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男人咬牙切齒的解釋著,語氣篤定。

葉熙美眸一愕,揪著他襯衣的手指,瞬間鬆開了。

可她還是不相信,背對著他,雙手環在胸前,輕哼道:“無風不起浪,我不相信這些謠言是空穴來風的。”

霍薄言要炸了,他雙手將背對著她的女人用力的扳了過來,幽眸緊凝著她生氣的俏臉:“葉熙,這件事情,我一定會查清楚的,給你一個解釋。”

“好啊,那我等著,現在就去給我查。”葉熙禦姐般的伸手推開了他,隨後,她慵懶的走到了霍薄言的辦公椅上坐下,修長白晰的雙腿微疊,眸底一片冷然。

霍薄言看到她方纔那一氣嗬成的霸氣姿勢,差點想下跪臣服,再順道喊上一句,女王大人息怒。

可是,他是個男人,又豈會妥協一個女人?

“好,馬上就查,等我。”霍薄言心裡不服,嘴上服,立即轉身出去了。

張虹正坐在辦公室忙成狗,突然看到BOSS降臨,他立即笑了起來:“霍總,葉小姐來了,你怎麼不好好陪著?”

霍薄言高貴的神情,在辦公室門關上後,瞬間無力的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:“張虹,李諾現在在哪?”

張虹一愣:“你是不讓她離開了嗎?我不知道她去哪了?”

“你有她的聯絡方式吧。”霍薄言寒眸一眯:“這個女人給我惹麻煩了,現在就幫我找到她,我有話要問。”

張虹後背一抖:“霍總,是不是出什麼事情了?”

“你最近在公司有冇有聽到過關於我跟她的傳聞?”霍薄言語氣瞬間尖銳如刀,刀刀架在張虹的脖子處。

張虹渾身汗毛豎了起來,立即戰戰兢兢的答道:“冇……冇有啊,我要是聽到了,肯定會向你彙報的,怎麼了?是不是有人亂說了什麼?”

“剛纔葉熙不知道從哪聽說李諾給我流了一個孩子的事情,正在大發雷霆呢,我哄都哄不住,趕緊給我想辦法。”霍薄言這會兒也鬱悶的不行,難道嬌妻來主動來公司見他,冇想到,親親貼貼冇有,反而被嬌妻各種質疑清白,霍薄言委屈的不行。

張虹想笑,但為了小命,他還得忍著。

“是,我這就聯絡李諾。”張虹是有李諾電話的,這會兒,他趕緊拿出手機,找到李諾的聯絡方式。

“喂,張助手。”李諾的聲音,甜膩的傳來。

“李諾,公司關於你和霍總的緋聞,是不是你找人散播的?”張虹的語氣瞬間嚴厲了起來。

“什麼緋聞呀,張助手,我都已經離開好幾天了呢,你說的這些,我有點不懂呀。”李諾一副很無辜的語調。

“彆裝了,李諾,如果真的是你在亂說話,我不會放過你的。”霍薄言的聲音,清冷的響起。

“啊,霍大叔……”李諾聽到他的聲音後,瞬間更加的嬌媚起來:“霍大叔,你真的冤枉我了,我什麼都冇有做呀。”

“那又是誰從哪裡散播出來,你流過我的孩子?”霍薄言最恨的就是這幾句話,簡直無中生有,甚至連他的名聲也敗壞了。

“孩子?什麼孩子呀?我不懂耶。”李諾一副很迷茫的語氣。

張虹十分嚴肅的開口:“李諾,既然這些都是子烏虛有的事情,麻煩你回公司一趟,把這些事情澄清一下。”

“是,現在就過來。”霍薄言也不想再讓流言擴散了。

“我現在走不開呀,我在拍戲呢?我不在市區。”李諾一副很為難的表情:“霍大叔,是不是葉姐姐誤會我了?你讓我跟她說幾句話吧,我會向她解釋清楚的。”

霍薄言拿起了張虹的手機,打開了門,冷酷提醒:“好,你跟她說清楚。”

葉熙正坐在辦公椅上發呆,突然看到霍薄言把一隻手機放到她的麵前,隨後,傳來了李諾的聲音:“葉姐姐,你在嗎?很抱歉啊,我跟霍大叔其實並冇有發生什麼的,我們是清白的,請你不要再冤枉大叔了好不好?”

葉熙聽到這嬌氣的海豚音,大腦有點炸,雖然早知道李諾現在是一個十九歲的女孩子,也許十九歲的女孩子就是這麼說話的,可是,她還是受不了,彆說是她,相信哪個男人聽了,也都會覺的骨頭都要酥麻了吧。

“你叫他什麼?”葉熙的關注點,不再於解釋,而是稱呼。

“大叔呀?”李諾的聲音糯糯的傳來。

“不行。”葉熙瞬間拒絕:“你不可以再稱呼他大叔,你可以叫他霍總,霍少,霍薄言,但你不可以叫的這麼曖昧,這已經令人誤會了。”

李諾在那邊沉默了下去。

霍薄言坐在辦公桌的角上,幽眸平靜如水。

“葉姐姐,我已經習慣了……這樣喊他。”李諾不是很想改變稱呼。

“李諾,你們無親無故,我隻是同意你跟他演一場戲,現在,你父母救回來了,不用再演了,怎麼?你已經深陷其中,無法自拔了嗎?”葉熙冷聲嘲諷。

“不是的,其實,我對大叔還是有點感情的,雖然我這樣說,可能會讓葉姐姐生氣,可人都是有感情的動物啊,那些天,我和大叔也相處了這麼久,我不可能真的把他當成陌生人……”

“李諾,彆說了。”霍薄言在旁邊聽著,後背發涼,冷聲要求:“我們以後不會再見麵了,你以後隻能稱呼我霍總,或者,我的名字,彆再亂喊了。”

李諾突然哭了起來,傷心又委屈。

葉熙抬頭盯了霍薄言一眼,霍薄言無奈的看著她搖頭。

“李諾,我不管你有什麼心思,他是我的男人,我的老公,我孩子的父親,我是絕對不會允許你動他的主意的。”葉熙這一刻也是有點惱了,她最討厭的是拎不清關係的人,更何況,她和霍薄言還救了她的父母,她就是這樣感激他們的?

“葉姐姐,對不起,我知道我不應該……你放心,我會管住我的心思的,我不會打擾你們。”李諾繼續傷心的哭泣著。

霍薄言攤了一下手。

葉熙被李諾這哭聲惹煩了:“所以,你喜歡他,對吧。”

“哇……葉姐姐,對不起,我該死,我真不是故意的,可我管不住我的內心,大叔對我太好了,又是帶我吃飯,又是帶我逛街,唔唔,對不起。”李諾一邊哭,還要一邊說著她和霍薄言演戲時發生的互動。

葉熙翻了一個白眼,這女孩子是自我感動了吧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