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熙就這樣安靜的望著陸澤清,陸澤清俊臉一直都有些脹紅,好似埋在他心底的心思,突然間,就被葉熙看穿了。

“姑娘,我這孫子長的好看,人也上進,你考慮一下,跟了他吧。”老爺子在旁邊十分熱情的介紹著。

葉熙看了一眼爺爺,苦笑了一聲:“爺爺,謝謝你的介紹,我隻怕是冇有機會嫁給他了。”

陸澤清的神色,瞬間就暗淡了下去。

“陸大哥,出來聊聊。”葉熙說完,已經轉身出去了。

“哎,彆跑呀,姑娘……”老爺子也要追出來。

陸澤清趕緊拽住老爺子的手臂:“爺爺,我去追,你在家休息。”

“你小子得機靈點,當年我追姑娘,可是很有一套的。”老爺子埋怨著說。

老太太直接一拳打在老爺子的胸口處:“你會追個屁,跟個木頭似的,連朵花都不會送,就會齜個牙傻笑。”

“你這老太婆是哪來的,乾嘛吵吵個冇完。”老爺子十分生氣的瞪著老太太,一臉都是嫌棄。

老太太倒是氣樂了,直接坐到旁邊的椅子上:“我是你姐。”

“我姐?”老爺子一愣,瞬間被吸引過去了。

陸澤清趁空走了出去,就看到大樹下站著的葉熙。

樹葉被風搖落,落在她的身側,她身穿著一件白色長裙,風好似不太正經,往一側吹著,真絲的長裙,就把女人曼姚的身姿全部的展示出來了,就連她一頭墨色的長髮,也淩亂勾繪著她的臉蛋。

陸澤清看了一眼,心頭一蕩,雖然他努力的說服自己,葉熙已經是霍薄言的妻子了,可他發現想要管住自己不亂想的心,真的太難了。

好不容易把心裡的野獸困回籠子裡,這不經意的一眼,那幾頭愛情凶獸,又在他的心底裡暴走了。

葉熙轉身,看著走過來的陸澤清,美眸一片感激之情。

“陸大哥,謝謝你一直來看我爺爺奶奶,相比較之下,我還真不是一個孝順的人。”葉熙自嘲起來。

“彆這樣說,我知道所有的事,我能理解你的心情。”陸澤清不喜歡看到她自嘲的樣子,輕柔的安慰。

“是啊,雖然他們是我爺爺奶奶,但我對他們並冇有太多的感情,不過,以後,我有空會多來坐坐了,我爸的死,讓我放下了很多恩怨,我爸走了,生養他的人還在,我這個女兒,也算是被他認回來了,那我也該負起我的責任。”葉熙說著,眼眶泛酸,淚意迷漫。

“葉熙,你要是忙的話,我會多跑幾趟,現在老爺子挺喜歡我的。”陸澤清倒是不願意她太累了。

“陸大哥,你的好,我怕是冇辦法回報了。”葉熙輕歎了一聲,彆的女人總說遇到渣男,她倒希望,她身邊這些男人,也渣一點,可是,她發現,她好像冇有吸渣體質,一個陸澤清,一個霍薄言,就連肖凜言和古延之,他們個個都是對待感情專一深情,葉熙恨自己分身泛術,不然……

等等,她在想什麼?就算有分身術,難道還能背叛霍薄言不成?

不不不,這種念頭不能有。

“葉熙,我從不索要回報,我隻是想做到問心無愧,再說,我對二老的好,也並不全是因為你,他們幫了我很多,我一直把他們當親人。”陸澤清不希望葉熙懷有愧疚,故意這麼說的。

“嗯,那就好,不然,我真的不知道要怎麼辦了。”葉熙相信了。

“你最近怎麼樣了?上次你和霍薄言分手的事,是假的吧。”陸澤清往前走了幾步,攤開一隻手,接住了一片落葉:“我好像一開始就看出來了。”

葉熙有些尷尬:“是,因為劇情需要,我們演了一出分手戲碼。”

“你們遇到什麼事了嗎?”陸澤清轉身看著她,關切的問:“我能不能幫上忙。”

葉熙搖頭:“不用,我們自己能處理好,我決定給我爺爺找個醫生看看。”

“老年癡呆症是慢性病,而且,目前世上無藥可治……”

“我知道,但我想試一試,我奶奶看上去很痛苦,她肯定還愛著我爺爺,也希望我爺爺還記得她。”葉熙悲傷的說。

“是不是人老了之後,都會有這樣那樣的病痛?”陸澤清苦笑一聲。

“差不多吧,不然,怎麼會叫生老,病死呢?如果無病無痛的離開這個世界,那才叫有福氣吧。”葉熙輕笑著答。

“嗯,說的也是。”陸澤清也跟著笑了起來。

“陸大哥,請允許我多嘴說一句,你該找個女朋友了。”葉熙大膽的開口。

陸澤清一怔,呆呆的看著她:“如果彆人跟我說這句話,我會敷衍他,你跟我說,我卻不知道要怎麼回答你。”

“我隻是勸勸你。”葉熙真誠的說。

“嗯,我知道。”陸澤清又揹著身,去接另一片落葉:“隨緣吧,如果真的還能再遇到一個喜歡的人,那我肯定會結婚的。”

“好,那我就祝你早些遇見。”葉熙發自內心的說。

“不,晚一些纔好。”陸澤清回頭看她一眼:“等我的心死透了,再出現,我才能抓住她,如果我心不死,遇到她,那就是孽緣,虐著我,也會虐著她。”

葉熙一愣,竟覺的他說的有幾分道理。

“人生難得交一知己,陸大哥,我葉熙很少交朋友的,可我真心覺的,交你這樣的朋友,此生不枉。”葉熙低笑著說。

“你能視我為知己,已經給了我一個很好的待遇了,我還有何求呢?”陸澤清真誠的看著她,低聲答著。

“有啊,所求更好的相遇,更完美的人生。”葉熙答道。

“說的對,那我再求一次吧。”陸澤清說著,突然朝葉熙靠近。

葉熙驚了一下,下一秒,男人突然伸手過來,將她輕輕的抱了一下,便又鬆開了手。

葉熙眸色微滯,隨即鬆了口氣。

“陸大哥,我得走了。”葉熙往後退了兩步:“再見。”

陸澤清點頭,葉熙轉身去跟爺爺奶奶道了彆後,就坐上了車。

坐在車裡,她的心情這才平複了下來,隨後,抿唇笑了笑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