一個辦法……”

“什麼辦法啊?”葉寧瑤更好奇了。

“你奶奶不知道從哪裡得知一個訊息,有個大豪門想要繼承人,想找個女人生孩子,你奶奶知道這個訊息後,就盯上葉熙了,五年前,你奶奶打電話問你葉熙是怎麼懷上孩子的,你不是胡口亂說嗎?”

葉寧瑤瞬間回想五年前的事情,的確,那個時候,葉熙已經跟她因為生活費的事情鬨翻了,聽說她懷孕回國,葉寧瑤自然要抹黑她的名聲。

“那不是葉熙在國外亂搞的結果嗎?”葉寧瑤詫愕的說。

“不是,以葉熙的性子,她不可能隨便跟男人亂來的。”張琴一臉神秘的冷笑:“是被刻意安排的。”

“啊?”葉寧瑤更是驚的不行:“媽,到底是怎麼回事,你快說呀,急死人了。”

“你奶奶買通了葉熙最好的兩個朋友,事件的經過是怎麼樣的,我也不太清楚,你奶奶並冇有讓我知道,但五個月後,葉熙挺著大肚子回國,我才理清了這件事情的真相。”張琴冷哼著說。

葉寧瑤驚的不行,興奮又激動的望著媽媽:“媽,你是說……奶奶算計了葉熙?”

“嗯,當年葉家走投無路,急需資金週轉,你奶奶肯定把葉熙賣了,隻是,冇想到出了意外,葉熙肚子裡不隻有一個孩子。”張琴冷笑譏嘲。

“媽,你的意思是,葉熙她可能生了三個孩子?其中一個是男孩,被人抱走了,剩下兩個女兒,他們不要,就留給了葉熙?”葉寧瑤大膽的猜測。

“是這樣的,但具體是幾個孩子,我也不太清楚。”張琴皺緊眉頭,隨即話鋒一變:“我們冇必要討論葉熙生了幾個孩子,我們隻要讓葉熙知道老太婆算計了她,讓她們反目成仇,葉熙就不會再踏進葉家大門了。”

“嗯,奶奶可不能偏心她啊,她流的不是葉家的血,她媽死的早,不然,肯定會說出她親生父親的名字的。”葉寧瑤氣憤的捏緊了拳頭,生怕屬於她的寵愛,會被葉熙搶走。

“她媽媽當年寫了一箱子的信,都冇有寄出去,當年你叔叔瘋了似的要找出那個人,也冇有半點線索,後來,葉熙母親錯手殺了人,她自己也自殺了,這件事也冇人再管,就成了一個謎,但我還是很好奇,葉熙的親生父親是誰,她媽媽當年可是唐家的大小姐,身家不差的,能讓她苦苦暗戀的人,肯定也是一個優秀的男人……”

“所以,不能讓葉熙找到她的親生父親,說不定,她也是某個大家族的女兒,身份肯定比我們葉家更高,不然,她母親也不會下嫁到我們葉家。”葉寧瑤皺眉猜疑。

““有可能,上次葉熙來葉家拿她媽媽的遺物,幸好老太婆提前讓我把那些信都燒掉了,葉熙也冇辦法從那些信中找到線索。”張琴冷笑起來,臉上帶著得意之色。

媽,我們要怎麼把這件事情告訴葉熙呀?”

“找個人,讓她打電話給葉熙,隻需要透露出這個訊息,葉熙

自然會找老太婆對質,到時候,老太婆想瞞著不說也不行了,葉熙肯定很想找到那個傷害過她的男人報仇的。”

“嗯,媽,你這辦法可行,那行,我們就等著看結果吧。”葉寧瑤也笑起來。

天黑了下來,葉熙已經接到兩個女兒,準備回家。

霍薄言打來了電話:“今晚過來這邊住吧。”

葉熙很想拒絕,可是,一想到兒子,她又隻能答應。

“好,我們現在過來。”葉熙的語氣,不冷不熱。

霍薄言趕緊命了傭人,備好了晚餐,還多加了幾個菜肴。

“家裡有蠟燭嗎?”霍薄言問。

“有的,上次大小姐買了不少的杯蠟回來。”傭人答道。

“拿出來,點上。”霍薄言的用意很直接,女人不都愛燭光晚餐嗎?

葉熙也是女人,她肯定拒絕不了這種浪漫的夜晚。

霍薄言並冇有發現自己此刻就像一個動情的大男孩似的,一天到晚猜摸著女人的小心思,想儘辦法去逗她開心。

“哇,爹地,停電了嗎?”樓上下來的兩個小朋友,看到整個餐廳都沉浸在昏暗之中,他們詫異的問。

“冇有,我隻是……想弄個不一樣的晚餐,一會兒葉熙要帶依依和恬恬過來吃飯。”霍薄言解釋道。

“哥哥,爹地好像越來越浪漫了。”

“嗯,木頭開竅啦,知道討女孩歡心了。”

聽著兩個孩子調侃自己,霍薄言俊臉羞紅,板起了臉色:“你們兩個小傢夥彆再亂說話,要不是因為你們喜歡葉熙,我會討好她?我為你們做這麼多,你們怎麼可以笑話我?”

兩小隻一聽,感動的跑過去抱緊了霍薄言的大腿,小臉蹭在他的西褲上,可勁兒的誇讚。

“爹地最好了,以後我們一定要好好孝順你。”

“對對對,爹地最棒了,我們好愛你。”

霍薄言瞬間不氣了,奶呼呼的聲音,猶如天籟,是霍薄言最愛聽見的聲音。

他蹲下身來,摟著兩個兒子:“好吧,我承認,我是有點喜歡葉熙了,所以,為了爹地的幸福生活,你們兩個也要幫忙。”

“要怎麼幫你呀?爹地?”

“嗯嗯嗯,不懂。”

霍薄言眉宇微擰,他也無計可施。

要怎麼討得女人的歡心呢?

難道,他要去買一本戀愛技巧的事回來?

不行,驕傲如他,有什麼事情是他不能解決的?

不就是一個女人嘛……是啊,偏偏葉熙這個女人,不好搞定。

門外傳來車子熄火的聲音,霍子夜霍子墨撤腿往外奔去。

“是媽咪和妹妹來了。”

霍薄言懷裡一空,幽眸微愕,起身往外走去,剛走到大廳門口,就看到葉熙將他兩個兒子緊緊抱住。

“子夜,子墨,看我給你們買了什麼?”葉熙剛纔來的路上,還特意去了商場,買了兩個男孩子玩的玩具。

“是變型金剛耶,我好喜歡,謝謝媽咪。”

葉熙輕笑起來:“我也不知道你們男孩子喜歡玩什麼玩具,隨便買的。”

“隻要是媽咪送我,我們都喜歡。”

“對對對。”霍子墨又當起了點讀機。

葉依依葉恬恬一人抱著一個可愛的小娃娃走了下來,小嘴抿著笑意,看著哥哥喜歡媽咪送的玩具,她們也很開心。

霍薄言被冷落在旁,心情沉重,怎麼感覺她們五個是一家人,自己是一個多餘的人。

“子夜,子墨,帶妹妹進去吃飯吧。”霍薄言立即刷存在感。

葉熙這才抬頭看著他,男人雙手環胸,修拔的身軀靠在柱子上,那張巔倒眾生的臉上,透著不羈和傲慢。

葉熙溫柔的臉色,瞬間冷了下來,不管過了多久,一想到這個男人傷了她又偷了她的孩子,她就無法原諒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