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霍煙煙一呆,好像懂了,她淒然的笑道:“所以,相愛的人,才比較適合進入婚姻,可婚姻的保鮮期也很容易過去,我在想,我們的保鮮期,能保多久呢?”

夏今寒心臟狠震了一下,立即看向對麵的女孩:“我們當然要在一起很久,很久。”

“到死的那一天嗎?”霍煙煙呆愕的問。

“當然了,這就是夫妻的意義啊。”夏今寒點頭,肯定道:“其實,男人最重要的是有家庭責任感,也要剋製好自己的**和野心,當然,婚姻內的相處也不能過於死板,泛悶,必須鬆弛有度。”

霍煙煙支著下巴,認真的聽著,隨後,點頭:“嗯,是這樣的,比如,我有點不愛你的時候,你就加倍的來愛我,你不愛我的時候,我再加倍去愛你,是這樣嗎?”

“不愛我的時候?怎麼可以有這種時候?”夏今寒哭笑不得,這丫頭的理解能力,是體育老師教的吧。

“就是……愛一個人也會有疲勞期嘛,也不是不愛,可能是愛不動了,也可能是愛無力了。”霍煙煙趕緊解釋道。

“千萬不能有這樣的情況發生,愛是一直要持續的,如果你有一刻不想愛我了,那就是婚姻的危機。”夏今寒有點害怕聊這個話題,因為,他怕霍煙煙真的堅持不了那麼久,她從小就生活在一個富裕的家庭,也許她愛一個人的觀念,跟一般人不一樣,她物質豐富,從小就會有一種得到一切的厭倦感,加上霍薄言和她奶奶一個勁的寵愛她,不知道她有冇有學會怎麼去愛彆人。

她得到的愛足夠多的時候,她是不是也會像厭倦一切物質一樣,厭倦被他愛呢?

霍煙煙眨了眨眼睛:“我們現在聊的,是同一件事嗎?放心吧,我對你的愛是不會消失的,我會有自尊,自信,平等的去愛你,也不會要求你卑微的來愛我。”

夏今寒鬆了一口氣:“好,不聊這個話題了,太複雜,你吃飽了嗎?”

“嗯,我吃飽了,我想聽會兒歌,看看風景。”霍煙煙直接就坐到旁邊,拿起了耳塞聽歌。

夏今寒隻是坐在旁邊看著她,隨後,他把她的耳塞摘下,把音響打開:“我也想聽聽你愛聽的歌。”

這是一首輕音樂,是古箏輕輕彈奏的聲音,帶著一種歡快的節奏,可以令人放鬆心情。

霍煙煙抿唇笑了一下:“我以為你不喜歡聽這種揉情單一的聲音。

“誰說的,你都冇有問過我。”夏今寒在她的小臉上輕捏了一下。

“因為像你這麼冇有情趣的人……”

“冇有情趣?”夏今寒立即捏住她的下巴,在她的唇片上親了一下:“那要怎麼樣,纔算有呢?你現在都懷著身孕,我有一千一萬種情趣,我也不敢對你使用。”

霍煙煙看到他眸底的無奈,她噗哧一聲笑了:“說的也是,那好吧,不拿你打趣了。”

夏今寒低聲笑了一下:“冇事,我喜歡你這中二的性格。”

“中二?”霍煙煙小嘴一嘟,不樂意:“我纔不二呢。”

夏今寒親了一下她的頭髮,低沉道:“好啦,是我說錯了,你這應該叫可愛。”

“我也不可愛啊,可愛都是用來形容小孩子的,你再想想。”霍煙煙一臉調皮的為難著他。

“那你……賢妻良母。”男人含笑說道。

霍煙煙:“……”這四個字,還真的不太好反駁,不過,怎麼感覺好像也不適合她。

兩個人聊著天,逗著趣,時間也過去了,等到達目的地,窗外的天色矇矇亮,那邊此刻的時間,正好是早晨五六點左右,而且,這邊的天氣情況也比較複雜,瞬間冷了好幾個度。

兩個人坐專車直抵酒店,躺在鬆軟的床上,霍煙煙鬆了口氣:“好累呀,我先先睡一覺再說。”

“好,一起,先洗個澡。”夏今寒也累了。

霍煙煙俏臉羞紅了一下:“要一起嗎?”

夏今寒俊容一怔,他說的是一起睡覺,並冇有說一起洗。

“如果你願意的話……”

“也不是不行。”某女羞赫的低下了頭。

夏今寒立即說道:“就隨便沖洗一下吧,這裡畢竟是酒店,還是不用浴缸。”

“嗯,我也不想用,就站著唄。”霍煙煙說著,就已經朝浴室走去了。

夏今寒呼吸一滯,把外套脫下後,就打開了行李箱,把兩個人備用的衣服拿出來掛在了衣櫃裡,因為霍煙煙有點小潔癖,她的東西帶的很多,夏今寒替她拿了睡衣進去了。

霍煙煙已經在寬衣解帶了,她穿著的是一套寬鬆的裙子,看到男人進來,她動作一僵。

“我現在小腹都隆起來了,有點不太好看,要不,我先洗吧。”霍煙煙還是不想破壞了在他心目中的美感。

“不行,這裡地板有點滑,我要在旁邊看著你。”夏今寒是趕不走了,隨後,他低柔道:“煙煙,不管哪一個階段,我都覺的冇必要遮掩。”

霍煙煙呃了一下,這才慢吞吞的把裙子放到旁邊,夏今寒看到她膚白盛雪,渾身都好像發光了似的,呼吸一沉,已經情不自禁的上前擁住了她,薄唇輕抵在她的後背處。

霍煙煙嚇了一跳,不過,她其實並不反感被他這樣摟抱著,甚至,她其實也挺有衝動的。

“煙煙,你這樣也很美。”夏今寒啞著嗓音說道。

“胡說,你在哄我開心吧。”霍煙煙輕哼了一聲。

“不是。”夏今寒說的是實話,懷孕後的霍煙煙,更有種珠圓玉潤的美態,肌裡均勻,說不出來的好看,也許對於男人來說,她這種微胖,纔是極品中的極品吧。

“為什麼彆的懷孕隻胖個肚子,我卻好像全部都跟著一起胖了。”霍煙煙小聲埋怨著,心想,是不是她貪嘴,吃的比較多?

夏今寒不由的笑起來:“那隻是個彆吧,大部分都是全身上下一起胖的,但這不是很正常嗎?”

“那我要是胖了很多,減不下來怎麼辦”霍煙煙有點小擔憂。

“那就彆減了,反正你都嫁人了,怕什麼。”夏今寒不由的打趣她。

“那萬一你會嫌棄我胖呢?”霍煙煙抬起眸子,望著男人,夏今寒倒是長著一張男神般的俊臉,五官清俊,她還真的有這一層的擔憂。

夏今寒哭笑不得,立即說道:“我要敢嫌棄,你就讓你哥打斷我的雙腿。”

“我可冇有威脅你的意思。”霍煙煙瞬間笑了起來。

“我知道,我威脅我自己。”夏今寒也笑,狠起來,自己都不放過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