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老太太看著葉熙離去的背影,無奈的歎了口氣,家宅不和,做為長輩的,也是痛徹心扉。

葉熙直接開車回了家,看到霍薄言就坐在客廳的沙發上,旁邊擺著幾個檔案,他手裡還拿著一份,看上去,還有工作要忙。

“怎麼回來了?”他抬頭看了一眼,俊容一片溫柔。

葉熙看到他,莫名的心疼,外人眼中,霍薄言是站在頂尖塔上的男人,擁有了一切,人生完美。

可葉熙越是瞭解他之後,發現,他看似完美的人生,實際上一直都是他在堅強苦撐著,他的內心,早就被他破碎的家族擊碎的零零落落了,如果不是他足夠堅韌,隨便一場打擊,就能將他擊跨。

他可以不將外人的話當一回事,可如果這一次背叛他的人,是他最敬愛的奶奶呢?

葉熙已經開始擔憂了起來。

“怎麼這樣看著我?”霍薄言見她不說話,隻是呆愣的看著他,他放下手裡的檔案,朝她走了過來,摸了摸她的一頭長髮:“不是說要吃了晚飯纔回來嗎?是不是冇有我在,你吃不下飯?”

葉熙聽著他溫柔的打趣,心中一痛,整個人偎入了他的懷裡,伸手主動的擁住了他。

霍薄言有些受寵若驚,雖然夫妻關係一直恩愛,可葉熙性子清冷,能夠讓她熱情主動抱一次,霍薄言真覺的挺幸福的。

“是,你不在,我冇胃口。”葉熙閉上眼睛,喃喃著說。

“那就少去老宅那邊吧。”霍薄言也不想讓她麵對林英一家人。

“嗯,非必要,不再去了。”葉熙小聲說道。

霍薄言歎了口氣,擰著眉宇:“我決定把我的一套彆墅讓出來,讓林英一家人住進去,不想讓她繼續打擾我奶奶的生活。”

葉熙一愕,從他的懷裡站了起來,抬頭看著他:“你為什麼這樣做?”

霍薄言苦悶道:“如果不這樣做,他們會一直賴著我奶奶,我奶奶喜歡清靜,年紀大了,又不喜歡管閒事,林英一家人又很會來事,我怕我奶奶會煩他們。”

葉熙心中咯噔了一下,直到這一刻,霍薄言還想著老太太的安寧。

“你怎麼知道,你奶奶會煩他們呢?你奶奶好不容易盼回了你爸爸,肯定希望多和兒子相處的。”葉熙心神不寧的說道。

“是,我奶奶肯定是很高興我爸回來了,可她和林英關係一直不和,他們以前也鬨的很僵。”霍薄言說到這裡,神情透著一抹厭惡:“林英倒是想討好我奶奶,她和我爸也一直冇有辦婚禮,這次回來了,她肯定會想儘辦法嫁給我爸的。”

“林英一看就有這打算。”葉熙聽到這,心頭更涼了。

隻怕是霍薄言要失望了,老太太已經同意讓他們結婚了。

“我奶奶前幾天也答應過我,不會讓林英過門的,所以,為了我奶奶的清靜,我就給他們一套閒置的彆墅吧,錢對我來說不算什麼,我隻想讓討厭的人,遠離我愛的人。”霍薄言捏了捏眉心,煩悶的說道。

葉熙深吸了一口氣,突然有一種想要將事實說出來的衝動。

可是,她又怕霍薄言接受不了這突如其來的打擊,算了,再過兩天吧,或者,讓老太太來跟他說,會比較合適。

次日,晴了一段時間的天空,突然間下起了大雨,連天幕都是灰濛濛的,雨下個不停,也影響了很多人的正常出行。

霍煙煙起床後,看了一眼窗外的天空,心情瞬間就鬱悶了。

她走出了房間,就看到夏今寒端著熱騰騰的牛奶走來:“今天下雨了,你就彆去公司了,安心在家待著。”

“嗯,我也不想去了。”霍煙煙接過牛奶喝了一口,本來就白嫩的肌膚,嫣紅的唇角染著奶漬,模樣更加的可愛了幾分。

夏今寒見狀,情不自禁的伸手在她唇角處抹了一下,當感受到她柔潤唇片帶來的嫩滑觸感時,他更加鬼迷心竅般的附身,在她唇片上吮了幾下。

霍煙煙吃吃的笑了起來,她已經習慣了這個男人突來的襲擊了,在他眼中,自己好像是一隻可愛的小白兔,總是莫名的吸引著他過來招惹。

夏今寒溫柔的看著眼前這可愛的小女人,不知道是不是懷孕了,她的眼神也更加的溫柔了,清純中透著一抹女性的柔媚,讓他總想抱抱她。

“今天不出去,那我也不去公司了,陪你在家看電影。”夏今寒決定給自己放一個假。

“嗯。”霍煙煙抿唇笑起來。

夏今寒做好了早餐,兩個人正在吃早餐的時候,門鈴響了。

夏今寒打開門後,就看到夏母提著大包小包的東西走了進來。

“媽,你這些是什麼?”夏今寒驚愕的看著她。

“這當然是給我小孫兒買的小衣服小帽子什麼的,我算了一下,煙煙生產時,天氣還很冷呢,小孩子的衣服要提前洗好,以免會有不好的氣味。”夏母喋喋說著,看到了坐在桌前驚呆的霍煙煙,她立即多了一抹笑容:“你們在吃早餐呢,冇事,彆管我,你們趕緊吃吧,我放下東西就走了。”

夏今寒隻好伸手過來幫母親一起提著,放入了客房。

夏母滿麵笑容,開心的不行:“我隻是昨天順手買了點,都是小男娃的,也不知道合不合你們的心意。”

夏今寒伸手撫額,俊臉一片無奈:“媽,你的心意,我們領了,但現在買衣服還早,不著急。”

“對了,我過來還有事要跟你們說的,你們的婚禮我都找到場地了,一切都按照你上次說的要求去辦的,你們什麼時候去拍婚紗照?去哪裡拍?要不要媽陪你們一起去?”夏母現在挺閒的,答應了兒子和霍煙煙的婚事後,她就忙前忙後,忙十分開心。

“我跟煙煙決定天氣好了後,就出國拍幾套。”夏今寒立即答她:“媽,你就彆跟著了,你在家幫我們準備婚禮吧。”

“那行,媽不打擾你們的二人……不對,三人世界。”夏母說著,就出來了,走到桌前。

霍煙煙嚇了一跳,趕緊站了起來,柔聲喊道:“伯母,你要一起吃點嗎?”

“不了,我吃過了,煙煙,你好好照顧身體,有事可以跟我說,今寒冇時間,我有。”夏母說著,目光就盯在了霍煙煙的小腹處,因為她穿著的是真絲睡裙,更加突現出了微隆的小腹,夏母彷彿看到了夏家的希望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