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想不通,滲不透,悟不明,葉熙覺的,不虛度今天,就已經算是活的很充實了。

“哎呀,疼疼疼。”就在兩個人閒聊時,裡麵傳來了老爺子的痛呼聲,兩個人一驚,都急步往裡麵走去。

林英已經站了起來,活動著她痠疼的手臂,然後走到她的箱子麵前,打開,從裡麵拿出了六包藥:“早晚一包,服用三天,會有效果的。”

老太太伸手接了過去,感激了一聲:“謝謝醫生。”

葉熙立即拿過一包,抵在鼻前聞了一下,林英嘲諷她:“怎麼?怕是毒藥啊?”

葉熙搖了搖頭:“我隻是職業習慣,抱歉。”

老爺子已經揉著自己的頭髮,坐了起來,隨後,他揪著眉頭,看著屋子裡的人發起了呆。

“我明天這個時候,還會再過來,葉熙,你可以不用陪著了,放心,我既然跟你交易了,就一定會把事情辦好的。”林英說完,就提著箱子往外走。

葉熙站在門口,目送她坐上了車,車子遠去。

“葉熙,她剛纔說什麼交易?”老太太聽到了,有些擔憂。

“奶奶,你放心吧,她挺有能耐的。”葉熙不敢如實相告,怕奶奶會擔憂。

“老太婆,我口渴了,給我水喝。”床上發著呆的老爺子,突然開口喊了起來。

老太太一驚,不敢置信的走過去:“你剛纔叫我什麼?”

“老太婆啊?”老爺子倒是覺的奇怪了,直接伸手在她麵前揮了揮:“發什麼愣呀,給我水喝呀,你想渴死我啊。”

老太太驚喜交集,轉頭看著葉熙:“他認得我了,葉熙,他竟然認得我了。”

葉熙也很驚訝,立即走過來詢問老爺子:“爺爺,你還記得我是誰嗎?”

老爺子盯著她看了好一會兒:“你不就是我孫媳婦嘛,上次我不是介紹你跟我孫子在一起,你同意了。”

葉熙:“……”

老太太卻罵起來:“你個糊塗東西,她是你孫女,什麼孫媳婦,我看你是好了,又冇好。”

“孫女?不是孫媳婦?”老爺子有些蒙,來來回回的唸叨著。

葉熙趕緊對老太太說道:“奶奶,你彆動不動就罵爺爺了,沒關係的,隻要他認得你就行。”

“是啊,葉熙,剛纔那醫生叫什麼名字,看著年紀挺大的,應該是醫院的專家了吧。”老太太瞬間對林英的醫術佩服起來了。

葉熙輕嘲一聲:“不是專家,隻是散醫,但爺爺的情況來看,她是有能力的。”

“散醫呀?那也不得了,我聽說,不在醫院當職的醫生,纔是真有本事呢。”老太太驚喜的說。

葉熙哦了一聲,這是連她也誇進去了嗎?

“奶奶,爺爺的藥,你定時給他喝吧,我先走一步了,有什麼事情,隨時聯絡我。”葉熙叮囑道。

老太太心滿意足的哎了一聲:“你去忙你的吧,這邊冇什麼事。”

葉熙這才放心的離開了,接下來,她準備去找陸澤寧。

陸澤寧讓她去半島酒店頂層見麵,葉熙穿過酒店大廳,站在電梯裡,腦子不由自主的回想起一些零零碎碎的片段。

隨後,臉頰也有點發燙。

那時候被唐夕婉陷害,她神智不清,以為是跟陸澤清滾了床單,冇想到,那天的人竟然是霍薄言。

葉熙來到了頂層,陸澤寧好像迴歸了他的正常生活,不過,看到他消瘦了一圈,葉熙知道,他還在跟毒對抗著。

“小熙,你來找我,有事嗎?”陸澤寧臉上掛著笑容。

葉熙心疼的看著他,低聲問:“陸大哥,需要我幫忙嗎?”

陸澤寧知道她在說什麼,他搖了搖頭:“暫時不需要,癮上來的時候,我就讓人把我鎖在房間裡,雖然過程非常痛苦,但最近狀況減輕了不少,我相信,隻要我意誌力足夠堅強,肯定能徹底的擺脫掉的。”

“嗯,我也相信你可以的。”葉熙點了點頭。

“薄言已經把我爸的事跟我說了,他說了謊。”陸澤寧苦笑一聲。

“是啊,我也知道了,伯父為了保護你才說的謊,他肯定是愛你的。”葉熙也鬆了口氣,陸大哥雖然曆經生死考驗,但也尋回了珍貴的父愛,相信接下來,他會更加勇敢的麵對他的人生,迎接未知的挑戰。

“對我來說,這就夠了。”陸澤寧露出了輕鬆的微笑:“隻要他冇有做對不起薄言的事情,就行。”

“陸大哥,林宴七好像對你產生了仇恨,你要更加小心纔是。”葉熙低聲提醒他。

“仇恨?是因為我潛入他的組織一事?”陸澤寧皺起了眉頭。

“不是,是因為杜有才暗戀你一事。”葉熙說到這個名字時,故意咬重了一些。

陸澤寧愣住:“你暗戀我?小熙,彆開這種玩笑,薄言會刀了我的。”

葉熙立即玩笑起來:“他不會刀你,但林宴七會,他對杜有纔好像情有獨鐘。”

“啊?林宴七也喜歡你?這可真是有趣了,薄言和他是同父異母的兄弟,兩個人都喜歡你,小熙,你這是什麼體質?”陸澤寧覺的有趣極了。

“陸大哥,現在是開玩笑的時候嗎?”葉熙卻一點高興不起來,相反的,她還挺擔心:“林宴七是一個專橫又霸道的男人,我一開始並不知道是他,現在知道當年救的人是他,我其實是挺後悔的,如果他死在三年前,就冇有今天這麼多的事了。”

陸澤寧輕歎道:“小熙,你是醫生,救死扶傷是你的本能,就算時間重來一回,三年前的你,肯定也是會救他的。”

葉熙微張了一下唇,竟答不上話來了。

“說的是,我會的,所以,現在說後悔,就冇什麼意義了。”葉熙苦笑,自嘲。

“是的,自責冇有意義,正麵迎接挑戰,纔是我們接下來該做的事情。”陸澤寧點了點頭,嚴肅道:“如果林宴七要把我當情敵,那我也冇辦法,誰讓我們編了那個謊呢?”

“我明天,要去見林宴七,以杜有才的身份去見他。”葉熙突然開口說道。

“啊?”陸澤寧震驚了一下:“你不能去見他,他很危險。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