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葉熙掛了電話,趕緊溫柔的抱緊懷裡的霍子墨:“小朋友,再忍一忍,馬上到醫院了。”

“媽咪……你要是我媽咪就好了。”霍子墨漂亮的大眼睛掛著淚水,小手緊緊揪著葉熙的衣服,臉蛋蹭在她的懷裡,可憐兮兮的。

“我不是你媽咪。”葉熙溫柔解釋,伸手輕輕的在他小腹上揉了揉,緩解痛處。

霍子墨閉緊眼睛,霍子夜也靠在葉熙的身側,大大的眼睛,偷偷的瞄著葉熙,極缺母愛的兄弟兩個,在心裡忍不住幻想,要是媽咪還在,一定就長這樣子吧。

酒店包廂裡,霍薄言耐著性子,蹲在兩個小女娃麵前,難得溫柔的開口:“小朋友,跟我走,我帶你們去找媽咪。”

“叔叔,你長的好像我爹地哦。”聽到可以見媽咪,兩個小傢夥已經不哭了,開始認真打量眼前這位帥氣的叔叔。

霍薄言神色一震,可惜,他已經有兩個兒子了,要是再來兩個這麼可愛的女兒,那人生更圓滿了。

“是你們媽咪叫你們來找我的嗎?”霍薄言不會怪兩個小可愛亂說話,但是,不可否認,有人教唆她們說出這種話。

“嗯,我媽咪說了,這次回國,要給我們找爹地的。”

“你是我們爹地嗎?”兩個小可愛很天真的問。

霍薄言大掌驀地捏緊,很好,又有女人肖想嫁給他了。

這一次,他倒是想看看是哪個不知好歹的女人,妄想帶著兩個孩子踏入他霍家的門,能踏進去,算他輸。

“小朋友,雖然你們很可愛,但很抱歉,我不是你們爹地,你們找錯人了。”霍薄言說完,朝兩個小傢夥伸出了手:“跟我走吧。”

“我們肚子餓,叔叔,可以先吃東西再去嗎?”

“嗯,依依也好餓。”

霍薄言薄唇抽動了兩下,看來,這種年齡段的小孩子,個個都事多。

“我給你母親打個電話,你們在酒店等她吧。”霍薄言放棄帶這兩個小傢夥出門了,萬一她們又哭了,他哄不住。

“好的,叔叔。”

兩個小傢夥甜甜的笑起來。

霍薄言捏著手機的大掌猛的一顫,難怪管家會花了眼,抱錯了人,此刻,連他自己都差點誤以為這兩個就是自己的兒子了,她們笑起來,也如此相似。

心底的冷硬,瞬間就柔軟了下來,霍薄言立即叫來管家,讓他給兩個小朋友準備午飯。

霍薄言拿著電話往外走,讓助手備了車,坐上車,他纔打電話給葉熙:“你兩個女兒說肚子餓了要吃東西,我就不帶過去了,你自己回來領吧。”

葉熙暗鬆了口氣,隻要女兒好好的,她也不為難人。

醫院,葉熙正要給霍子墨掛號,突然一個英俊的男人穿著白大卦從她們身邊走過去。

“子夜,子墨?”男醫生停下腳步,有些不敢確認的喊出聲。

“是顧叔叔。”子墨立即認出對方。

“真的是你們?怎麼回事?哪不舒服?”

葉熙正在為掛號的事情煩惱,突然見有醫生認識這兩個孩子,趕緊說道:“這位小朋友肚子疼,你認識他們嗎?”

“子墨,怎麼了?讓顧叔叔看看。”顧昀浩焦急的將霍子墨抱起,快步的往前走去。

“哎……”葉熙緊張的大喊。

“媽咪……你彆擔心啦,顧叔叔是我爹地最好的朋友,這家醫院也是他的,他是這裡的院長哦。”霍子夜扯住葉熙的衣袖,微笑告知。

葉熙緩過神來,愣愣的看著身側小男孩:“你剛纔……叫我什麼?”

“媽……咪。”霍子夜眨巴眨巴烏黑的大眼睛:“可以這樣喊你嗎?我就偷偷的喊幾句。”

葉熙哭笑不得,哪裡捨得發脾氣,蹲下身來,理了理小傢夥的衣袖:“沒關係的,你想喊就喊兩聲,但我真的不是你媽咪哦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小傢夥低落的垂下小腦袋。

葉熙得知女兒被妥善照料,已經不那麼焦慮了。

“走吧,去看看你弟弟病情怎麼樣,要不要緊。”葉熙牽著霍子夜的手,來到了顧昀浩的辦公室。

此刻,霍子墨已經被帶去做了詳細的檢查,果然是吃壞了肚子,拿了藥給他吃下,疼痛的症狀瞬間緩解了。

可他還是冇精神,看到葉熙,他不由自主的靠過來,小手緊緊的握住她的一個手指。

“小朋友,既然你們認識這位顧院長,那你們留在這裡等你們的爹地……”

“不要走……”剛生了病的霍子墨,淚眼汪汪的抓住了她的手,小聲懇求:“再陪我一會兒,好不好。”

葉熙看著他哀傷的小眼神,竟然狠不下心,將他的小手扯開,她隻好坐到沙發上,將霍子墨溫柔的抱到懷裡,讓他靠著自己睡覺。

黑色的勞斯萊斯幻影,穿過街頭……

車內,麵色沉鬱的霍薄言把玩著手機。

已經過去一個小時了,助手還冇有把那囂張的女人資料發過來。

俊容越沉越黑,手機響了。

“說!”孤冷的薄唇,淡淡吐出一個字。

“老闆,這個女人來頭不小,難怪不把你放在眼裡……”助手小王,欲方又止。

“哦?”男人英挺眉鋒,微微一挑。

“她是我們死對頭厲唯寒的未婚妻……”

“確定?”莫名的,聽到厲唯寒這個名字,霍薄言冷了臉,當聽到未婚妻三個字,周身氣息更是磣人。

“能查到的就是這些,是不是未婚妻,不得而知,但認識的人都說,她們在m國,出雙入對,形影不離……”

“夠了。”男人冷酷打斷:“仗他的勢,又如何?惹上我,結果都彆想太好。”

“那老闆還要繼續調查她嗎?”

“再說吧。”霍薄言從不把寶貴的時間,浪費在女人身上。

醫院,院長辦公室。

葉熙手指輕揉的撫摸著懷裡熟睡的小男孩短髮,坐在她旁邊的霍子夜,羨慕極了。

顧昀浩坐在黑色椅子上,俊美的臉上,一片怔愕。子墨竟然在這個女人懷裡睡著了?

這個女人是誰?為什麼子夜子墨不排斥她?

要知道,多少女人想借這兩個孩子上位,都被一腳踢開。

“咳……這位小姐,請問你是……”

葉熙並不想自我介紹,反正等孩子們的父親來了,她也會離開,不會再有交集。

“我隻是順道送這兩個孩子過來的,他們的父親,正在趕來的路上。”葉熙禮貌回答。

李小唯在旁邊自責不己,幸好兩位大小姐平安無事,不然,她一輩子也會良心不安的。

一道修拔的身影,踏入醫院大門,徑直往院長辦公室而去。

,content_num-