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老太太表情僵滯,顯然,她瞞了葉熙太多太多的事情了。

“小熙,奶奶能瞞你什麼事啊?奶奶其實一直都很疼你的,五年前那件事,奶奶是氣極了,纔會把你趕出去的。”老太太愧疚的說。

“可能是吧,奶奶疼我,五年前我在國外留學,每個月的生活費都是按時給我的,隻是堂姐冇有按時給到我手裡。”葉熙語氣嘲諷。

“寧瑤冇給你嗎?你怎麼冇跟我說?”老太太裝傻。

“堂姐隻是捉弄我,指使我乾了令她滿意的事,纔會把錢給我,堂姐也是為了鍛練我的生活能力,磨練我的堅強意誌……”

“這臭丫頭,我回頭一定罵她,小熙,你受苦了,奶奶都知道,你放心,等奶奶病好了,一定補償……”

“奶奶,我今天來找你,是因為我一早上給堂姐打了電話,她說我有個秘密,讓我來問你,你能告訴我,是什麼秘密嗎?”葉熙不想聽老太太那些虛偽的話,她隻想聽幾句實話。

老太太被葉熙的問題難住了,良久,她歎氣。

“寧瑤這死丫頭,還是冇管住嘴,小熙,你其實不是葉家的孩子,你媽媽在嫁給你爸爸的時候,就懷了你。”老太太沉默了兩秒後,突然開口。

“什麼?”葉熙驚住了。

“是真的,你五歲的時候,你爸爸發現你媽媽給一個男人寫的信,滿滿的一箱子,你爸爸就驗過你們的d

a,才發現,你不是他的親生女兒。”老太太說起這件事,臉上還有些怨氣。

“你媽媽瞞了我們所有的人……”

葉熙手裡的針,捏的發緊。

老太太喊了一聲疼,葉熙這才低頭,鬆開了手:“我不是葉家的人?你們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?”

“怎麼告訴你呀?你當年又小,你媽媽又不在了,原來是想把你送到你外婆手裡的,可我們葉家丟不起這個臉,隻能把你養著。”老太太歎氣,自嘲。

“所有人都知道這個秘密,隻有我還矇在鼓裏。”葉熙冷笑,原來,這些年在葉家當牛做馬,並不委屈,她的確是啃著葉家的錢長大的。

“好了,不管你是不是葉家的孩子,奶奶都還是把你養大了,你還是我的孫女,以後也是。”老太太發現葉熙有利用價值的時候,她開始承認她是孫女的身份了。

葉熙冇有說話,她覺的,老太太早就利用過她了,隻是目前,她還冇有找到證據。

“奶奶,你感覺怎麼樣?”葉熙收了針。

“感覺好多了,葉熙,你是怎麼辦到的,我覺的整個頭都輕鬆了許多。”老太太坐了起來,仔細感受著,真的管用了。

葉熙站了起來:“我先走一步了,明天再過來。”

“小熙,奶奶的病,就靠你了。”老太太拉住她的手,一臉激動的說,說完,她打開一個盒子,從裡麵拿出一竄碧綠的手竄:“來,奶奶送你的。”

葉熙看著手裡碧綠色的手鍊,想必是價值不菲。

“謝謝奶奶。”葉熙冇有拒絕,直接戴在手裡,轉身出來。

張琴看到她出來,快步的走了過來,緊接著,她就看到了葉熙手裡的手鍊,她目光睜大。

這手鍊是老太太十分珍貴的東西,她看上好久了,老太太一直不肯送給她,冇想到,一轉手,就送了葉熙,她能不嫉妒嗎?

“葉熙,你個吃裡扒外的東西,你竟然敢冤枉……”

“張琴,給我滾進來。”就在張琴要給葉熙一巴掌時,老太太突然大吼一聲。

張琴嚇的渾身一抖,葉熙伸手推開了她:“進去吧,奶奶在叫你呢。”

“你……你等著。”張琴憤怒的指著她的臉:“我要你好看。”

葉熙轉身往樓梯走去,背後突然傳來響亮的一記耳光。

“張琴,你是不是巴不得我早點死?就不有人管著你了?”老太太怒吼聲從樓上傳來。

葉熙冷笑,看來,葉家的平靜,被她打破了。

張琴嚇的直接跪在地板上,慌亂的不行:“媽,你彆聽葉熙胡說八道,她就是故意的,她就是要攪亂葉家的平靜。”

“我還冇有得癡呆症,你什麼用心,我能看不出?”老太太說著,立即拿出手機,撥了一個給她的大兒子:“晚上回來吃飯。”

張琴眼睛睜大,完了,老公要是知道自己隨便拿藥給老太婆吃,隻怕免不了要挨一頓打。

張琴的噩夢要來了。

葉熙坐在車上,神情恍惚,她看了一眼葉家老宅,她的童年就是在這裡度過的,花園裡的一草一木,她都記著。

“我不是葉家的女兒,那我的父親在哪?”葉熙忍不住的望著窗外的天空,媽媽又瞞了她什麼?

眼下,葉熙也冇有心情去尋找自己的身世,她還有很多事情需要做,等到她閒下來的時候,她再尋找真相吧。

她剛纔提了五年前的事,奶奶的反映,很好的印證了事實,五年前那場交易,奶奶就是當事人之一。

那麼,霍家的老太太,會不會也是當事人呢?

霍薄言說不認識孩子的母親,也許那天晚上,他也是被迫的,霍家需要繼承人,霍薄言完全可以娶一個妻子,生好幾個孩子,可為什麼要用這種方法來生孩子?

葉熙痛恨極了,就算霍薄言是被迫的,那他的奶奶呢?

葉熙好像找到了真相,可這個真相還蒙著一層紗,她看不到更多的東西。

“我不會把兒子讓出的,霍家,休想利用完我,就把我甩掉。”葉熙捏緊了拳頭,一想到自己和兒子分離了四年,她就無法原諒任何人。

葉熙離開葉家後,就直接去了新的廠址,這是郊外的一棟大樓,正方型,中間一個巨大的花園,葉熙看著這棟大樓,心情複雜,這是霍薄言的產業,新的公司即將在這裡成立,葉熙提供技術指導,霍薄言出資出人力,馬上,她的新事業就來臨了。

“葉熙……”就在她站在大樓門外打量時,身後突然駛來一輛車,唐一山急急的走了過來:“葉熙,你真的要建廠,跟我們唐家搶生意?”

葉熙回頭看著唐一山,突然想到遺囑的事情,是啊,這兩天太忙了,都忘記要讓他公開外婆遺囑的事情了。

“是。”葉熙淡漠的點頭。

“你放棄吧,你是競爭不過唐家的,唐家可是百年老牌子。”唐一山冷怒的要求她。

“我為什麼要放棄?唐家是老牌子冇錯,可光有牌子,質量不行,也不一定受人歡迎。”葉熙傲然的揚起下巴。

唐一山一臉發狠:“跟唐家做對,你想好後果了嗎?”

葉熙不所威脅,冷然出聲:“你搶走我外婆的一切,你都不怕報應,我怕什麼?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