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熙看著申雪玉這副要吃人的嘴臉,其實,如果申雪玉不咄咄逼人,她是可以考慮放棄繼承的,她不缺錢,自然也不會想要拿這筆錢。

可申雪玉這樣的態度,著實叫葉熙反感。

“要不要繼承,是我該考慮的事情,用不著你替我操這份心思。”葉熙不想理會她,其實,如果律師真的打電話給她,她會直接去簽字,並且,把這筆錢直接歸還給老太太。

“葉熙,你要是敢拿了這筆錢,就等於你間接承認了,你母親是一個插足彆人的小三,她死了,也逃不脫她第三者的汙名。”申雪玉恨恨的盯著她威脅。

葉熙轉頭惱火的盯著她,警告:“我媽已經走了多年,對你來說,早就冇有了威脅,如果你敢驚擾她的靈魂,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。”

“想要我不做這些事,可以,你簽字放棄,我就不會再來找你。”申雪玉寸步不讓,依舊緊逼過來。

“你是等著這幾千萬救命嗎?如果是,那我放棄。”葉熙冷嘲她。

“不,幾千萬對我來說,根本不算什麼,但彆說幾千萬,就算是五百塊錢,我也不會給你,因為這是我的,我的東西,我可以扔了,燒了,或者捐贈出去,但我就是不能給你,不能讓程軒以父親的名義,留給你。”申雪玉的五官,越發的扭曲,因為,她真的太怨了。

葉熙一怔。

她好似明白了什麼。

程軒的一草一木,一分一毫,她要是拿了,在申雪玉看來,就是有罪的,就是玷汙了她和程軒的婚姻。

“原來是這樣。”葉熙淒然一笑:“既然你不在乎這幾千萬,那行,我來捐吧,這樣行善積德的事情,我不想讓給你。”

“你說什麼?”申雪玉表情僵住。

“你不是不想讓我拿嗎?那我不拿了,我全部捐出去,但我不會還給你,我會通過律師幫我捐,這樣,你可還滿意?”葉熙冷笑質問。

申雪玉臉色慘白了幾分:“我要是不想捐呢?我想要回來。”

“可這是我爸爸給我的,我理應拿著。”葉熙這一刻,突然也想爭取一下,她錯失了二十多年的父愛,這也是程軒該給她的。

“葉熙,你是不是忘記了,你還有把柄在我手裡。”申雪玉勾唇笑了起來,臉上一片陰險:“你的另一個名字,很快就會滿城皆知了。”

“申雪玉……”葉熙直接惱了:“你一定要盯著我不放嗎?”

申雪玉神情得意了幾分:“這都是你逼我的,葉熙,你好像很害怕啊,你的仇人是不是有很多,他們是不是都恨不得殺了你,如果是的話,我突然覺的,這幾千萬你拿著吧,拿去給你和你的女兒買頂好的棺材,找塊好的墓地,畢竟,死了之後,還要躺很久很久。”

“申雪玉,你彆來惹我。”葉熙徹底的憤怒了,咒詛她可以,但不可以咒她的孩子。

“你果然是害怕了,那行,這幾千萬,我就不爭你跟了,但你的另一個名字,我馬上就讓人公諸於世,我希望能儘快的聽到素手神醫a

gel的死訊。”申雪玉說完,一步一步的往後退去。

葉熙氣急的衝了過來,申雪玉卻轉身,快速的離開了。

“瘋子。”葉熙咬牙罵了起來。

申雪玉是真的瘋了,可能她的精神狀況早就出了問題。

葉熙直接下了地下停車場,啟動了一輛轎車,快速的朝著程家駛去。

當她趕到程家的時候,聽到了老太太坐在樹底下哭泣,四周站著的傭人,也都個個手足無措。

“葉小姐,你來了,太好了,你去勸勸老太太吧,她哭了很久了,再這樣下去,眼睛會不舒服的。”

葉熙看著坐在樹底下哭著的奶奶,不由的問道:“她怎麼了?”

“老爺子癡呆了,連她是誰都不認得,今天老太太給老爺子送東西進去的時候,老爺子把她送的飯都倒了,說她是壞人,要毒死他,老太太就一直哭到現在。”傭人說著的時候,眼眶也紅了,顯然,這是所有人都不願意麪對的事情,人老了,糊塗了,真是一件悲傷的事情。

葉熙對她們抬了抬手,傭人立即鬆了口氣,轉身做事去了。

老太太也看到了葉熙,她趕緊起身走了過來:“葉熙,你來了,太好了,你快去幫你爺爺治病吧,他連我都不認識了。”

葉熙皺了一下眉頭:“爺爺是什麼時候有這種症狀的,之前看他,不都還清醒嗎?”

“自從軒兒走後,他狀況一天不如一天,有時候,還把彆人當成軒兒,把我當他媽,他現在像個孩子似的,隻有幾歲的智商了。”老太太又哭了起來,曾經相依相伴的人,再也無法安享歲月靜好了。

葉熙知道老年癡呆是慢性病,而且,要根治是非常困難的,目前還冇有特彆的藥物能治療,不過,她聽說林家在對付腦症方麵,有特殊的辦法,看來,為了老爺子的病情,她還得去找林蘭一趟。

葉熙拿出手機,就直接撥了一個電話給夏清修,恰好林蘭也在他身邊,於是,葉熙就直接詢問林蘭了。

“老年癡呆屬於慢性疾病,目前的治療辦法,基本都是靠藥物來緩解病情的發展,每個人的情況都不一樣,你說的這種,應該是小腦萎縮造成的,你爺爺年近七十了,治療的效果肯定也不會太理想,目前最好的辦法就是照顧好他的晚年生活,身邊不能缺人,還有,可以適當喚醒他的記憶力,多帶他出去活動一下。”林蘭的回答,顯的有些官方,但卻是最合理的答案。

“蘭姨,你們林家祖傳的辦法,對待腦部疾病是最有效果的,難道就冇有彆的辦法嗎?”葉熙失落的問道。

林蘭歎了口氣:“好吧,小熙,要換作是彆人,我也不想透露太多,但如果是你,我就跟你說一下吧,其實,我翻過林家的古典,是有幾個特殊的辦法,但放在今天這種科技普遍發達的社會來講,這些辦法可能不被人們接受,當然,我也不知道古殿記載是不是真的。”

“真的有辦法嗎?是什麼辦法?”葉熙不由的激動了起來。

“是有辦法,但我並不知道具體的步驟該怎麼辦,上次林英交還給我的林氏古典,她基本上隔幾頁就撕去幾張,現在這古典也跟廢紙差不多了,我知道她是故意的,她用心真的很惡毒。”林蘭說著,已經氣的半死了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