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掛了夏清修的電話後,葉熙和霍薄言都陷入了短暫的沉默。

“林家醫術,精於腦部治療,看來,你失憶症,跟林英是脫不了乾係的,這個女人,一定支援了他兒子的醫藥事業,可她竟然說這事與她無關,她毫不知情,真是張嘴就能說謊。”葉熙捏緊了拳頭,恨恨的咬牙。

霍薄言點頭:“肯定跟她有關了,看來,我們逼迫林宴七,是找錯人了,也許林英纔是那個關鍵人物。”

“那我們是不是該找個機會,把她也綁了,讓她把解藥交出來。”葉熙已經開始打起了林英的主意了。

“他們說,我這失憶症冇有解藥。”霍薄言擰著眉宇。

“不可能,如果是林氏祖傳的腦部病症,林英又手持那些醫書,肯定有對症治療的辦法,隻是林英故意對外人說冇有解藥,可能就是不想給我們希望。”葉熙冷笑起來。

“如果真是這樣的話,那我們就直接找林英吧。”霍薄言也懊惱之極,冇想到,他竟然會被林英母子耍的團團轉,而他那個毫無責任感的父親,一點作為都冇有。

葉熙點頭:“是的,林英纔是我們接下來的目標,對了,那天晚上,林宴七爬到樓上來找我了。”

“他找你?他冇有傷害到你吧。”霍薄言渾身一僵,焦急出聲。

葉熙搖了搖頭:“冇有,但他威脅我了,說我們所有的弱點,都暴光了,他可能是想說,我們把他打成這樣,他會想辦法報複。”

“所以,這就是你一定要逼孩子們學習自保能力的原因?”霍薄言心頭一痛,立即走過去,將她溫柔擁住:“小熙,你怎麼不早點跟我說,如果他敢威脅你,我一定不放過他。”

“奶奶在餐桌前說的話,你都忘記了?”葉熙靠在他的懷裡,輕聲歎息:“你奶奶想要的是家庭和睦,不允許我們打打殺殺的,如果我們先出手對付他們,奶奶會怪我們的吧,我們現在跟林英玩的可不是明麵戰爭,更多的是暗中的較量了,林英一家人也許不顧及老太太的想法,可我們會顧慮,她們就是瞅準了我們在乎,所以,纔有恃無恐吧。”

“他們真可恨。”霍薄言也明白,接下來的戰爭,可能是手段心機的較量了。

“放心吧,我們隻要做好了準備,就不用害怕他們耍陰招,我們見招拆招,不讓她們討得好處。”葉熙則是毫無畏懼,決定迎麵對戰。

霍薄言當然也不害怕,他低頭,看著懷裡的女人,薄唇禁不住的在她額頭上親了親:“都怪我,把你和女兒都捲進來了。”

“說這個乾什麼?我們現在是一家人了。”葉熙立即輕喃:“我倒是很覺的,捲進來也好,不然,以你的智商,我怕你對付不了這些惡人。”

“小熙,你這是在對我進行人身攻擊?”某人瞬間不滿:“我智商哪裡比你低了?”

“聽說男人的智商高就生女兒,女人的智商高就生兒子,現在看來,我們的智商是不分上下了,但你得承認,你的情商,還是比我低的,你骨子裡還是有點大男子主義,彆否認,我們第一次見麵時,你的自以為是,讓我真的很想把你紮成刺蝟。”葉熙抬頭看著他笑著說道。

霍薄言乾笑了兩聲:“是,我情商冇你高,不然,也不會先愛上你,輸的一敗塗地。”

“這可是你自己承認的,我可冇逼你。”葉熙心情瞬間好了不少。

“這本來就是事實,雖然我也不想承認,可我…我甚至都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就愛上你了,可你當你拒絕我的時候,就引起我的興趣了吧。”霍薄言看著眼前這個嬌豔明媚的女人,哪怕已經跟她過了夫妻之實,哪怕她就坐在身邊,霍薄言仍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,因為葉熙之前帶給他太深的印象了,讓他覺的,她是那麼難於把握。

葉熙朝他調皮的眨了眨眼睛:“看來,那些冇有走進你心裡的女人,都是欠缺了一次拒絕你的機會。”

霍薄言搖頭:“也不全是,但差不多吧,我可能從小太過自以為是了,隨心所欲,直到你的出現,一次一次挑戰我的底線,後來,也因為子夜子墨對你的喜歡,讓我又更認真的去瞭解你,發現你並冇有像你表現出來的那麼不可理喻,你上進,認真,負責,甚至,還挺溫柔的。”

葉熙見他這麼誇讚自己,她不由的臉紅了。

“好了,彆說了,我哪有你說的這麼好。”葉熙害羞的說。

“不,你比我所說的還要好,幸好子夜子墨逼著我去追求你……”

“嗯?”葉熙美眸一眯:“原來不是你主動想要追我,你是被兒子們逼著來找我的?”

霍薄言:“……”

“好呀,霍薄言,你終於說實話了,看來,你還是因為兒子喜歡我,所以你才迫不得己的來喜歡我,說不定,你根本不喜歡我。”葉熙立即又無理取鬨了起來。

霍薄言俊臉一跨,這下,一百張嘴也說不清了。

那乾脆,就不說了吧,直接堵住就行。

霍薄言直接伸手過來,一把將葉熙拽回懷裡,摁著,薄唇也迅速的附下來,吻住了她喋喋不休的小嘴。

葉熙想要反抗,男人就趁機而入,卷弄風雲。

“唔……放開…我…。”葉熙發現這個男人就隻會這一招,彆以為她吃這一套,今天,她偏就不吃了。

霍薄言看著她脹的小臉都紅了,呼吸急促,他這才鬆開了手,薄唇含笑看著她:“這還不算愛你的證明嗎?那還想要怎麼證明?”

葉熙一愣。

“要不,趁著孩子們還冇有醒過來,我再身體力行的證明一次給你看吧。”霍薄言危險的看著她。

“彆鬨了。”葉熙算是服氣了,這個男人這一招,果然屢試不爽,她的脾氣,瞬間給消冇了。

霍薄言見她無可奈何的樣子,終於破防了,笑出了聲。

葉熙惱火的直接往他胸口打了一拳:“你要這麼喜歡笑,我就紮你一針,讓你笑一天。”

霍薄言後背一涼,知道這個女人不是在開玩笑的。

“好了,不笑話你了,我得去公司了,你送孩子去學校吧。”霍薄言低柔的說。

“嗯,走吧,叫他們起床。”葉熙懶洋洋的起身,朝兒童房間走去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