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林宴七隻好冷著聲說道:“放心吧,我不會動陸澤寧的,我隻是想找到杜有才,如果你告訴我這些訊息,我就放過陸澤寧。”

“你的話,我能相信嗎?”葉熙冷笑。

林宴七瞬間惱怒的瞪她:“葉熙,你是故意在釣著我玩是嗎?你知道我著急找她,所以你拿我開玩笑。”

葉熙搖了搖頭:“我隻是想確定一下,你凶什麼。”

“我冇有凶。”林宴七已經隱著一肚子的火氣,在這裡跟葉熙和顏悅色的說話了。

葉熙心中已經有了另一個決定了,她決定再扮演一次杜有纔去接近林宴七,說不定,通過杜有才的這個身份,纔有可能從林宴七的口中,瞭解更多關於林英的秘密。

葉熙打定主意後,便繼續編故事:“我不知道她具本的住址,但我知道,她每逢初一十五,會到清山寺去拜佛,這是她自己說的。”

“真的嗎?”林宴七眸底光彩瞬間大亮:“她為什麼會告訴你這些?你不會又在騙我吧。”

葉熙奇怪的看他一眼:“愛信不信,反正我也是跟一個朋友聊天聽她說起來的,其實,我覺的你可以信一下,反正,你也找不到她。”

林宴七立即拿出手機來看:“後天就是十五?她真的會去嗎?”

葉熙一怔,後天就是十五?

“我不知道,你自己去碰碰運氣吧。”葉熙說完,伸了一個懶腰:“我可能不留下來吃晚飯了,我上樓跟奶奶說一聲。”

林宴七冷哼一聲:“正合我意。”

葉熙不再理會他,輕步上樓。

剛走到樓梯處,就聽到上麵傳來傭人的談話聲。

“老太太最兩天的精神頭明顯好多了,夫人的藥,真的太管用了吧。”

“是的,老太太也很驚訝,我看她對夫人的態度都好轉了呢。”

“老太太一直的頭痛症,總算是要好起來了,上次請少奶奶看的,效果可冇這麼好。”

“少奶奶懂什麼?她這麼年輕,哪有夫人經驗足。”

葉熙聽到這裡,眉頭皺起,林英幫老太太看了她的頭痛症嗎?

而且,聽傭人的談話,效果很好,老太太對她的態度也變好了。

這就是現實吧,誰對自己有價值,誰就能討得了好處。

葉熙低歎了一聲,其實,她之前幫老太太治療,也是費了一番心思的,可很無奈,因為她專攻的不是腦部,老太太恰好又是病在腦部,導致的頭痛症。

算了讓林英撿了一個便宜吧,想必,她憑藉這一招,遲早是要嫁入霍家了。

這件事情,葉熙竟不敢讓霍薄言知道,因為之前霍薄言說過,奶奶不喜歡林英,是絕對不允許霍清東娶她為妻的,他們隻能這樣不清不白的同居著。

可現在,葉熙覺的,老太太要是依賴上了林英的醫術,那林英想要嫁進來,是遲早的事情了。

葉熙低歎了一聲,故意加重了腳步,聽到有人來了,傭人的聲音這才低了下去。

葉熙穿過走廊,踏入了老太太的房間。

老太太這會兒正在聽音樂,正聽的入迷,聽到傭人說葉熙來了,她睜開了眼睛。

“進來吧。”老太太抬手,讓傭人出去了。

葉熙踏入後,打量了老太太一眼,果然,精神不一樣了。

“小熙啊,你有事嗎?”老太太對她的態度,也跟以前不同了,多了一份的溫和。

“奶奶,我是過來跟你說一聲,我要先回去了,不在這裡吃晚飯。”葉熙低聲說道。

“這馬上就是晚飯時間了,怎麼不吃完再走?”老太太挽留了她一下。

“我放心不下孩子們,我現在也不是很餓。”葉熙隨意找了個藉口。

“那行,不強留你了,小熙,你先坐下來,我還有件事要跟你說說。”老太太拍了拍她身邊的位置。

葉熙走過來,坐下。

老太太好像在思索著怎麼開口。

葉熙心頭一驚,不會老太太想要跟她商量讓霍清東和林英辦婚禮的事情吧。

“是這樣的,小熙,你公公和林英不是在我這裡住了一段時間嘛,我已經觀察過林英了,我發現,她真的改變不了不少。”老太太話裡話外,有種要接受她的意思。

葉熙眸色一僵,轉頭看著老太太:“奶奶,你這話是什麼意思?”

“我是想讓你幫我勸一下薄言和煙煙,我已經答應我兒子,讓他和林英簡單的辦個婚禮,請幾桌親朋好友過來吃飯,畢竟,他們已經在一起十多年了,孩子也都大了,如果再這樣不清不楚的過著,丟的也是我們霍家的臉麵。”老太太好像說的有理有據似的,但實際上,她就是依賴上林英的醫術了。

葉熙聽到這裡,瞬間就都懂了。

“奶奶,你的頭痛症,是她幫你醫好的,作為條件,你答應讓他們結婚是不是?”葉熙當場就揭穿了老太太隱瞞不說的真象了。

老太太的表情有些窘,不過,她很快就承認了:“是的,你很聰明,你猜到了,我的確是答應了她的條件。”

“奶奶,這件事情,我可能幫不了你,我覺的,你應該自己跟薄言和煙煙說,我隻是他的妻子,他們兩兄妹經曆過什麼,我無法感同身受,更不能代替他們做任何的決定。”葉熙說完,站了起來:“奶奶,你的頭痛症能好起來,也是我樂意看到的。”

“葉熙,你就幫奶奶一次吧,奶奶之前說了一些狠話,薄言肯定也都聽進去了,我如果改變主意了,反悔了,我怕薄言會生我的氣。”老太太焦急的站了起來,懇求葉熙幫忙勸說。

葉熙搖了搖頭,看著老太太的眼睛:“你可能小看了薄言,如果他知道你的頭痛症好全了,他肯定也是很高興的,他愛你,敬重你,你的決定,他肯定不會有異議的。”

“真的嗎?”老太太表情一喜,可下一秒,她卻歎了口氣:“薄言愛我是真的,我愛他也是真的,可在這件事情上,我卻無法再站在他的那一邊,他會怨我的。”

葉熙心頭一痛,這真是一件揪心的事情。

她好像已經能感受到,霍薄言知道這件事情後,他臉上會是何種痛苦的表情了,但他肯定不會怪他的奶奶的。

“奶奶,還是你跟他們說吧,家人,就該坦承一些,這不是什麼壞事。”葉熙說完,就轉身離去了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