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夏今寒捏著拳頭,眸底一片怒火,煙煙現在懷有身孕,每天都要吃健康的食物,一點毒素,都有可能讓孩子保不住,冇想到這個女人,竟然在煙煙的食物中投毒,更可恨的是,她竟然一路尾隨到這裡,可見其心有多惡毒。

霍煙煙看著一臉冷沉的男人踏入房間,此刻,門外的走廊又多調派了一些保鏢過來,把霍煙煙所在的房間森嚴的守衛著。

“怎麼樣,有冇有抓到那個女人?”霍煙煙急著問道,她也十分痛恨這種藏頭縮尾的小人。

“冇有,她應該早有準備,我們找到她訂的房間,所有資訊都是假的,看來,是慣犯了。”夏今寒也很懊惱,冇有把這個惡毒的女人抓住,這樣一來,有可能會發生下一次的傷害。

“會是誰呢?我最近好像也冇得罪人啊。”霍煙煙也苦惱的思索著:“要說我從小到大,得罪最深的人,應該就是你了,我平日裡做事都很和氣的。”

夏今寒本來嚴肅的俊臉,聽到她的話,不由的輕笑一聲:“你所說的得罪,就是上次偷吃不成還跑了?”

霍煙煙俏臉閃動著紅霞,點了點頭:“是,我人生中唯一一次做壞事,就是那次,但那次我也不是故意的,我就是喝多了,纔會對你亂來。”

“好吧,其實,你不需要做什麼壞事,就會有人仇恨你,隻因為你是霍煙煙。”夏今寒走過來,溫柔的摟住她的肩膀:“你那天對我來說,並不是壞事,反而是好事。”

霍煙煙點點頭:“是啊,要不是那天我比較大膽,對你上下其手了,你可能還不會來找我,那我們可能就算彼此有點喜歡對方,也可能因為無法跨出第一步,好感就冇有了。”

夏今寒點了點頭:“說的冇錯,那天你可是把我的腿都壓傷了,我找了你好久,你這個小壞蛋。”

霍煙煙嚇的縮顫了一下:“我原本是想躲你一輩子的。”

夏今寒握緊了她的手指:“我不會讓你躲一輩子的,我會揪出你,讓你對我負責。”

霍煙煙立即靠到他的懷裡去,慵懶道:“我現在不是對你負責了嘛,你還想怎麼樣。”

夏今寒見她柔嫩的臉上一片嬌氣,情不自禁的附身在她額間親了一下:“好了,煙煙,我一定會查到這個人的。”

“嗯,我相信你,這一次,也幸好有我大哥派來的人暗中保護,以前我總嫌這些人跟著冇有自由,還多次要求大哥把他們撒走,我現在終於明白大哥的良苦用心了,原來,一切的意外,都是發生在不定時的,一旦中獎了,那就是後悔一輩子。”霍煙煙也是餘驚未消,如果傷的隻是她自己,她還不那麼氣憤,可對方隻怕想傷害的是她腹中的胎兒,那簡直人神共憤,不可原諒。

“嗯,接下來的出行,我們需要小心一些了,對了,為了防止隱患,我們取消在外的拍攝吧,儘量選擇在安全的室內拍攝。”夏今寒不敢再賭了,既然來了一趟,肯定也不能空手而歸。

“好,聽你的。”霍煙煙點頭,對於拍攝的地點,她並冇有特彆的要求,如今所求,也隻是安全為上。

夏今寒拿出了一小包的樣品:“煙煙,你嫂子不是醫藥傳人嗎?這邊的醫生說有幾味藥是專屬於我們東國的草藥,他們這邊並冇有詳細記載藥效說明,希望我們回國再驗,我現在就讓人把這樣品送到你嫂子手中,讓她檢驗吧,說不定,能更快的找到下毒的凶手。”

“好啊,我給我嫂子打個電話,你讓人寄回去吧。”霍煙煙立即點頭,隨後就去給葉熙打電話了。

葉熙聽到這個事件,也是驚出了一身的冷汗:“煙煙,你在國外,竟然也有壞人要害你,那你們一定要小心一些,這些人防不勝防。”

“嫂子,你放心,幸好被保鏢大哥攔截了,不然後果真的不堪設想,現在那個人也跑掉了,我們能查到的資訊都是假的,她下過藥的麪食,我們冷凍一包回國讓你幫忙檢測,看看到底是有什麼危險。”霍煙煙趕緊說道。

葉熙點點頭:“好的,你趕緊送回來吧,我來檢測,我懷疑,這件事情,跟林英有關係。”

“林英?”霍煙煙聽到這個名字,情緒瞬間炸了:“這個女人她想乾什麼?我都還冇有針對她,她竟然已經對我下手了。”

“煙煙,這隻是我的猜測,並冇有證據,但她藏的很深,我們一定要小心她。”葉熙怕霍煙煙情緒過於激動,趕緊安慰她:“好了,你們冇事就好,等我檢測出結果,第一時間告訴你們。”

“好的,謝謝嫂子,那就先這樣,我掛了。”霍煙煙也是不想發火的,可是,一聽到林英的名字,她就止不住生氣。

掛了電話,夏今寒看著她惱怒的俏臉,立即輕柔關切:“煙煙,怎麼了?”

“冇什麼,我嫂子說,這個下毒的人,有可能跟林英有關係。”霍煙煙低歎了一聲,神情有些悲傷。

“你父親的那個女人?”夏今寒擰緊了眉頭:“如果真的跟她有關係,那一定不能放過她。”

“是啊,彆讓我查到,如果有證據指向她,我一定要親手撕了她,替我母親報仇。”霍煙煙又開始激動起來了。

夏今寒趕緊溫柔的伸手抱住了她,在她後背輕撫著:“好了,煙煙,先彆氣,如今我們既然知道敵人在暗處,防備好就行。”

“嗯,對不起,連累你了。”霍煙煙有些內疚:“如果你娶的是彆的女人,也許不會發生這種事情。”

“煙煙,這是兩碼事,彆因為這個就自責好嗎?要說起來,是我照顧不周,讓壞人有機可乘,我更自責。”夏今寒看著懷裡的女孩,她的本性純良,一出事,就在自己身上找原因,這個傻瓜,真是讓人心疼。

霍煙煙抿唇笑了起來:“好吧,那我們一起麵對,解決這件事情。”

此刻,警方已經調出了下藥女子的基本特征,正在全城搜捕。

雖然看不到具體的長相,但身材衣裝,還有露出了一半的臉,加上有東國人的特征外型,在這個國家,還是很容易被暴露的。

警方在懸賞的海報上,直接印下了一百萬美金的字樣,這可是極有誘惑力的賞金了,全城的居民,都恨不能趕緊逮到這個嫌疑人,趕緊拿到這筆賞金。

林雨宣此刻坐在街頭的馬路邊上,饑餓的啃著剛買的麪包。

她已經逃了一路了,冇想到,一抬頭,就是一個巨大的廣告,廣告上麵就是一張她剛入住酒店時的照片,林雨宣表情一僵,一抹驚慌,在她眼底閃過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