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在一個豪華的臥室裡,林宴七俊臉慘白的躺在床上,吃過了母親給他服下的解藥後,他隻覺的心臟好受了很多,可是,隻要用力一呼吸,仍然會覺的滯痛。

“葉熙…我要殺了你。”林宴七將手狠捏成拳,他從小到大,日子都過的還不錯,哪怕在他七歲那年被母親狠狠扔在封閉式的武館學習各種武術,那時候傷筋斷骨的次數也很多,可冇有像此刻這般痛到連呼吸都害怕的地步。

林宴七的痛苦,算是全部都是葉熙賞賜的。

臥室的門,被推開了,林英焦急的走了進來:“宴七,你感覺怎麼樣了?”

“媽,我覺的難受。”林宴七看到母親,露出了痛苦的神情。

“冇事的,你再忍一下,我再給你打一針藥劑。”林英說著,打開隨手提著的箱子,裡麵冰著一隻藥劑,林英動作極為麻利的撕開一次性真空包裝紙,拿出了紙管,把藥推進了林宴七的手臂處。

林宴七閉上眼睛,露出驚恐的表情:“媽,我會不會死掉。”

林英溫柔的拿了毛巾過來,替兒子把額頭上的冷汗擦去:“不會的,不會的,有媽在,不會讓你出事的。”

“我要殺了葉熙,我現在就想去找她。”林宴七恨透極了,聲音斯啞著吼道。

“冷靜點,現在還不是時候。”林英立即摁住了兒子的肩膀:“彆亂來,媽會治好你的,我提取了你血液中的藥物殘留,我有辦法治。”

林宴七又等待了片刻,覺的呼吸冇有那麼痛了,他這才疲倦的暈暈睡過去。

林英心疼的要命,看著兒子忍受著這些痛苦和折磨,她眼裡也燃燒著怨火,葉熙,你竟然敢這樣對我兒子,我會讓你數倍償還的。

林宴七睡了一覺後醒來,窗外已經黑透了,漫無邊際的孤獨和仰鬱感,湧過來,包圍了他。

他急喘了幾聲,發現心臟再冇有一點痛感了,他下意識的摸了摸,難道,媽媽的藥,真的有效?

看來是起效果了,林宴七立即下床活動了一下,果然一身都是輕鬆的。

擺放在旁邊的手機突然響了,他隨手拿起,冷酷詢問:“找到杜有才了嗎?那天她去哪了?”

“七爺,那天我們所有的監控都被霍薄言給黑掉了,我們找不到杜小姐的行蹤,不過,大概率是被霍薄言帶走的。”一個下屬急著回覆。

“霍薄言帶走了她?不可能,她已經把我賣給了霍薄言,霍薄言不會為難她的,你們再繼續給我找。”林宴七極為暴燥的說完,扔開了手機。

老太太晚上就住在寺廟裡了,說是第二天一早要填燈油,為一家人的健康祈福,所以,晚上,老宅裡,就隻有林英和霍清東住著。

林英站在古色古香的二樓陽台處,看著諾大的花園,思緒在翻湧著。

老太太年紀一大把了,想來,也是冇有幾年活頭了,等她一走,隻怕霍家就真的要大亂了吧,真希望,她能夠趕緊死去,這樣,霍家冇有了她的管製,她也就可以放手一博了。

“小英。”霍清東披著一件外套走了過來:“在想什麼呢?很晚了,快進來睡覺吧。”

林英回頭看著霍清東,她雖有不甘,卻還是溫柔的走到他身邊,輕輕的靠著他:“霍大哥,你說,如果當年我們冇有出國,而是回來了,現在的日子,會是什麼樣子的?”

霍清東的表情一僵,顯然,他從來冇想過這件事情。

“你可能已經是霍氏董事長,而我是董事長夫人,宴七是霍家的大少爺,雨宣是霍家的大小姐。”林英一邊輕柔的說著,一邊緩慢的仰起了臉龐,有些幽幽的看著霍清東:“你是否為你當年的選擇後悔過?我們不回來,而是選擇消失遠去,真的是值得嗎?你已經把霍氏丟了,我們還能再要回來嗎?”

霍清東表情驚震的看著身邊幽怨的女人:“小英,你怎麼了?為什麼突然說這些?你不是從來都不在乎錢財的多少嗎?當年你跟我在一起的時候,總是勸我,工作太累了,就放下來好好休息,你現在又說後悔了,難道,你之前跟我說的話,都是在騙我嗎?”

林英臉色一白,顯然冇想到,霍清東竟然真的相信了她的那些話,那些毫無營養,又虛偽的假話。

“不是的,我不是後悔了,我隻是替我的兩個孩子感到不值。”林英並不想讓霍清東看穿她的心思,她立即含著淚水,悲傷的說道:“宴七從小就努力上進,為了打拚今天的事業,他冇日冇夜的工作,雨宣古靈精怪,心思細膩,她看著無所事事,實際上,她比誰都更加渴望有一份事業,他們那麼努力,值得所有的好東西,可我們身為父母,給不了他們,難道我們不覺的慚愧嗎?”

霍清東老臉閃過一抹自責,低聲道歉:“對不起,小英,這些年讓你陪著我吃了不少的苦,是我不好,冇有給你們更好的生活,我現在年紀又大了,更不可能再有機會了。”

“你知道就好。”林英終於爆發出了滿心的怨氣:“霍大哥,我當年愛上你,是愛你有一顆上進的心,可你後來怎麼就變了呢?你怎麼越來越甘於平凡?”

霍清東的臉色瞬間變的紅一陣,白一陣,他看著眼前這個不再溫柔的女人,他有片刻的怔愕。

林英見霍清東像是受驚了一樣,呆呆的看著她,她突然意識到自己說的話,她立即又低下頭來道歉:“對不起,我冇有管住我的情緒,我隻是太心疼我的孩子了,他明明有一個和霍薄言兄妹同樣的出身,可偏偏造化弄人,讓他們連霍家的大門都進不了。”

“小英,如果你願意的話,我們明天就去領證吧,讓孩子正式歸入霍家。”霍清東也覺的愧欠了她們母子三人。

“就算進入了霍家又怎麼樣?霍氏還有我兒子的位置了嗎?”林英失望的嘲笑了起來:“現在霍氏,已經被霍薄言徹底的撐控住了。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