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熙盯著林英的眼睛,想要看透她的目的。

林英卻突然變了一張很溫和的表情,也在看著她。

“我想知道,你要我救的人是誰,我事先申明,十惡不赦,罪孽深重的人,我是不會救的,我爺爺之前是救國救難的軍人,我相信他肯定也不會希望我跟你做這樣的交易。”葉熙立即坦明自己的立場,並且,她接受百分之五十的希望。

“葉熙,我可以很明確的告訴你,對方不是罪人,而是一個對我有恩情的人,我也是因為他有恩於我,我才答應跟你做這個交易的。”林英輕歎了一聲,好似在跟葉熙聊天似的,臉上再冇有陰毒之色。

葉熙一怔,林英也重情義嗎?

“葉熙,是你先來找我的,如果你放棄交易了,我同意。”林英一副由葉熙來選擇的語氣。

葉熙深吸了一口氣:“我知道,那你什麼時候可以幫我爺爺治病?”

“隨時都可以。”林英又笑了起來:“看你的安排吧。”

葉熙點了點頭,隨後,她看了一眼屋子:“你的藥煎糊了,還有,你這藥裡的成分,不像是在救人吧。”

“嗬,葉熙,我真是小看你了,冇想到,你還有聞味辯藥的能力,但你可能猜錯了,我這就是救人的藥,你冇聽說過,以毒攻毒之說嗎?”林英說完,轉身回房間去關火了。

葉熙皺了一下眉頭,林英這神神秘秘的樣子,真的讓她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了。

葉熙轉身回到客廳,坐在沙發上思索。

突然,門口傳來了車子熄火的聲音,葉熙表情一驚,迅速的閃身到了旁邊的一個簾子後麵去了。

進來的是林宴七。

他正在與人通話。

“我不管你們想什麼辦法,我一定要找到杜有才,上次的監控,不能再恢複嗎?上次跟她一起出現的人是誰來著?”

“陸澤寧,該死,原來是他,我說怎麼有點眼熟。”

“他真的跟杜有纔有往來?”

“不可能,杜有纔不可能暗戀他,就他那小白臉的長相,杜有纔是哪隻眼睛瞎了,纔會看得上他?”

“好,就圍繞陸澤寧給我找下去,一定要給你找到她。”

“她欠我一條命,我要她把自己賠給我。”

“誰在簾子後麵。”林宴七話說到這裡時,發現了簾子後麵的影子,他直接衝了過來,將簾子一把拽開。

葉熙懶洋洋的坐在簾子後的茶桌前,美眸一掀:“林宴七,你有事嗎?”

林宴七看到是她,俊容瞬間變的陰寒,聲音也像淬了冰似的:“葉熙你偷聽我講話。”

葉熙冷笑起來:“我明明是坐在這裡喝茶,怎麼算偷聽?”

林宴七冷笑起來:“你又想乾什麼?是霍薄言讓你過來的嗎?”

葉熙白了他一眼:“我隻是過來吃頓晚飯,還需要經過你的允準不成?”

林宴七寒眸一眯,盯住了葉熙的鼻子和嘴唇的部位。

不知道為什麼,剛纔窗外的陽光在她臉上一閃而過時,她竟然有了一絲杜有才的影子。

“葉熙,我問你,你認識一位姓杜的女人嗎?”林宴七心中一動,突然想要從她口中瞭解一些資訊。

“姓杜的?你怎麼會認為我認識姓杜的?”葉熙心中一驚,故作淡漠的問。

“因為她也是祖傳的醫藥後代,跟你理應同宗同源,年紀也相仿,你認識她,不奇怪吧。”林宴七還真的希望葉熙能給他一點線索。

葉熙想到剛纔他已經查到了陸澤寧的身上,葉熙急中生智,瞬間就想到了再編一個謊。

“哦,你說姓杜的,我倒是認識一位,她的名字還挺特彆的。”葉熙點了點頭。

“是,她叫杜有才,你見過她嗎?”林宴七神情急切了起來。

“你這麼關心她,你想乾什麼?”葉熙饒有興趣的問。

林宴七神情僵了一下,立即瀲了神色,淡淡道:“她欠我點東西,我想找到她,要回來。”

“她欠你什麼?”葉熙追問。

“這好像不關你的事吧,你冇必要問的這麼清楚,你隻需要告訴我,我在哪能找到她。”林宴七有些不爽的說道。

“你不告訴我具體的事,我怎麼好隨便將人家的行蹤告訴你?萬一你是要她小命的,那我豈不是幫凶了?”葉熙冷哼一聲。

“我不會要她的命的,這一點,我保證。”林宴七露出了一絲希翼的光芒,因為,葉熙好像真的知道這個人的存在。

葉熙懶洋洋的將茶杯端起來,林宴七一怔。

葉熙朝他側了一下頭,林宴七瞬間懂了,彎腰把茶水倒入她的杯子裡。

葉熙這才心滿意足的喝了一口,放下杯子後,開口道:“這位杜小姐,她行蹤詭密,我也是一次偶然的問診會上碰到她的,她救人的本領不怎麼樣,但下毒的功夫卻是一絕的,那天有幾個男人調戲了她,不知怎麼的,那幾個男人後來聽說拉稀拉了一個多星期,拉的整個人都虛脫了。”

“我不想聽這些,我隻想知道她在哪?”林宴七急切說道。

“哦,她在哪,我不太清楚,不過,我聽說她好像暗戀過一個人。”葉熙一本正經的編著。

“彆告訴我,那個人是陸澤寧。”林宴七的眼底,一閃而過的殺氣。

葉熙也感受到他身上的那股殺氣,可事到如今,她也隻能這樣編下去了:“具體是誰,我還真不清楚,你說的陸澤寧,他可是我大哥,難道,杜小姐暗戀的人是他嗎?我警告你,你可不能亂來啊。”

“哼,陸澤寧該死。”林宴七拳頭關節都捏出了聲響:“他是你大哥?那他更該死了。”

“林宴七,你想乾什麼?”葉熙驚了一跳:“我要敢動我大哥一根手指頭,我就讓你償遍世間所有的毒。”

林宴七渾身一涼,突然想到之前被葉熙整的生不如死,他知道這個女人肯定說到做到。

林宴七暫時斂了臉上的殺氣,坐到旁邊的沙發上:“你知道杜小姐經常在哪些地方出入嗎?”

葉熙氣哼一聲:“我為什麼要告訴你,你這麼凶。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