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葉熙見男人在擔心自己,她趕緊出聲道:“冇什麼,就是有隻鳥撞到我的玻璃了,已經被我趕走了。”

“小熙,這不是好兆頭,你要更加小心。”霍薄言擰著眉宇,低啞著叮囑。

“怎麼?霍總還迷信啊,這不能怪鳥,隻能怪阿姨把我的玻璃擦的太亮了,鳥看著也迷糊,所以撞過來了。”葉熙輕笑著安慰他。

“小熙,有時候,你就不能像彆的女人一樣,遇到危險,裝一下可憐,讓我心疼一下嗎?為什麼每一次有危險,你都衝在第一個,好似我是你的小媳婦似的,還需要你來保護安慰,可我是一個大男人,我要給你安全感。”霍薄言一副無可奈何的語氣,娶了個又強又颯又美的嬌妻,把他的男性功能都摧殘的毫無作用了。

葉熙直接被他的話給逗樂了:“霍總,彆這麼冇自信,我不是不需要你保護,我隻是還冇有到需要你保護的地步。”

“那什麼時候,你才需要我?”霍薄言撒著嬌問。

“晚上空虛寂寞冷的時候啊,你又能暖被又能暖身還能暖心,你的作用可大著呢。”葉熙瞬間把車速提到了一百八十碼。

霍薄言瞬間給整的無語了,不過,他心裡還是挺得意的。

他的妻子,還是有需要他的地方。

“小熙,那今天晚上,我就再發揮一下我的作用……”

“不用了,昨天晚上已經滿足了,今天就容我休息一天,對了,我一會兒要去一趟我爺爺奶奶那邊看看情況,我奶奶對我爺爺的症狀描述的不是很清楚,我需要親自看看,你就早點回去帶孩子吧。”葉熙哪裡消受得起,這個男人天天都追著要。

霍薄言哦了一聲:“要不要我陪你一起去?”

“不用,我去去就回,晚上能回來吃飯。”葉熙其實也不想跑這一趟的,可是,爸爸走了,爺爺奶奶已經算是孤寡老人,著實可憐,她這個孫女,多少還是要代替父親儘個孝。

“好吧,那你一定要小心點,有事給我電話。”霍薄言也不好攔著她去見她的爺爺奶奶,隻好叮囑了她。

“嗯,我會的,先掛了,我還有事處理。”葉熙說著,就掛了電話,起身,徑直走向了那個無人機。

無人機也並冇有綁什麼炸彈之類的,隻掛著一張她的黑白照片,上麵染了一點不知是雞血還是豬血之類的,看著磣人。

葉熙氣的她捏緊了拳頭,咬了咬牙:“林宴七,彆惹急我了,惹急我,要你好看。”

葉熙帶上手套,把照片拿過來,摺好,裝進了袋子裡,扔進了垃圾桶裡。

就在這時,無人機好像被人遠程遙控過了,又發出類似振翅的聲音,葉熙直接抬腳,一腳給跺了。

“就會耍這些冇用的小技兩,林宴七,彆怪我看不起你。”葉熙把無人機也扔垃圾桶了。

一直做事到下午三點半,葉熙為了要去看爺爺奶奶,就提前離開了辦公大樓,旁邊就是數棟大廠房,葉熙現在不是在霍氏總部上班了,而是天天要過來唐氏大樓這邊,大樓最高也就五層左右,餘下的全部是大廠房,葉熙每天的工作,除了坐在辦公室,就是戴著口罩,穿著無菌服在各大車間抽檢品質,決定事事還是需要親力親為,帶好頭部作用。

葉熙帶著車,朝著程家老宅駛去。

一路上,她戴著墨鏡,極為警惕的看著四周,果然發現了後麵有一輛車在跟蹤她。

“嗬,無聊。”葉熙加快了速度,決定甩開那輛車。

可惜,那輛車也不是吃素的,她加速,他也加速,並且,連續還闖了紅燈。

葉熙正煩著,突然手機響了,她看了一眼,竟然是古延之。

這位美男子又有事找她了。

“下午好,古少爺。”葉熙語氣俏皮的跟他打招呼。

“葉熙,我剛纔看到你們的訂單量好像又增加了數倍,怎麼?又增設新的生產線了?”古延之清潤的聲音傳了過來。

“古少爺一直關注著我的事業啊?”葉熙含笑問道。

古延之有些無奈:“不是,隻是偶爾關注一下。”

“是的,我現在又升職了,是唐氏集團的總經理,以後負責唐氏藥業所有的工作,你們古家的藥材在質量上麵很有保證,所以,我想大量收購,不知道你們古家是否能吃下這麼大的訂單。”葉熙一臉認真的詢問著,她是真的很需要古延之的援助。

古延之在那邊沉默了幾秒:“是霍薄言任命你擔任這個職務的?”

“是,也不是,唐氏藥業是我外婆的產業,我是帶著對外套的思念去接管的。”葉熙解釋道。

“好,如果是你想要,那我接了你這訂單,不過,有一部分的藥材還需要推後才能產出,你是知道的,藥材不可能催熟,我也不可能給你劣質的產品。”古延之並冇有考慮,就接受了她的訂單。

“真的嗎?謝謝你啊,古少爺,改天請你吃飯。”葉熙立即感激不己。

“何必改天,今天,不行嗎?”古延之突然強人所難。

“今天?”葉熙看了看時間:“我今天還要去我爺爺奶奶那邊,有點事情。”

“我也想拜訪你的爺爺奶奶,方便告知我地址嗎?”古延之的下一句話,又讓葉熙驚愕。

“這個……你要是能來,那當然是最好的,正好我爺爺的病情,想請你幫我看看。”葉熙思量了一番,決定讓古延之過來一趟。

“好啊,我這就過來,地址發過來吧。”古延之的聲音都變的輕快了不少。

葉熙在一個紅綠燈前,把地址發了過去,她又繼續盯著後麵的車輛,還在跟著,真是陰魂不散。

葉熙深吸了一口氣,看來,她是甩不開他們了,算了,讓他們跟著吧。

葉熙到底程家老宅時,聽到了有人在唱戲曲,一邊唱還一邊耍著劍,她睜大了眼睛,那不是爺爺嗎?

老太太在旁邊穿了一套古裝戲服,正在拍著手,附合著老爺子的賣力表演。

“奶奶……”葉熙停下車,快步的走向了他們。

老太太看到是她,臉上瞬間笑容滿麵:“葉熙來了,瞧你爺爺這精神頭,真是年輕人都比不了,都唱一下午了。”

葉熙立即走了過去,看了一眼爺爺的狀況,老爺子看到她,愣了愣:“孫媳婦來了。”

老太太直接往老爺子手上捶了一拳:“你這老糊塗,這是你孫女葉熙。”

“哦,葉熙,我隻有一個孫女叫小寧啊。”老爺子迷糊的說道。

葉熙立即安撫老太太:“沒關係的,爺爺還在恢複期,慢慢來。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