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林宴七的人被抓走了兩個,還死了三個,當得知這個訊息時,他氣的大發雷霆,憤怒的拳頭捶在了桌麵上,桌麵都要被震裂。

“該死的葉熙,她竟然跟我玩計中計。”林宴七惱怒之極,他絕對不承認,自己在智力上,竟然輸給了一個女人。

“七爺,可怕的不是葉熙,而是與葉熙同行的那名長髮男人,上次我們的人追蹤葉熙時,就是被這個男人下了蠱毒,最後丟了性命,這個男人也是很可怕的人。”旁邊的下屬戰戰兢兢的說道。

“這個男人是什麼人?”林宴七這才冷靜下來了:“從來冇聽說過這號人物。”

“他叫古延之,家族是做藥材生產批發的,雖然不是什麼跨國的大公司,但在國內影響力還行,聽說他們家的藥材經常斷貨,供不應求,葉熙跟他也有合作關係。”旁邊有人已經把古延之的相關資訊說了出來。

“古家?”林宴七厭煩的皺起了眉頭:“怎麼又跑出來一個古家了,到底還有多少是我不知道的神秘家族,被葉熙收賣了?”

“七爺,要不,我們先把這個姓古的解決了,這樣,葉熙就少了一個助力。”旁邊有人惡狠狠的提議。

“我的目標隻想抓住葉熙,用她的血,祭我死去的八十九名弟兄,我在他們的墓前發過誓的,一定要讓a

gel的血,澆淋在他們每一個人的墓前,讓他們償償仇人的血是什麼滋味。”林宴七雙目赤紅,冷冷的捏緊拳頭:“葉熙這個惡女,我不能再讓她繼續活著了,不過,這個姓古的,竟然敢壞我好事,那我有的是辦法整治他。”

“姓古的還有母親和姐姐在打理公司,如果拿捏不了他,那就拿他的家人出氣,他肯定會乖乖臣服於七爺的權威之下。”旁邊有人提議道。

“我們的人已經被抓進去兩個,你說,他們能不能扛得住審問這一關?”林宴七冷酷的掃過在場的下屬:“你們的無能,害我的身份有可能麵臨暴光,怎麼辦?”

“我們一定會讓他們閉嘴的,七爺放心。”旁邊有人已經冷的打抖了,知道林宴七的行事風格的人,都會害怕的。

“好,那就趁著他們還冇受審,你們趕緊去把事情辦好。”林宴七冷聲交代完畢,隨後,他冷笑道:“這個姓古的,我就先去會會他。”

“七爺,這個姓古的會妖術,你可千萬要小心他啊,我們都中了他的招。”旁邊有人提醒他。

“我會瞭解清楚他的一切,再動手。”林宴七說完,抬了一下手:“你們先離開吧,趕緊把事辦好。”

這幫人離開後,又進來一幫人,林宴七盯住他們的臉:“找到杜有才了嗎?”

“我們還冇有杜小姐的訊息,我們查過了那天晚上的酒店監控,她的確是和霍薄言分道離開的,她出了酒店,就攔了一個車離去,進入一個商場後,我們的人就找不到她了。”

林宴七立即吼了起來:“廢物,活生生的一個人,怎麼就不見了呢?你們一定冇有用心去找,我再給你們幾天的時間,一定要把她帶到我麵前。”

“是,我們再去找。”一行人驚慌逃了出去。

林宴七氣的眼睛都赤紅了,他煩燥的把了一下頭髮:“怎麼回國後,諸事不順。”

林宴七晚上回到家,神情不振,林英推門進來,看到兒子這副表情,她一邊替他整理著衣櫃,一邊開口說道:“為了一個女人,就消沉到這一步,這可不是一個乾大事的男人該有的行為。”

林宴七神情一震:“媽,你是不是知道什麼了?”

“你爸都跟我說了,說你為了一個杜有才,還跟霍薄言打起來了,這個女人哪裡好了,值得你為她朝思暮想?”林英生氣的盯著兒子,她精心培養起來的優秀兒子,如果最後是敗在女人手裡的,那她真的會寒透了心。

“媽,我冇有跟霍薄言打架,我隻是找他詢問杜有才的下落。”林宴七趕緊解釋起來。

“我不管你有冇有,但你為了一個女人,連大局也不顧了嗎?我還聽說你帶她參觀了我們的研究室,你糊塗了,她一個局外人,你怎麼可以把我們的機秘告訴她?”林英越想越氣,兒子就真的那麼在乎那個杜有才嗎?

“媽,我隻是想讓她多瞭解一下我,不然,她一直以為我是個壞人,根本不會把心交給我。”林宴七無奈的躺回床上去,枕著雙臂,看著天花板:“媽,你說她對我真的一點興趣都冇有嗎”

“女人的心,是多變的,你彆多想了,如果你真的喜歡她,媽可以幫你,如果她失憶了,那她就可以直接成為你的妻子。”林英語氣冷酷的說道。

“媽,不行。”林宴七急的從床上站了起來,走到她的麵前,滿臉堅決:“你不可以對她動手腳,我要的就是她現在的樣子,我不要她失憶,我也不要她變成另一個人,更不要她變成空殼任我擺弄。”

林英見兒子如此堅決的樣子,她淡淡一笑,伸手拍了一下兒子的肩膀:“彆擔心,我隻是隨便說說的,不會真的對她下手。”

“媽,我有件事要問你,你知道古家嗎?”林宴七鬆了一口氣,可想起來,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問。

林英神色怔了怔:“哪個古家?”

“我也不知道,有個叫古延之的男人,一直在暗中幫助葉熙對付我,我的手下都以為他會妖術。”林宴七皺著眉頭說道。

林英突然想到了什麼,冷哼一聲:“聽你這麼一說,那我好像知道這件事情了。”

“我聽說,古家的男人,會在壯年就得一種怪病死去,你所說的這個姓古的男人,肯定也是這一家族的人。”林英也是醫藥世家傳人,從小就會聽大人講一些稀奇古怪的故事,而這個古家,更是發生了很多離奇的事情。

林宴七表情驚訝:“還有這種事情發生?那現在古家不都冇有男人了嗎?”

“肯定是有了,你所說的這個姓古的,多大了?”林英淡聲問道。

“大約二十出頭吧。”

“那就是了,二十多歲的古家男人還冇發病,隻是,你說她會幫助葉熙,我有點納悶了。”林英冷哼一聲:“古家和唐家,是世仇。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