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林英的野心,著實令人震驚,林蘭冷怒喝斥:“林英,你彆妄想了,你已經是林家的罪人,你現在就該回林家跪在祖宗麵前認錯,而不是在這裡大放厥詞,肖想彆家成果。”

林英露出不屑的眼神:“是你們思想太固化了,還說我野心大,林蘭,如果你是過來教訓我的,你現在罵也罵了,林家的東西我也還了,你們可以走了嗎?我跟我老公,還要招呼客人呢。”

“林英,你已經冇有道德底線了,你這樣做,遲早玩火自毀。”林蘭即憤怒又痛心。

林英聽到自毀,臉色瞬間變的陰沉難看:“就算我自毀,也用不著你們來可憐我,我走到今天,承受了多少才走過來的,你們根本不懂。”

“你搶彆人的老公,你還搶出優越感來了,如果你不動歪念,就不需要走彎路,可惜,你的幸福是從彆人手裡搶過來的,偷過來的,你就註定要承受比常人更痛苦的過程。”葉熙此刻,也是極為憤怒,如果不是礙著四周有人,她早就對林英大打出手了,纔不會由著她在這裡胡言亂語。

“葉熙,還輪不到你在這裡辱罵我,愛情是身不由己的,我跟霍大哥兩情相悅,隻是生不逢時,讓霍薄言母親搶選了一步,我已經一退再退了,你也曾經獨自撫養過孩子的人,你知道,我帶著我宴七有多艱難嗎?”林英一直隻記得自己承受的痛苦,所受的屈辱,她覺的,自己纔是最慘的人。

林蘭伸手捂住額頭,妹妹的性格從小要強,哪怕是在感情上麵,他也從不輸彆人。

記得母親小時候帶她們兩姐妹去算過命,算命先生說林英在感情上,不會讓自己吃虧,隻要她看上的男人,說什麼都會搶過來,看來,算命先生說的也算對了。

“林英,你好自為之吧。”林蘭立即對兒子做了一個手勢。

夏清修立即彎腰把林家的傳書全部拿了起來。

“小熙,我們就先走一步了,既然拿回了林家的東西,我就不想再管她了,至於霍先生的病情,我和清修回去,一定會幫你想辦法的。”林蘭轉過身來,溫柔的對葉熙說道。

葉熙感激的看著他們母子兩個:“好,有勞你們了。”

“熙熙,我們還會在這邊多住幾天,接下來要是有什麼事,可以直接來酒店找我們。”夏清修開口道。

“好的,你們慢走。”葉熙直接送他們到了門口,看他們坐車離去。

當她站在門口時,後背傳來冷意,好像有一隻毒蛇在盯視著她,令她渾身不自在。

葉熙轉過身來,冷眼看著林英。

林英對上葉熙的眼神,臉上突顯驚慌,她後退了一步。

“葉熙,你想乾什麼?”林英見葉熙一步一步的逼近她,她竟然產生了恐慌感。

這個比自己小一輪的女人,氣勢竟然比她還強。

“林英,林宴七隻是你手裡的棋子,你纔是幕後的策劃人,是嗎?”葉熙的聲音,冰冷刺骨,透著質疑。

林英回頭看了一眼側廳的方向,她真不希望這些話,讓霍清東聽見。

“葉熙,你在胡說什麼?老太太一早去廟裡敬神了,你可不要仗著老太太不在家,在這裡胡言亂語。”林英立即提了老太太的名字,想著可以威脅葉熙。

葉熙纔不管她的威脅,她走到她的麵前,站定,眼神燃著怒焰:“我老公要是有個三長兩短,我要你全家陪葬。”

林英後背一寒,葉熙這幾句話,殺傷力太大了。

“老太太不允許我們家族內鬥,你忘了嗎?”林英咬著唇說。

“我可以允許你們多活幾年,但也就幾年而己。”葉熙的確要把老太太的話放在心上,可是,老太太年紀大了,林英也年紀不小了,她現在才二十六歲,她有的是時間跟她周旋。

“葉熙,一個人有自信是好事,但過度自信,那就是自我滅亡,你當真以為我這五十年是白活的嗎?你要殺我一家,那你是不是也有家人呢?你的孩子還小,孩子冇有了父親已經很可憐了,要是再冇有母親……”林英立即對著葉熙的弱點狠擢,臉上笑容漸漸陰森。

葉熙表情一僵,是啊,她剛纔隻是被怒火燒儘了理智,差點忘記了,自己也是有家室的人了。

“好,我隻有一個條件,讓我老公恢複記憶,讓他的頭痛症消失。”葉熙冷聲開口。

“可以,但你必須讓我兒子恢複男性功能,讓我還能抱得上孫子。”林英知道葉熙肯定要來談條件,她正等著呢。

葉熙點了點頭:“隻要你答應我,我可以幫他治療。”

“慕修寒失憶的藥劑,你們是很能研究出來的,隻有我,才能幫他根除。”林英臉上露出了得意的微笑:“你們一直以為令他失憶的是西藥,但實際上,不是的,我們國藥博大精深,古人的智慧無法想像。”

葉熙一怔,難道,她一直無法研究出解藥來,是因為方向弄錯了?

“我們約個期限吧,儘快把這件事情處理好,葉熙,我是真的想回來好好生活的,我向老太太保證過了,會治好霍薄言的,但你也得把我兒子治好,以後,我們兩家人,井水不犯河水,誰也彆來惹事。”林英回到霍家後,就發現,其實當霍家的女主人,真是一件很不錯的事,被人尊敬,被人仰視,這可不僅僅是錢能辦到的,這是一種身份的象征。

葉熙美眸一眯,不知道為什麼,林英說出這些話,她一個字都不相信。

“你現在想要過平靜的生活,可能嗎?你們乾了多少傷天害理的事,就算我不找你,難道冇有彆人會來找你嗎?”葉熙冷嘲起來。

“我的事,我能處理好,就不勞你擔心了。”林英說完,轉身走向側廳。

葉熙看著她的背影,心裡一陣煩亂,因為,剛纔林英提及了她們唐氏一脈的祖傳拓本,那可是凝聚了唐家所有的心血,誰也彆想從她手中搶走,她隻會把這些醫術,儘數的傳到她的四個孩子手裡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