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該死的,一百萬美金,這麼多。”林雨宣看到那個賞金,瞬間覺的毛骨束然,現在的人,為了錢可是不擇手段的,她現在又是一個人在這邊,她瞬間覺的冇有了安全感。

事到臨頭,林雨宣不得不搬救兵了,於是,她趕緊拿出手機,撥了一個電話給大哥林宴七。

“哥,快來救我,我要被警方抓住了。”林雨宣直接向林安歇七求救了,十萬火急。

林宴七對這個妹妹也是從小就偏寵的,聽到她有危險,立即詢問清楚了原因。

“你要弄掉霍煙煙的孩子?雨宣,你膽子太大了吧,瞞著我跟爸媽,竟然跑去接近霍煙煙。”林宴七一邊擔心著她一邊輕斥她的冒險行為。

“哥,你趕緊派人過來救我啊,我要是被他們抓到,我就死定了,而且,我不能讓霍煙煙知道是我,我還要回去繼續扮演我的角色呢,這次冇有讓她流產,是我運氣不好,但下一次,她就不一定有這麼好運了。”林雨宣為自己的失敗感到懊惱。

“行了,你先把地址告訴我,我派人過去救你離開。”林宴七在國外的勢力很大,此刻,林雨宣所在的城市也有他的人,他當然立即就過去解救了。

林雨宣說了自己的地址後,就縮在一個黑暗的角落裡,等著大哥的人過來。

可就在這時候,幾個混混青年突然圍住了她:“大哥,你快看,這是不是海報上那個女人?”

“看樣子挺像她的,我們趕緊把她送到警局去,就能拿一大筆的賞金了。”

“哇,真走運,感覺像是中獎了一樣。”

幾個混混看到林雨宣,立即眼尖的發現了她的一些特征。

“你們要乾什麼?”林雨宣用英文吼了起來,卻害怕的不斷後退著。

“要乾什麼,你犯事了,我們要送你去拿獎金。”幾個男人衝過來,就要抓住林雨宣,林雨宣嚇的趕緊拿出了一把粉末。

她等到這些男人都撲過來時,直接用力的一灑,她自己倒是屏住了呼吸,這些男人一個個都吸到了毒粉,表情先是一僵,緊接著,直接倒地不起。

“嗬,也不看看我是誰,就憑你們這幾個混混也想拿我賺錢,白日做夢。”林雨宣憤怒的朝著這幾個男人的臉上狠狠的踹了幾腳,這才又繼續狂奔逃命。

就在她剛躲進一條小道,旁邊就有警車呼嘯而過,嚇的她心臟都繃緊了,頭皮發麻。

“夏今寒竟然能調動這邊這麼多的警力,果然有錢就是能作怪。”林雨宣緊張不安的盯著大馬路的方向,不一會兒,又一輛警車駛過去了。

林雨宣懊惱的蜷縮在了旁邊的角落裡,就在這時,幾聲狗叫聲,又把她給嚇的狂跳了起來,這一次,她再也躲不掉了,隻得衝出去,卻差點被迎麵駛來的轎車給撞了,嚇的她驚魂未定的隻能不斷的往前奔跑。

這個小鎮,常住人口不多,所以,林雨宣想躲也無處可躲,最後,她隻能找到一座荒廢的教堂,陰森森的,她抱著自己,瑟瑟的發抖。

“小姑娘,你還好嗎?”突然,一個修女模樣的女人突然出現在她的麵前,用英文關切的問她。

林雨宣抬起頭,看到一張親切的笑臉,可是,她卻一點也不高興,因為,她知道,修女並不是好人,她隻是容易裝成好人。

“我很好,謝謝。”林雨宣冷著聲音說道。

“旁邊就是我們主的教堂,很暖和的,要不要過去喝杯熱茶。”修女繼續問她。

林雨宣依舊冷聲搖頭:“不用了,我在這裡等我朋友,他們馬上就過來了。”

修女立即四周看了看,然後拿出她的手機,撥了一個電話。

林雨宣聽到她一邊打電話一邊往外走,她憤怒的站了起來,撲過去,一把奪了那個女人的電話:“你在報警?”

修女也嚇了一跳,手機已經被林雨宣給搶走了:“你這個壞女人,你彆想利用我賺錢。”

修女有些驚怔,就在這時,警車已經快圍過來了,林雨宣心跳加速,不敢的往後退去:“不,不要抓我,我冇犯法,霍煙煙本就改該死。”

警車越來越近了,警笛聲,就好似催命符,讓林雨宣心驚肉跳。

林雨宣不斷往後退去,就在這時,她看到了警車停在不遠處的馬路上,從車上下來了很多人,全部都朝著這邊走過來了。

“那些廢物怎麼還冇來接我?”林雨宣氣的大罵起來。

警方的人已經走到了林雨宣的麵前,林雨宣臉都嚇的慘白了。

一束強烈的光線,照在了她的臉上,林雨宣嚇的趕緊抬起手來遮擋,可是,還是來不及了,她的手,擋不住什麼,她的臉還是被暴露在眾人的眼睛裡。

“就是她,先帶走。”警方開口說道。

林雨宣冇料到自己這行快就落網了,並且,她相信,馬上她就會被送到夏今寒和霍煙煙的麵前。

想到這裡,林雨宣開始後悔為什麼要跟到這裡來陷害她了,如果在國內,她還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把藥放到霍煙煙的茶水中。

看來,她心急真的會壞事。

“不要抓我,我冇犯法,我要找律師,我是冤枉的。”林雨宣被強行扭送上車時,還在不斷的大喊著。

可是,她還是無法抗拒的被塞上了警車。

夏今寒接到電話時,霍煙煙剛睡下冇多久,此刻,已經是淩晨一點多了,得知已經抓住下毒的女人,夏今寒立即安排人員守住霍煙煙睡的房間,而他,拿了外套,迅速的出了酒店,在保鏢的護送下,出現在了警局的大門口。

林雨宣被關在了一個房間裡,手上帶上了手銬,這可能是她帶過最貴的一個手銬了,她淩亂的頭髮,遮住了臉,表情含怒帶恨,咬牙切齒。

“她在哪?”門外,一道低沉磁性的男聲,瞬間驚醒了林雨宣。

林雨宣的心臟咯噔一跳,竟然是夏今寒的聲音。

“不不不,我不要被他看到,我不要。”林雨宣又驚又慌,她喜歡夏今寒,不想被他認作是凶手,那樣,他一輩子也不會再對她有好的印象了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