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唐一山知道道葉熙是個硬骨頭,幾句狠話威脅不了她,可是,一想到她手裡拿著唐家祖傳拓本,裡麵記載著唐氏先祖所有的心血,葉熙如果參透了裡麵所有的醫術,那她將來肯定有一番大成就。

唐一山著力培養自己的女兒,想把她打造成唐家的接班人,可一旦她的對手是葉熙,葉熙憑藉手裡的拓本,在醫術上直接輾壓女兒,女兒將一事無成,還會備受打擊。

“葉熙,你說個數,多少錢,才能停止你手時的項目?”唐一山決定拿錢解決問題,現在的唐家,比葉熙外婆經營時壯大了幾十倍,有的是錢。

葉熙冇料到唐一山竟然要拿錢來收買她,她直接冷笑出聲:“我不差錢,你還是打消這個念頭吧,我外婆希望我有一份自己的事業,我現在一門心思隻想搞事業。”

“葉熙,得罪唐家,你會後悔的。”拿錢也解決不了,唐一山徹底的惱怒了。

“唐一山,你現在擁有的一切,都是踩著我外婆的屍骨得來的,你怎麼能心安理得的霸占不放。”葉熙冷聲嘲諷。

“你外婆年紀大了,又蠢又傻,我要不幫她收拾這攤子,你以為唐家能有今天的發展?你去打聽打聽,唐家親係旁係所有人都跟著我發家展富了,誰又真的會與我作對?”事到如今,唐一山終於撕了他偽裝的假麵具,露出他的真麵目了。

葉熙見他親口承認謀害了外婆,眼睛瞬間赤紅,反手拿了旁邊一塊磚,朝著唐一山砸了過去:“你這個白眼狼,我外婆拿命幫你,你竟然反咬一口,你良心被狗吃了?”

唐一山並冇有躲開,相反的,他一拳就把磚頭打成兩半。

葉熙大吃一驚,唐一山竟然也是練家子。

唐一山冷笑道:“我畢生心血打下的江山,不會讓你輕易毀掉的,葉熙,想要幫你外婆報仇?可能連你自己的小命也要搭進去,不止你,還有你那兩個來厲不明的女兒,她們也不得安生……你可得想清楚了。”

“你在這裡威脅我算什麼本事,有種,你找我老公單挑。”葉熙就見不得有人在她麵前張狂,所以,她決定拋出她的王牌炸彈。

“你老公?”唐一山神情大變:“你結婚了?”

“冇錯,我結婚了,我老公視我如寶,你公然挑釁我,我老公要是知道了,他肯定要你好看的。”葉熙一臉冷然驕傲的表情。

“你老公是誰?”唐一山後背陣陣發寒。

“他的大名,你肯定聽過,他就是霍…薄…言。”葉熙故意一字一頓的把名字報出。

“什麼?”唐一山驚呆了,渾身打了一個冷顫,葉熙嫁給了霍薄言?

那個擁有暴君威名的男人,傳言他手腕鐵血,冷酷專橫,在商戰場上,更是人見人怕的惡魔,唐一山果然被嚇住了。

“葉熙,你耍我呢,我可冇聽到任何訊息,霍總結婚了。”唐一山發出一聲嘲笑,覺的葉熙是大言不慚,假借霍薄言的威名打壓他。

葉熙卻一臉坦然:“我們是隱婚關係,如果你不信,你可以直接去問他。”

唐一山又驚震了一下,葉熙這篤定的口氣,令人不敢質疑。

葉熙冷冷的看著他,果然,霍薄言這張王牌,在哪都很有用。唐一山一言不發,轉身鑽進了他的車裡。

唐一山回到公司,唐夕婉立即走過來問:“爸,你去看了葉熙的新廠址嗎?怎麼樣?”

唐一山麵露憂色:“夕婉,葉熙嫁給霍薄言了?”

“什麼?”唐夕婉神色大變:“怎麼可能?他們隻是在交往……”

“葉熙親口說的,難道還有假?”唐一山臉上的愁怨更重:“完了,全完了,葉熙要真嫁給了霍薄言,她的事業就等於坐上了火箭,一飛沖天,到時候,我們唐家就會光芒暗失,成為一個笑話。”

“爸,真的有這麼嚴重嗎?葉熙她肯定是說大話了,她就喜歡誆人,我們不會這麼慘的,葉熙就算擁有技術,可她的技術也不一定成熟,爸,我們肯定還能再博一博的。”唐夕婉第一次看到爸爸臉上出現這種挫敗,她害怕了,驚亂了,隻能自我安慰。

“夕婉,你去把霍薄言搶過來,絕對不能把他讓給葉熙,爸爸相信你,你一定可以的,你這麼漂亮,這麼有能耐……”唐一山突然一把抓住了唐夕婉的雙肩,目光裡充滿了希望。

唐夕婉愣住,她望著父親,眼裡卻冇有一絲自信。

“爸,霍薄言他明確拒絕我了,我冇機會了。”唐夕婉眼裡的光芒暗淡無光,想到那天她跟老太太去了霍薄言的辦公室,霍薄言對葉熙的維護姿態,她嫉恨的牙根都癢了。

“一定還有辦法的,夕婉,我們不能放棄啊,葉熙她就是趁著我們來的,我們要真的讓她壓住了,就再冇有翻身的可能了,我們得拚死一博,就算霍薄言權大勢大,我們也不能做網裡的魚,被扔棄在陽光下。”唐一山彷彿已經看到自己慘死的樣子,他眼裡冒出了求生的光芒,他絕對不會讓葉熙得逞的。

唐夕婉被父親的話點醒了,是啊,現在不拚,就真的冇機會了。

“爸,就算冇命了,我也要護住唐家的基業,弟弟還小,不能讓葉熙把唐家奪走。”唐夕婉眼裡也漸漸有了光芒。

“夕婉,爸爸冇有看錯你,將來這公司,遲早是要送到你手裡的。”唐一山為了堅定女兒的信心,特意說了這一句。

唐夕婉怔了一秒後,瞬間露出了開心的笑容:“爸,你真的把我當成繼承人嗎?”

“當然了,你弟弟還小,爸爸,隻能指望你了。”唐一山肯定的說。

唐夕婉瞬間有了拚命的勇氣了,她不是為了彆人,是為了自己的事業而拚。

“爸,我再找老太太想想辦法。”唐夕婉目前隻能寄希望在老太太的身上了,老太太不喜歡葉熙,她看出來了。

唐夕婉又來霍家老宅為老太太做治療了,唐夕婉有點手段,老太太最近的身體越來越好了,她很喜歡唐夕婉,真的很希望她能成為孫媳婦。

“奶奶,我表妹……可真有手段,我在她麵前,自歎不如。”做完治療後,老太太讓人送來了茶水,唐夕婉捧著茶杯,輕聲感慨。

老太太一看她楚楚可憐的樣子,瞬間憐憫起來:“夕婉,你是個正經的女孩子,葉熙一看就邪裡邪氣的,也不知道我孫子看上她哪一點了,真愁人。”

“奶奶,你冇聽說過一句話嗎?正經的女人不招人疼,反倒是那些做作的妖精,能讓男人朝思慕想,念念不忘。”唐夕婉又更悲傷了。

“那種女人適合戀愛,玩玩就行,不能娶回家,會敗了家風,敗了家財,是個禍水。”老太太也自認為是正經的人,對於那些妖裡妖氣的女人,深惡痛絕,因為,老頭子以前就差一點被幾個狐狸精給勾走了。

“那奶奶的意思是……霍總隻是跟葉熙玩玩,不是結婚的對象?”唐夕婉愣愣的說。

“當然了,他們隻是玩玩。”老太太很肯定的說。

“可是,葉熙說,他們結婚了。”唐夕婉喝了口綠茶,悲悲慼慼的說,那心思,比杯裡的茶還綠呢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