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霍煙煙自然不知道自己的身邊,出現了一條吐著信子的毒蛇,一切都是因為林雨宣太會偽裝自己了。

霍氏集團總部,一份詳細的資料,送到了霍薄言的辦公桌前。

張虹一臉嚴謹的開口:“霍總,你讓我查林英一家人的資料,說實話,能查到的就隻有這些了,我甚至連他們女兒長什麼樣子都查不到,關於林宴七的,隻知道他旗下有多家上市公司,其中,在國外的生物科技公司多達數十家,而且,好幾個國家都十分的依賴他公司的製藥產品,財源非常不錯,當年也是他想吞併唐氏藥業,所以才安排了唐夕婉回國談交易之事,這一家人做事,都極為低調,隱秘,想必,是真的有見不得人的目的。”

霍薄言翻看著手上的資料,果然少的可憐,幾乎冇有什麼重點內容。

“他們的目的,就是想取代我,成為霍氏管理者,林宴七更是勾結了我國一個派係,想要爭權奪利,玩弄權術。”霍薄言算是拔開了迷霧,看透了真象,後背驚出一身的冷汗,這個林英母子,野心不小,要錢,更要權,他們這是想上天吧。

“是啊,林宴七的野心,真的太大了,也不怕撐死他自己。”張虹也極為的氣憤,林宴七布這麼大一盤棋,竟然隻是為了要殺死自己的弟弟,果然,血脈也阻止不了野心和仇恨。

“以前不知道是他在搞鬼,我也是雲裡霧裡的,現在知道了,那倒是更令我冷靜下來了,當年我爸媽的屍體都沉海了,隻撈回了他們的衣服,所以我纔不知道我爸到底是真死還是假死,可我媽,卻成為了他們愛情的犧牲品,這筆帳,我不能不向林英算。”霍薄言提到母親的時候,俊臉極為痛苦,因為,他不孝,竟然長達數十年,他竟然都冇有發現他們的陰謀。

“你覺的,夫人的死,不是如他們所說,是夫人要殺先生,才導致了這樣的悲劇嗎?”張虹一顫,突然後背一陣生涼。

“你信嗎?”霍薄言眼角赤紅:“反正我是不信他們所說的任何一個字,我媽是要強的,可她不會因為第三者或者深愛我父親就弄出這樣的悲劇,那時候,煙煙都出生了,她有兩個可愛的孩子,試問,這天底下,哪個母親不想陪在孩子的身邊?”

張虹悲傷的低下頭:“是啊,聽說女人生了孩子後,連自己都要擺在第二位,更何況是一個不愛她的男人,就算是她的老公,也肯定是在孩子的後麵的,我也不相信,夫人會這樣輕易的離開人世,選擇跟先生同歸於儘。”

“所以,他們說了謊。”霍薄言狠狠的一拳捶在桌麵上:“我要知道真相。”

張虹十分的支援:“是的,該為夫人討回公道,讓凶手不能再瀟遙法外。”

“可當年參與此事的人,又有哪些?”霍薄言痛苦的閉上眼睛:“那次事故的人,可能都被林宴七處理乾淨了吧,所以,真相到底是什麼,也無人得知了。”

“霍總,你覺的,陸先生會不會知道些什麼?”張虹突然想起一個人。

“陸清楠?”霍薄言喃出這個名字。

“對啊,陸澤寧少爺的父親,不是參與了當年的事嗎?他此刻,正關押在監獄裡,我們再去問他吧,我總覺的,他肯定瞞著真相不敢說出來。”張虹立即充滿了希望。

霍薄言一震,立即站了起來:“走,我要去見他,現在就要問清楚。”

“陸少為了你的病情,冒險打入了林宴七組織的內部,他可真是義薄雲天。”張虹不由的讚道。

“是啊,這個朋友,冇有白交。”霍薄言也十分的感動:“其實,就算他父親犯了罪,我也從來冇有怪過他吧,你說我跟他從小一起長大,我相信我自己的眼光,如果他不是我想交的知己,我也不可能會跟他關係這麼好的。”

“是的,陸少十分值得你結交,況且,他又是葉小姐的義哥,就算為了你和葉小姐的幸福,他也甘願冒險吧。”張虹十分的感慨,其實,這世間,還是充滿著感動和希望的。

霍薄言冇有說話,但他心裡已經感激陸澤寧為他的付出了。

監獄!

霍薄言通過關係,見到了陸父陸清楠,他整個人蒼老了十歲,頭髮花白,手好像受傷了。

“霍少?”陸父看到他,表情有些驚恐。

“放心,我不是來問罪的,我隻是想知道一些真相。”霍薄言見他好像很懼怕,他立即道明來意。

“什麼真相?我不都說了嗎?冇有什麼好說的了。”陸父不敢看他的眼睛,低著個頭,手指在發抖。

“我覺的,你之前說的不是真相,可能是你編出來的謊言。”霍薄言直接折穿了他。

陸父渾身一僵,抖顫的更加厲害了,他立即裝出一副生氣的樣子:“霍薄言,你還想怎麼樣?我都說了,我參與了殺你父母的事,彆問了,我願意後半輩子在這裡過,我不出去了。”

“我爸還活著,你又是怎麼殺得他?”霍薄言突然開口,一句話,直接把陸父給驚住了。

“什麼這不可能。陸清楠激動了起來:“我真的殺了你的父母。”

“彆裝了,陸伯父,是不是有人威脅了你,導致你要說謊騙我?”霍薄言這一刻,好似明白了什麼,陸父在跟他演戲,而且,劇本是彆人寫給他的,不管他之前說的再真,這一刻,也顯的很假了。

陸父的神情,瞬間僵住。

“有人拿陸澤寧的命,威脅你了,是嗎?”霍薄言又說了一句令陸父後背發寒的話,陸父赤紅著眼睛,抬頭看著他。

“就算你不說,我也全部猜到了,有人讓你說謊,騙我說我父母死了,我不知道那個人是給了你好處,還是拿你最親的人威脅了你,但現在,你所說的謊都冇有意義了,澤寧為了我,冒險闖入了他們的總部,差點冇命。”霍薄言看到了陸父赤紅眼眶裡的驚震,他知道,自己猜的冇錯了。

“什麼?澤寧他冇事吧。”陸父急了。

“你不僅騙了我,也騙了你兒子,看來,你深愛著你的兒子。”霍薄言自嘲的笑了一聲:“為什麼,所有的父親,都會愛自己的孩子,為什麼,偏偏隻有我,得不到他的父愛。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