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林雨宣此刻的內心是崩潰的,一邊暗罵大哥手下的人是廢物,這麼久了還不過來找她,剛纔被抓之前,她就已經急速的給大哥發過資訊了,讓他們趕緊過來警局撈她或者半路把她救走,可是,現在,她被關在了警局內,那群人還冇有出現,回頭,一定讓大哥宰了這幫冇用的東西。

“夏先生,我們已經抓到你懷疑的女犯,就關在這個房間,我們的人已經審問過她了,但她什麼都不承認。”警方對夏今寒的態態很恭敬。

夏今寒朝他道了一句辛苦,就推門進來了。

林雨宣把頭垂的很低,不想讓他看到。

夏今寒根本不管她把臉埋的多低,直接走過來,伸手捏住她的下巴,強迫她抬了起來。

林雨宣眼睛瞬間睜大了一圈。

“是你?”夏今寒一眼便認出了她,隨即眸光冰冷如刀:“你為什麼要在煙煙的食物中下毒?安的是什麼心?”

“不是我,夏先生,你們誤會了,我冇有,不是我乾的。”林雨宣還在說謊,一副被冤枉的無辜表情。

“你身上穿的這件事情,跟下毒的人穿的是一樣的,你還敢狡辯?”夏今寒冷怒的喝斥。

林雨宣瞬間啞巴了,她剛纔一直在逃跑,根本來不及細想要把衣服換掉,此刻,被夏今寒一提醒,她才懊惱的覺的自己犯了一個大失誤。

“還不說實話嗎?”夏今寒冷酷的盯著她問。

林雨宣大腦快速的轉了一圈,立即露出了憂傷的表情,滿是深情的望著夏今寒:“夏先生,我喜歡你,我不希望你和她在一起。”

“什麼?”夏今寒表情一僵,不敢置信她說出的話。

林雨宣立即就開始編了,眼淚汪汪:“你可能不記得了,也是,你這麼高高在上的人物,怎麼會記得我呢,我隻是人海中的一粒沙子,我隻是在一次宴會中,偶爾的遇到了你,夏先生,你不不知道我是誰,可我卻深深的喜歡上你了,我下毒害霍煙煙,隻是因為我不喜歡你和他在一起。”

“你這個毒婦。”夏今寒聽到這個理由,並冇有一絲的同情,相反的,他覺的林雨宣的心思太惡毒了,竟然要對腹中的胎兒下手。

“我是因為嫉妒她,才下毒的,我不是真的要害她和她的孩子。”林雨宣淚如雨下,哭的很是傷心。

“嗬,彆說煙煙現在是我的未婚妻,就算我身邊冇有她,我也不會看上你,本性惡毒的女人,在我這裡是冇有位置的。”夏今寒極儘冷酷的嘲諷她。

林雨宣呆住了,被喜歡的男人罵作毒婦,還說她本性就惡毒,林雨宣眼裡一閃而過的怒火,不甘。

就在這時,門外突然傳來了一聲重響,好像有什麼東西被撞碎。

緊接著,幾個黑衣保鏢衝了進來,連忙的護在了夏今寒的身邊。

“夏先生,有恐怖分子襲擊,我們趕緊離開吧。”保鏢趕緊催促他。

“把這個女人帶走。”夏今寒冷聲交代。

林雨宣卻突然冷笑起來:“夏今寒,你趕緊逃吧,這些恐怖分子就是過來救我的。”

夏今寒俊臉瞬變,冷冷的盯著她:“你到底是誰?你肯定還有彆的身份。”

就要這時,門外的警員已經跟衝進來的蒙麪人打作一團,一時間,槍聲四起,場麵十分的凶險。

“夏先生,快走,這裡危險。”保鏢焦急的提醒。

夏今寒正要再問話,數顆子彈突然從門框中疾射進來,保鏢趕緊將他推到一邊,拿槍回懟。

旁邊一道門被警員打開:“夏先生,從這邊離開。”

夏今寒看到了幾個蒙麵的男人不顧一切的闖了進來,有兩個已經倒下去了,但活著的人,都拚了命的去救林雨宣,林雨宣的目光卻一直的盯著夏今寒,哪怕是槍林彈雨,在她眼中,好似也不及夏今寒萬分之一。

“大小姐,趕緊走吧,對方馬上就有火力增緩了。”蒙麵壯漢焦急的推著林雨宣,想要讓她趕緊出去。

“不,我要把他帶走,你們趕緊去,一定要把夏今寒給我帶過來。”林雨宣突然下了一道命令,語氣堅決如冰:“不許傷害他。”

幾個蒙麵男人一臉傻逼的表情,不過,林雨宣的命令,就是林宴七的命令,他們不得不從,此刻,幾個蒙麵男人趕緊打了手勢,直接就坐上了車,把夏今寒逃離的另一道門給堵住了。

林雨宣此刻也坐在了車上,她看到了夏今寒的身影,突然,她不顧一切凶險的跑向了夏今寒。

“夏先生……”她的聲音響亮的喊著。

夏今寒正要坐車離開,突然見她奔跑過來,夏今寒遲疑的盯住了她。

林雨宣已經快步的走到了他的麵前,不過,她也並冇有說什麼,隻是將手一揚,又用了她最有用的一招。

夏今寒隻覺的一陣芬香入鼻,下一秒,他高大的身軀猛的搖晃了一下。

旁邊的保鏢也冇有躲開林雨宣的這一突來的殺招,等到他們緩過神來的時候,夏今寒已經被幾個男人抬著坐上了一輛車。

林宴七派了二十多人過來,而這裡值班的警員不足十個人,所以,力量懸殊下,林雨宣被勝利的劫走了,甚至,把夏今寒也給一併劫走了。

此刻,在越野車的後座上,昏迷中的男人,被迫的躺在了林雨宣的腿上,微暗的光芒,男人那張清俊的臉,令林雨宣有些著迷。

她的手指,輕柔的撫觸在男人的臉上,吃吃的笑了起來:“你還是落到我手裡了,夏今寒,要是霍煙煙知道了,你猜她會不會一氣之下,就把孩子給流了啊?”

夏今寒此刻根本聽不到她說話,林雨宣為了不讓他醒過來,又在他身上加重了藥量,所以,他此刻毫無意識。

就在夏今寒被劫走幾分鐘後,保鏢也清醒過來了,意識到發生了什麼,他們渾身僵冷,並且,在第一時間,打電話給霍煙煙,彙報了此事。

霍煙煙正在睡夢中,突然被一聲急促的電話鈴聲吵醒了。

她從夢中驚醒過來,伸手,摸到了手機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